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代皇帝错位的假面人生

颜楚楚
2018-02-26 09:16:14
本来是计划十天的时间看完这本书,看着看着竟然生出一种流水账的无聊感,四百多页的书看了一个月,今天终于看完了,实在是可喜可贺记录一下。
      我去翻这本书,本来是因为最近对于1850年到1940年间被输送到全世界各地的华工感兴趣,这大几十万人的生死存亡他们当时的统治者是否知晓?是否曾经生出怜悯或者愿意搭救回国?全书看下来溥仪竟然对此只字未提,这些炎黄子孙就像流落各地的跳蚤,顽强的寄生于异国的土地。他的前半生里,半点与人民疾苦相关的思考都没有。与其叫我的前半生,不如叫溥仪带你了解晚清上流社会的乐与忧。
      扯远了,从登上王位的那天起就有太多其他重要的事情需要考虑,然而溥仪前半生的人生的重点似乎永远与时代逆流。他的国仇家恨不是列强入侵,而是自己的小朝廷能否复辟,复辟不是为了救百姓于水火,而是为了对得起列祖列宗,为了自己的尊严以及遗老遗少们能继续过他们的贵族生活。在溥仪的位置上,他所寻求的不是独立主权,而是列强共治,小朝廷安享盛世。这种敞开怀抱迎接强盗的心态还是真的挺阿Q的。至于溥仪及那些朝廷重臣当时是否知道八国列强在国土上的强盗作为,

...
显示全文
本来是计划十天的时间看完这本书,看着看着竟然生出一种流水账的无聊感,四百多页的书看了一个月,今天终于看完了,实在是可喜可贺记录一下。
      我去翻这本书,本来是因为最近对于1850年到1940年间被输送到全世界各地的华工感兴趣,这大几十万人的生死存亡他们当时的统治者是否知晓?是否曾经生出怜悯或者愿意搭救回国?全书看下来溥仪竟然对此只字未提,这些炎黄子孙就像流落各地的跳蚤,顽强的寄生于异国的土地。他的前半生里,半点与人民疾苦相关的思考都没有。与其叫我的前半生,不如叫溥仪带你了解晚清上流社会的乐与忧。
      扯远了,从登上王位的那天起就有太多其他重要的事情需要考虑,然而溥仪前半生的人生的重点似乎永远与时代逆流。他的国仇家恨不是列强入侵,而是自己的小朝廷能否复辟,复辟不是为了救百姓于水火,而是为了对得起列祖列宗,为了自己的尊严以及遗老遗少们能继续过他们的贵族生活。在溥仪的位置上,他所寻求的不是独立主权,而是列强共治,小朝廷安享盛世。这种敞开怀抱迎接强盗的心态还是真的挺阿Q的。至于溥仪及那些朝廷重臣当时是否知道八国列强在国土上的强盗作为,以及日军在东北所做出的惨绝人寰的实验,历史的真相我们不得而知。当然我认为这是很重要的,决定了溥仪是否是真的是放任纵容无德无底线无作为,还是又是被蒙在鼓里,被动的不听不问不见。
       细究一下他有这种想法也是情理之中。从登基那日起,皇家威严或者说天子特权就在他脑中种下,除了他没有人可以用明黄色,他可以不劳但全天下的珍宝都是他的,在紫禁城内,他是朝廷的中心,是全天下的中心。这种唯我无他的环境极其容易让一个人膨胀,而他的前半生膨胀的有多饱满,落入凡尘被现实戳破时爆炸的就有多灿烈。
      他在成长过程中接受的思想品德教育远远比不上遗老们灌输的阶级浓汤,仿佛只要这个皇帝在,他们关起紫禁城的大门就还是亲王、太傅以及朝廷重臣。爱伦坡在《红死魔的面具》中描写过这样一个场景,当病魔在人民中蔓延的时候,荣王爷带着一群人关上大门开轰趴,眼不见心不烦。整个紫禁城就像是荣王爷的七色宫殿,一群人守着故宫做着天朝上国的旧梦。
      再则,中国门户初开,大批的西方思想文化涌入,洋物件仿佛都是镀了金的,溥仪常置重金购买西洋玩意找乐子。可惜的是自由民主独立之思想没能进的了紫禁城的大门,古董字画却像流水一样一路畅通无阻的出了紫禁城。溥仪恐怕早年接受的教育,培养的艺术细菌,以及一辈子的才华都用在清点紫禁城库存,和溥杰一起倒卖祖宗的字画,以及打包收拾宝贝盘算够自己花几年了。有多少艺术精品流往海外,又有多少焚于大火或被列强军阀们瓜分,恐怕没有人知道。颇为讽刺的是,八国联军走的时候一把火烧了圆明园,溥仪出逃也带了大批的珍宝,在苏联收押的时候箱子里装不下了,索性把珍珠烧了。这种能带走的全部打包,带不走的也绝不留残渣的行为真是让人气的要骂一句妈的制杖。硕鼠硕鼠,无食我黍。这小调传唱了千年依然适用。
       正本书可以分为四个部分,在紫禁城耽于享乐的荣华少年,流亡于各个租界和保护区的青年,忙于复辟而总是受骗的惊惧中年,以及战后改造的重生晚年。很多豆友在讨论溥仪晚年说的话是否属实,或者是在时代的大背景下为了苟延残喘而献出的良好态度。最后一段老实说我觉得很难下结论,毕竟在那个年代生活过的老人当年都是真心相信红宝书和解放军的,如果当时的普通人民都可以怀有这么高的思想觉悟和爱国情怀,溥仪成功接收改造也不是不可能。说起来也是一件挺有意思的事,人们对于一个人的评价讲究盖棺定论,更多的是以结果为导向,溥仪一生可以说是碌碌无为,心无大恶却放任恶行肆意,但是因为后期的成功改造,竟然摇身一变成为了一个专心著书的学者,一个无欲无求的落马皇帝,一个为拿到选民证而喜的公民。大家好像比较容易原谅知错而后改的人。在这个现象上我常常用来比较百用不爽的另一个例子就是汪精卫。
      溥仪最后得到特赦,我想也是因为他本身就是中国这动荡的几十年的亲历者、见证者甚至是参与者促成者。历史上朝代的灭亡总是灿烈的以当权者的自缢、失踪、战死、收监或者被砍头结尾,溥仪以及所有爱新觉罗的遗老遗少的存在也是当时社会环境宽宥的表现,不得不说,溥仪,又一次作为一个傀儡充分发挥了其自身价值。
       他的前半生是悲剧、喜剧亦或是悲喜剧?我觉得我对他没有同情,也没有成功接收改造的欣慰,我只是觉得在其位谋其政,既然坐在龙椅上就不应该仅仅将目光局限于自己及目力能及的范围。我想我更多的是抱着一种冷眼旁观的态度看完了整本书,笑其荒诞怒其不政。很多人说这也是时代的悲剧,但是越是变革的动荡的时代越是人才辈出,与同时代的人人相比,溥仪的前半生实在算不上让人称赞,顶多咋舌而已。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我的前半生的更多书评

推荐我的前半生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