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魂 叫魂 9.0分

关于“叫魂”的一些记忆

xiaoxiaogaiya
2018-02-26 10:05:58

原创 晓改 且来花间听笙歌

拜读孔飞力先生的《叫魂》一书,其中提到,旧时,江浙地区的父母们会将孩子身体出现的种种病症归于惊吓造成的暂时失魂,从而求助于招魂仪式。便想起我小时候的一些事。

彼时,我还是小朋友。若我在傍晚时精神不好,且感觉身体发冷等轻微的不适,告诉妈妈,便常常被归结为“吓掉魂”了。

于是妈妈就会拿上一把汤勺,将我带至堂屋门前,地上用粉笔画一圈,命我在其中站定。

她拿起汤勺,边敲上门沿边说:

勺子敲着门头叫,千里百里都来到,×××(得是大名)~回来了。

我需在此时紧跟着应一句“回来了”。

她喊“×××~上身了”。

我再应“上身了”。

如此这般重复三次,连续三天,才算仪式结束。

于是,不知何时被何物惊吓,以至于飘离躯体,无法找到回途的“魂”便寻着这声音归位。

今天来看,那些所谓的失魂表现,应该就是一些还不足以严重到“发烧、咳嗽”的轻微流感症状,根本不是什么“惊吓丢魂”。

这种说法,大概只是为了给焦虑的父母一种让人心安的解释罢了。

有一次,我印象非常深刻。大约我病症持续时间较长,连续三天的“叫魂”仪式也并未有较大改善。于是被判定为没有找到根源。

必须要找到那个使我受到惊吓的源头,再重复仪式方可见效。

我被带至同村一位老人处。此人据说可与另一世界的鬼神沟通,知晓一切你所问问题之答案。

见到老头,妈妈拿出用以答谢的水果,说明来意。老头闭上眼睛,嘴里嘟嘟哝哝好一会儿后睁开眼睛说:它跟我说,是一条狗吓到了她。

我对这句话记忆至深,因为小小年纪的我是多么好奇:老人嘴里那个“它”究竟是谁?它为什么会知道这些事情?它在哪个世界?它无处不在地观察着我们吗?老头到底是如何跟它沟通的呢?为什么他能跟它沟通呢?

那时,世界在我眼中是多么神秘且不可捉摸啊。

总之,他说完这句话,妈妈立刻肯定地说:那一定是上次去她姨家,那个大狼狗从背后扒她,给吓到了。

于是,去到我姨家,妈妈画圆圈,重复仪式,姨在旁边控制着狼狗,并且用棍子敲得它“嗷嗷”嚎(大概是为了加强仪式感?对它说抱歉)。

我的记忆至此就断掉了,至于我到底有没有生病,是否因此就好起来了,就毫无印象了。

现在想来也很好解释:我们一个小小村落,总人口不过六七百,家家户户联系紧密,并没有什么秘密可言。为了安全,又多养狗。

狗的品种不似今天城市人所养体型小巧性格温顺的宠物狗,都是更为凶悍的土狗和狼狗(应带有德国牧羊犬血统)。

这些狗有强烈的亲疏倾向,对非家人常常展现攻击性。而村里每一个人,每一天的生活都要跟狗打交道,说一个小女孩被狗吓到,是肯定可以找到确凿证据的。

这个老头就是一个一定程度上了解人心需要,善于观察又能言善道的普通人而已。

小时候,大人们坐一起闲聊,常会交换些去别村串门走亲戚时听来的神秘奇闻。有一次我在妈妈身旁玩耍,不小心听来这样一个故事:

有一个,半夜起来去茅厕,天太黑,便点了根烟。在烟头的忽明忽暗间,看到角落里站好像着一个人,再定睛一看,嚯,真是个人,但是没有头,是个无头鬼!

这个故事带来的恐怖阴影笼罩了我的整个童年及少年期。

说来惭愧,甚至上大学后放假回老家,也必得叫上妈妈陪我,才敢去厕所。

大人们的表现也很矛盾,一方面他们自己对这些神秘逸事津津乐道,一方面却又对孩子说“人死如灯灭,哪有什么鬼神,有什么好怕的”。

可以理解为:他们无法解释这些,或者也在怕着这些神秘,不愿让这种恐惧传递给孩子。殊不知这种矛盾表现会加剧神秘色彩,给孩子更大的想象空间。

我至今也无法完全化解的对于黑暗和鬼神的恐惧,怕也跟这些有莫大的关系吧。

妈妈并不是一个迷信的人,跟同村的其她妈妈比,在读书及科学问题上甚至显得开明。这只是一个普通村落里的妈妈都会做的事。

不知这些古怪的行为近日是否在在我的家乡继续。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叫魂的更多书评

推荐叫魂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