好看不解释

仇海
2018-02-26 10:28:14
故事主体其实就发生在短短几天时间里,但是整本书涉及的时间跨度挺大的。大致结构是这样的:
1、刚开始是第三人称讲述,江南孝明的母亲因病去世了,在母亲葬礼上,他听某个亲戚说了在某地方有一座叫暗黑馆的建筑,意外得知这个建筑跟中村青司有关系,然后江南跑去那个馆了。结果好不容易到了那里,登上一个塔,不小心摔了下去。

2、随着九十年代的江南摔下去,本书的叙述视角发生了转变,第三人称变为第一人称的“我”,故事进入主体部分,之后主要案件的进行和舞台展示大部分都是通过“我”来进行的,就算没看过之前的馆系列,也知道这个“我”肯定不是开始的江南,但是由于“我”的登场,是通过看到一个人从塔楼摔下去开始的,所以会给人造成误解,以为那个摔下去的人就是刚开始的江南孝明,但是那个人其实不是,虽然也恰好姓“江南”,但其实“我”登场的时候不仅仅是叙事视角发生改变,其实时间线也从90年代回到了50年代,也就是说故事和案件的其实是发生在50年代的。这是是全书最大的诡计,书中很多线索暗示,比如电视节目啊、流行的烟的牌子之类的。

3、故事中的“我”(故事里被人称作“中也”君),受好友浦登玄儿的邀请去了叫暗黑馆的浦登家祖宅,这个宅子弥漫着哥特式的诡异黑暗氛围,住在里面的人似乎都不太正常——要么精神不正常要么长相不正常,比如患有早衰症的少年啦、连体的双胞胎姐妹啊、因为生了不正常的孩子而疯了的女人等等。然后因为开始提到的“我”看见有人摔下了塔,和玄儿一起去把那个人救了回去,此人醒来之后失忆了,只知道叫“江南”(这也是叙诡,让我们以为他就是开始那个江南,但其实不是)。之后“我”被迫参加了暗黑馆中被称为“达丽娅之夜”的宴会,吃了奇怪的肉(后来揭示就是人肉,而且是死了几十年被盐渍保存的初代馆主之妻的人肉)。再然后就开始发生命案了,命案发生后“我”和玄儿开始调查,顺便慢慢揭露出暗黑馆的隐秘。

4、涉及的命案主要是“我”在馆中那几天发生的几起命案,一个身受重伤本来就没得救的仆人被人杀了,暗黑馆里那个早衰症患儿的母亲(叫望和,也是浦登家族的人)被杀了,这两起是主要命案,然后通过主要角色的对话我们知道在暗黑馆里十多年前也发生过命案。“我”所在的时间线里那几个命案都是那个失忆的叫“江南”的人干的,这个江南精神不正常,因为他在母亲病的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时候为了减轻母亲的痛苦把母亲杀了,从此面对那些处在很痛苦中的人或者说“想死”的人时,就会发病,产生要解除这些人的痛苦的心理,这就是动机。杀仆人是因为仆人重伤很痛苦所以杀了他,杀望和是因为这个女人因为觉得儿子得早衰症是自己害得,老说要代替儿子去死。江南杀人后能逃脱是因为他知道暗黑馆的密道(是的,馆系列里很喜欢密道嘛),而他为何会知道密道是因为他其实也是暗黑馆家族的人。而暗黑馆好多年前的命案谜团,就是通过玄儿之口讲述的看到凶手突然消失之谜,谜底是因为年幼的玄儿由于从小被关在阁楼,根本没有对“镜子”这个事物的认知,他看到的其实根本不是凶手而是镜子里自己的影像。

5、暗黑馆的隐秘就是这个大家族有种类似黑暗崇拜永生之类的妄想,每年达丽娅之夜举行的仪式都是为了所谓“永生”而进行的(你可以理解为就是一群精神病,也可以理解为他们的信仰比较疯狂)。另一个比较惊悚的就是这个家族混乱的族谱。哦,对了,凶手江南和“我”的好友玄儿其实是身份互换了的,由于柳士郎是入赘的,江南才是真正继承了暗黑馆疯狂又罪恶的血脉的人,而一直以为自己是罪恶之子活在纠结之中的玄儿其实只是只是柳士郎和女仆生的私生子,但是柳士郎为了让罪恶的血脉不再延续,十多年前趁两个孩子在大火里受到重创的时候把他们掉包了。

6、最后50年代的案子就在一场大火中结束了,柳士郎、江南和玄儿都葬身在大火中——没有明说,因为
连尸体都没找到,但是由于馆系列是推理小说不是灵异小说,所以暗黑馆里的人信仰的“复活”啦,“长生不老”啊,应该是妄想,当然你也可以理解为开放式结局,毕竟整个暗黑馆的氛围很脱离日常啊。

7、“我”的身份其实算是另一个谜底吧,因为书中“我”的朋友玄儿有给人取绰号的爱好,所以故事里“我”被称为“中也君”,虽然我们都知道这是绰号,但是故事一直没说“我”的本名。直到最后才指出“我”的名字是“中村青司”,所以整个暗黑馆故事的主人公就是青年时代的中村青司。之前有通过心理活动暗示“我”对“中村”这个姓氏有反应(因为是自己的姓氏呀),但是作者很狡猾地用“一个死去的姓中村的怪异建筑师”来转移了大家的注意,因为这时你不知道时间线是50年代,所以以为这个“中村”是之前十角馆里就死去的中村,但其实“我”所听说的叫“中村”的建筑师是另一个叫“中村征顺”的人,而这个人其实并没有死去,他就是暗黑馆里的那个望和的丈夫,只不过因为入赘浦登家族放弃了原有的生活,所以相当于世俗意义上的“死去”了(我看到这里时感觉很坑人,骗人也不带这么弄的)。

8、由于暗黑馆在大火中被毁了,“我”受征顺(家主和继承人都死了,征顺成了新馆主)的邀请,决定参与暗黑馆的重建。到这里50年代的故事就结束了。但是可以推测,这座馆才是真正的起始之馆,也就是中村青司真正参与建造的第一座馆。比较有趣的地方是,如果你是按顺序读的,会发现这个馆里确实有很多元素是日后青司建的那些馆的灵感来源,比如双胞胎姐妹的黑猫标本应该是黑猫馆的灵感来源,还有提到水车馆里那个藤沼一郎的画,迷宫馆里那个作家的书,甚至日后青司自己的十角馆都明显源自于暗黑馆中的十角塔。

9、最后一章视点转回90年代的江南,他苏醒后发现自己在暗黑馆,和赶过去的鹿谷说了他在梦中看到的一切,之前通过“我”的视点进行了的故事即是50年代中村青司真实的经历,但90年代的江南在昏迷中似乎是通过当年中村的眼睛也看到了一切。鹿谷认为只是一个梦,但此时暗黑馆馆主现身,就是50年代的大火后继承暗黑馆的征顺,证实了江南看到的一切是真的发生过的。最后江南和鹿谷离开了暗黑馆,而暗黑馆似乎依然被诅咒笼罩着。全书完。

本质上这就是讲青年时代的中村青司是怎么因为误交一个身在不正常家族有不正常信仰的损友,而一步步被坑,导致后来世界观被颠覆的悲惨故事。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暗黑馆事件的更多书评

推荐暗黑馆事件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