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蟹的野望

danyboy
2018-02-26 看过

是方蟹不是丁蟹,不是人名,是一种货真价实的螃蟹。在这部漫画中,方蟹是一种被设定为“生来只能横着走不能转弯,因此一辈子只能被迫在同一条直线上爬来爬去”的螃蟹。

这个“梗”很重要,是整部漫画叙事的核心,也是本书哲学和政治学意蕴的起点。

方蟹的特点

这部三册的漫画,原名是“La marche du crabe”,中文把“Marche”翻译成“进行曲”,是一种很高明的意译,我查了手上的《拉鲁斯法汉双解词典》,这个词确实义项丰富,占了词典整整一页纸。不过,读完后,我脑海中却浮现出另一个词:野望。

对,如果让我只抓一点来感受的话,这部漫画所描写的就是方蟹们的野望。

这个“故事”简单又复杂,不知道有多少人类的历史被写入其中:方蟹们因为始终只能按照直线行走,他们的命运首先就被出生在哪里所决定,一只出生在两块岩石之间的方蟹终生只能在这两块岩石间来来往往。他们不能自由选择异性交配,不能主动寻觅食物,他们甚至没有也不需要名字。在本书的设定中,这种被固定住的“生存境况”也就意味着方蟹是这样一个种群:个体没有名字,无法进化,成为海滩上食物链的最底层,被其他螃蟹、龙虾等欺侮和奴役。

这就是第一部的内容:蟹的境况。

显而易见,也就是某些人类群体的境况。

我们可以把方蟹的这种境况看做是柏拉图的洞穴,也可以看作是尼采宣判“上帝已死”之前的宗教信仰时代,也可以看作是斯宾格勒对罗马时期埃及农民的概括,也可以看做是计划经济和极权统治的隐喻,等等,总之,就是一个没有自由意志、没有个体、一盘散“蟹”的境况。

但在故事中,事情忽然起了变化。有三只小螃蟹偶然间发现需要给自己取个名字,也就是本书的三个主角:太阳、轮船和吉他。男一号“太阳”,在一次沉船事故中情急之下居然转弯了,这在方蟹的世界乃至整个海洋世界中掀起了轩然大波,大概就跟“奴隶们居然开始思考了”差不多一个意思吧。

“太阳”的转弯

转弯,在这里可以理解为隐喻着“自由”。

随后,“太阳”因为偶然的机会,误入一些远古海洋生物的领域,这些世外高鱼们个个身怀绝技,遁世已久,就传授给了“太阳”高超的武艺,并鼓励他回到方蟹的群体中,去教会方蟹们转弯,从被奴役的状态中解救出来。这大概就跟摩西获得十诫、唐僧西天取经,或是普列汉诺夫、列宁、托洛斯基手捧革命火种返回沙俄差不多。

与此同时,方蟹的群体已经分裂成了两大阵营,一部分是传统阵营,认为直线行走是方蟹的伟大优良传统,方蟹能从古至今活到现在就证明了直线行走的优越性,其中,传统阵营又分为改革派和保守派,改革派虽然坚持方蟹不能转弯,但允许不同路线的方蟹可以互相背着对方调整直线的位移;而保守派则连这一点也不同意,必须原汁原味直线行走。

另一部分则是革命阵营,被前者称为异端、叛徒,则认为方蟹可以转弯,可以像其他种类的螃蟹一样左转、右转、转圈圈,可以前后行走,可以爬上爬下。而前面说到的方蟹“吉他”“轮船”是这派的领袖。

这一显而易见的隐喻就不必多说了,法国作为左派和右派的发源地,作为近代大革命的发源地,想必作者在构思这一段落的时候是很得心应手的。而我们则更不陌生,从早期基督教与罗马帝国、天主教与宗教改革,到中国两个甲子之前的戊戌变法,以及四十年前的改革开放,直到今天,这些戏码于我们太过熟悉,一种令人悲哀的熟悉。

顺理成章,两派之间发生了你死我活的内斗,结果,被正在谋划种族灭绝的面包蟹和龙虾趁此机会一网打尽,只有三十几只小方蟹——包括“轮船”“吉他”等——幸免于难,彻底沦为了奴隶。

而此时“太阳”已经出山,在海内不懈传道,海岸线上其他海滩的方蟹都被教会了转弯,方蟹们已经被组织起来成为强大的集体力量,不再是一盘散蟹,他带领大军解救了“轮船”和“吉他”,打败了面包蟹和龙虾。革命俨然成功了。

正像所有的革命往事,打跑了统治者只是漫长的后革命时代的开始。方蟹们因为学会了转弯,“自由”了,所以很快就吃的很大,体型和攻击性均得到了进化,他们不仅和面包蟹等分庭抗礼,还开始奴役欺负一些坚持走直线的“老派蟹”,更开始攻击人类。当然,免不了的还有不断的内斗。而方蟹的后革命权力格局也逐渐定型:

“太阳”是最早发现真理的蟹,他成了先知,继续带领一批方蟹去寻找大海里更深的光芒;

“吉他”成了国王,统治着方蟹;

“轮船”成了国王之友,或者说隐士,他并不总是赞同国王。

“吉他”成了国王,还有个王后叫月亮

“太阳”去寻找真理后迟迟未归,后来一只叫做“海藻”的方蟹说,她在远处发现了光,那里的食物很充足。于是,“吉他”带领方蟹们奔赴光芒所在的地方。

半路上,本就不想去的“轮船”脱离了阵营,他后来别有一番故事,就不说了,总之是一段爱情故事,大家可以自己去看。

“轮船”的爱情故事

而“吉他”带领群蟹,历经辛苦到达了目的地,早到的“太阳”劝他们赶紧离开。大家这才不幸的发现,那神秘的光是人类捕捞海产的诱捕灯,慌乱中,方蟹们被一网打尽,捞上岸去,做成了罐头。

唯有“太阳”和“吉他”幸免,他们回到最初的海滩,回到了最初的从前,方蟹的野望划上了句话,故事也就全部结束了。

故事里,人类的角色更像是上帝或者说命运。方蟹们在被“启蒙”之后,确实提升、进化了许多,但没有控制自己的欲望,又不听“先知”的话,所以最终遭遇了失败。当然,这个结局我认为是仓促且缺乏深度的,但颇令我想起了庄子讲的,蜗牛的触角上也有两个国家彼此交战,伏尸百万,血流成河的寓言。

按照齐物论的观点,这些方蟹与人类,还真是没有什么区别呢。

今晚心绪芜杂,凌乱不成章。

25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添加回应

蟹之进行曲1的更多书评

推荐蟹之进行曲1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