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六记 浮生六记 8.2分

布衣菜饭,可乐终身

修齐
2018-02-25 看过
可亲者,陈名芸,字淑珍,名中有字与我同。

可羡者,琴瑟相和,比翼鸳鸯连理枝。
相处时:“其癖好与余同,且能察眼意,懂眉语,一举一动,示之以色,无不头头是道。”
相思时:“每当风生竹院,月上蕉窗,对景怀人,梦魂颠倒。”
相遇时:“入房,芸起相迎,握手未通片语,而两人魂魄恍恍然化烟成雾,觉耳中惺然一响,不知更有此生矣。”
虽说“万千言语之爱,不若默默寸心之行”。但他俩,言语之爱不足以表其心,默默之行不足以示其爱。沈复镌“愿生生世世为夫妇”图章二方,其执朱文,芸执白文。夫妻二十年,感情历久弥新,历久弥坚。

可恨者,不通世故,愚昧难解,令人痛心之至。
芸为叔作保,被催债,导致公公误会;沈复为朋友做保,被逼还债,导致赶出家门。都是做保!为什么不吸取教训、量力而行?
芸为公公隐瞒小妾,被婆婆厌恶;后又为沈复物色小妾,因憨园为人强抢,芸竟致病致命。都是娶妾!纵然前者有难言之隐,为什么在财力不济、儿女双全、夫妻情深的前提下,还要替沈复取妾?取妾亦罢,为何独钟青楼中人?青楼亦罢,世事无常,为何竟至于因此气得大病?

可叹者,生不逢时。
芸的愿望很简单:“他年当与君卜筑于此,买绕屋菜园十亩,课仆妪,植瓜蔬,以供薪水。君画我绣,以为诗酒之需。布衣菜饭,可乐终身,不必作远游计也。”
以芸的绣工、巧思,以沈复的书画、造石、养花之才,两人若是生在当今,何愁愿望不能达成?

因此可亲可羡、可恨可叹之故,文以鉴之,记以志之。

小抄:https://www.douban.com/group/topic/113026091/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浮生六记的更多书评

推荐浮生六记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