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唳华亭 鹤唳华亭 8.6分

华亭鹤唳,犹妄高飞

宁有西楼
2018-02-26 01:36:58

一年前读《鹤唳华亭》这本书的时候,因为心浮气躁,无法细读,看了一章不到便扔在一边。前天偶然间想起,重新读起来,只看到三分之一,就知道我心目中的古言“白月光”又要加上这一部了。甚至我以为,《鹤唳华亭》是古言的巅峰。我在阅读过程中,时不时就要为作者深厚的文化底蕴深深叹服。有这样好的故事,根本无需这样美的文笔,有这样美的文笔,根本无需这样深的内涵。 《鹤唳华亭》里的景物描写,竟让我看出一点川端康成的感觉。以景写哀,以物寄哀。这是一个沉重的故事,连三月蓓蕾,在作者笔下都是凄美的。整本书就在这样的笔力烘托下,呈现出一种凄婉沉静的气质来。我不得不佩服作者,我不知道原来悲伤,痛苦,隐忍,无奈等等之类的情感,可以用那样精巧的话语来形容,远远比那寥寥几字更加深刻。写明争,慷慨激昂;写暗斗,诡谲冷硬;写情,昳丽妩媚;写万物,清明飒爽……而当这样的文字填满故事,整个故事又显现出一种大气苍凉来。看书的时候,我时不时就要被文字惊艳,然后摘录下来。个人认为这种类型的文笔是很可以学习的。 就如书名一样,《鹤唳华亭》里的典故俯拾即是。有时候碰到不懂的典故,还得去百度一下,否则就对人物对话中的

...
显示全文

一年前读《鹤唳华亭》这本书的时候,因为心浮气躁,无法细读,看了一章不到便扔在一边。前天偶然间想起,重新读起来,只看到三分之一,就知道我心目中的古言“白月光”又要加上这一部了。甚至我以为,《鹤唳华亭》是古言的巅峰。我在阅读过程中,时不时就要为作者深厚的文化底蕴深深叹服。有这样好的故事,根本无需这样美的文笔,有这样美的文笔,根本无需这样深的内涵。 《鹤唳华亭》里的景物描写,竟让我看出一点川端康成的感觉。以景写哀,以物寄哀。这是一个沉重的故事,连三月蓓蕾,在作者笔下都是凄美的。整本书就在这样的笔力烘托下,呈现出一种凄婉沉静的气质来。我不得不佩服作者,我不知道原来悲伤,痛苦,隐忍,无奈等等之类的情感,可以用那样精巧的话语来形容,远远比那寥寥几字更加深刻。写明争,慷慨激昂;写暗斗,诡谲冷硬;写情,昳丽妩媚;写万物,清明飒爽……而当这样的文字填满故事,整个故事又显现出一种大气苍凉来。看书的时候,我时不时就要被文字惊艳,然后摘录下来。个人认为这种类型的文笔是很可以学习的。 就如书名一样,《鹤唳华亭》里的典故俯拾即是。有时候碰到不懂的典故,还得去百度一下,否则就对人物对话中的暗喻不甚明了。作者是深谙古代话术之道的,她写权力场上的人说话,永远引经据典,永远话说半句,加上对话偏文言,不逐字逐句,还真看不明白。相比较现在很多都是大白话古言,《鹤唳华亭》有时候真给人一种在看史书的感觉。文言文注重的排比句在对话里也常常出现,读起来顺畅工整,有时候自己也会被这些激昂文字感染,生出指点江山的热血。 说完皮毛说血肉。《鹤唳华亭》是一部权谋加言情小说。看完全文,我觉得它的权谋比重重于言情,且可以说,言情屈服于权谋,为权谋服务。我看权谋文不怎么多,全程被剧情牵着鼻子走,所幸那些层层叠叠的伏笔,借他人之口说出来的谋算,都能看懂,所以看下来也觉得非常畅快(大概是觉得自己智商没问题?) 似乎每一部质量上佳的作品,最终都会上升到人性的高度。说是权谋文,最打动人的不是权谋,而是在深陷权谋里的人和他们复杂的感情。和一般优秀的权谋文不同的是,《鹤唳华亭》不重群戏,而将大量笔力用来塑造一个人——主角萧定权。不知是受言情局限,还是其他什么原因。但本文确实成功塑造出了主角——不受宠的太子,萧定权。他是这本书的灵魂,开头借女主的视角描绘他,美丽的皮囊,无常的喜怒。之后在书中,又用跨越数年光阴追随他的笔墨,一点一点涂满这个人。这个人,从小便因父辈的恩怨而饱受父亲冷遇,总看着自己的异母兄弟享受父子天伦,他是寂寞的,这种寂寞,随着故事的推进,愈加完整地展现在我们面前。我们看到他幼年失去胞妹,母亲郁郁而终,舅舅堂兄受帝王忌惮,早早远去边疆,新婚妻子难产而亡,带走的还有未出世的孩儿。 他有什么呢?有父皇冷待,皇后虚伪,兄弟觊觎,臣子物议。他舅家一门显赫,几至功高盖主,引来天子忌惮,是他的护身符,也是他的催命符,他在父亲和舅舅之间,朝堂和宫闱之间来回斡旋,身边还有兄弟的暗算,宫人的刺探。当他被兄弟陷害,跪在雨中,忍受一场彼此心知肚明的屈辱,他的兄弟聚在一起嘲笑他。那一刻,说真的,我都觉得憋屈,无比憋屈。哪怕他其实绝顶聪慧,只是顺势设局;哪怕后来局势反转,他的皇兄才是瓮中之鳖,最终下场戚戚,我仍然觉得,那个冰冷的雨夜,那些心冷后的言辞,那被镣铐绞的鲜血淋漓的手,并不是作假,也不是不痛的。 开篇的萧定权是心狠手辣、喜怒不定的形象,故事进行中的萧定权是在负重忍痛中弄术争权的上位者,是多疑敏感、谁也不信的可怜人。可这些还不够,不足以撑起一个完整的萧定权。明知会被人攻讦,依旧寄书去边疆挽救将士性命的行为,才是他灵魂里最深重的东西。那些追名逐利、一心向权的人,他和他们不同。他的心中,有道。他心中是苍生,是善念。他不是不可为,而是不能为。为他而死的张陆正,就曾临死前怨怪定权的老师,一位耿介孤直,为定权牺牲性命的大儒。因为这位大儒教给定权的大仁大义,把定权在本质塑造成了一个读书人,而不是一位帝王。这代表了他在很多事情上有所顾忌,会心软,会怜悯。而鲜血染就的道路,能容得下多少怜悯呢?这一切,定权不明白吗?实际上,没有人比他更明白。但,明知不可为,而为之。这是定权的道,谁也无法改变。 全书中我印象最深的一句话,是当最后一场政斗以定权的五弟赵王惨败落幕时,将被杖毙的赵王对着定权笑叹:“我的同道盈箧塞路、前赴后继,你却何其单。”赵王这样的人,野心勃勃,为了权势甘作亡命之徒,不惜逼死生母。定权明白江山不能交给这样的人,因此哪怕玉石俱焚,也要把赵王兴兵的可能扼杀的干干净净,哪怕这样的结果是惨胜,自己有了被父亲废谪的把柄,也在所不惜。因为他的心里,河清海宴,四海升平才是最重要的。赵王的笑叹,讽刺了自己,也讽刺了定权。天下的赵王何其多,可与定权同道的又有谁呢? 即使有同道中人,也鲜有人走得如定权这般远。书里的人,对手,属下,亲人,他们或许都知晓定权的道,却小视了他的道。包括我。他在近结尾时做的最后一件大事,他的形象在那一刻上升到前所未有的高度、让剧情达到了最后一次高潮。他做了这件事,他的王道才圆满,他的故事才完整,他的归宿才落定。在此之前,谁也没想到他会走的这样远、这样执拗。那时定权因为拼死除去赵王,被皇帝抓住把柄,加上舅舅因政敌援救不及,死于征战。外失军权,内失相权,百官弹劾,于是被废,逐去了他舅舅和表哥镇守的长州。在长州,他的表兄打算打着“清君侧”的名义起兵谋反,把定权推上王位。这本是天时地利人和的机会。在长州,定权的表兄实力强大,如果起兵,胜负两两分。如果此时在定权处境的是赵王、齐王、甚至当今皇帝,我相信他们都会选择谋反。胜,则享有四海;败,则尸首异处。可是,他是萧定权,是孤独行道的萧定权,仅有的犹豫和欲望,在看到长州哀鸿遍野,尸山血骨,在想起一路百姓流离失所时便已熄灭。他便不愿以杀伐劳民伤财,不愿这已经千疮百孔的土地更加可怖贫瘠。耐人寻味的是,在史书里,在历史剧里,在小说里,起义、征战的大旗往往以生灵涂炭、山河破碎为理由举起,却很少有人想着征战的结果是生灵更加涂炭,山河更加破碎。即使有人提起,也不过是一句,只有现在的牺牲才能换来未来的安居就可以解释的。百姓、苍生,实际上在他们眼中,小的不能再小,不过是一种工具,比不过金銮殿那个椅子上的一粒金屑。 可是仍然有男主这样的人,他宁愿被表兄骂“妇人之仁”,也不愿以江山万民为借口满足权势的欲望。他明白此时放弃就是一条死路,且无人怜悯,他守护的百姓不会感激,甚至会轻蔑他、会以他为鉴训戒后人,可他还是会这么做,他只能这么做。其实,他是再勇敢不过的人。他才是真的,心系山河,心念百姓。 最后想说说女主。看到中间,对女主是有些不满的。因为我实在很心疼萧定权,这个一辈子没有和人推心置腹过的人,我是真的希望他爱上的女子可以单纯一点,简单一点,全心全意一点,这样,他是不是会温暖一点?是不是不会那么孤独?是不是不用在黑夜忍痛? 可惜,女主是赵王的探子,可悲,男主对此从怀疑到心知肚明。这两个聪明人,从来都明明白白,他们了解彼此,却从头到尾都没有坦诚相待哪怕一次。我记得曾经有一段时间,男主在除去齐王后,将女主禁在宫中一隅,四年不曾见面。四年过后,男主突然来找女主,从此夜夜留宿,女主却在心里道,男主把她四年的期盼和希望打破了。原来不理解,继续看下去才明白,那不曾相见四年,也许才是男女主最相爱的四年。男主知道女主是探子,不忍杀她,却更不能亲近她;女主不忍骗男主,却也不能背叛。分离,是最好的选择,是一个男子对心爱之人的保护。而男主最终打破了这份保护,代表他已经绝对把女主拉入局中,成为棋局中的一颗与人博弈的棋子。 结局处女主送出金簪的那一段,女主说要向男主坦白自己的真名,她告诉男主,自己叫顾宝,取珍宝之意。而这也在之后女主对皇帝说的话中证明是假的,他们临别的最后的话,竟依然是谎言。但确实一份爱的谎言。女主真实身份是罪臣之女,这个罪名,有男主的一份力,我觉得女主在最后不愿告诉男主这个事实,实际上也是为男主保留一份美好吧。 但是说实话,我认为男主是没有相信的,但真真假假,这两个最了解彼此的人,他们自己心里明白就好了。不管男主相信与否,他给女主肚子里的孩子取名“阿琛”,就代表他愿意相信女主,“阿琛”,也是对女主的表白吧。毕竟琛字,便有珠宝美玉之意啊。 故事最后,男主表兄拔剑自刎,男主被押回京城软禁宫中。男主这样的人,绝对不能忍受自己落魄为阶下囚,不成功,毋宁死。女主遵循约定给男主送来了一只尖利如匕首的金簪,并告知男主自己怀孕的消息。两人最后话别的那一段里写到: 他今世最后的泪水终于淌下,道:“多谢你。将来请你告诉这孩子,他的父亲是一个软弱的君主,一个不称职的父亲。但是除了对他,了无遗憾,除了对他,了无歉疚。”   她微笑点头:“我也会告诉他,他的父亲,是个软弱的君主,但是一个清洁、正直、刚强的人,一个小怯而有大勇的人。这样的人不会是不称职的父亲。” 看到这里,我没忍住眼泪。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3)

添加回应

鹤唳华亭的更多书评

推荐鹤唳华亭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