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尼采的睡前随笔

原盅猪肉蒸
2018-02-26 看过

马克思在1844手稿中提到共产主义运动是人的复归的运动,而尼采对什么是人的复归的问题作了优秀的注解。

尼采对于宗教道德的批判,和马克思在《黑格尔法哲学批判》里说到的几乎是如出一辙的:“一个人如果曾在天国的幻想现实性中寻找超人,而找到的只是他自身的反映,他就再也不想在他正在寻找和应当寻找自己的真正现实性的地方,只去寻找自身的假象,只去寻找非人了。” 而站在另一个角度看他们的区别,在于马克思继承了黑格尔宏大的历史感并发扬了哲学的现实性,“人不是抽象地蛰居于世界之外的存在物,人就是人的世界就是国家社会。这个国家社会产生了宗教,一种颠倒的世界意识,因为他们就是颠倒的世界。” 尼采在文中有涉及到了分工、大学教育、工人等等的问题,而他却并不能在更加宏大的尺度上将这些现象联系起来构建出更为完整的哲学体系,也并不能为自己理念的实现铺设现实性的实践路径。

尼采是反理性的。而这样一种思潮正是已经穷途末路的西方哲学自发的自我拯救运动。从数理逻辑角度出发的罗素、维特根斯坦,后黑格尔式的所谓存在主义哲学,等等诸多看似对立的派系;本质上却是同源的。黑格尔是最后一个西方哲学意义上的体系构建者,而马克思纠正了颠倒的黑格尔辩证法并从通过实践的唯物主义完成了对整个西方哲学的批判从而彻底的摧毁了一切体系的构建工作。实践的唯物主义是对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的扬弃,马克思认为理论的对立只是现实历史发展过程的表象;而尼采在偶像的黄昏中表达的正是同样的观点,重估一切价值正是意味着对过往一切体系的摧毁,而酒神和日神的精神正是对实践方法论的一种补充。

平心而论,我并不是那么读的懂尼采,因为他旺盛的感性力和跳脱的思维时常让我感觉自己难以跟上他的节奏。尼采的文字是“简短严格而言之有物的”,尼采的情感饱含“丰富茂盛甚至于近乎荒唐的挥霍的生命力”。尼采的书在字里行间都充满了至阳至刚之气,他以当头棒喝的方式痛斥我们这些凡俗之人;尼采否定的价值是彼岸虚无的价值,真正的价值在于此岸,是我们每个人生来就有的生命的力量。初读者容易对尼采许多超越时代的惊人言论感到畏惧,常识的撼动使人们不易于接受这位天才的伟大思想:正如尼采书中说到的,这是强大的天才和弱小的时代之间的矛盾和冲突。

2018年2月26日1时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偶像的黄昏的更多书评

推荐偶像的黄昏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