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山淡影 远山淡影 8.1分

从精神分析的角度看《远山淡影》中的悦子

洞明君
2018-02-25 21:54:28

借别人的事说自己的事,借别人的欲望说自己的欲望。这在精神分析里是比较常见的。 在精神分析实操中,遇到类似开始的谈话:“我有个同事,他...”“我有个亲戚,他…”“我有个朋友,他….”,精神分析师会加倍关注其呈现的内容。有些类似于释梦中的伪装,又类似于心理机制里的投射。更大白话些就是对自己某些隐秘的事难于启齿

作者就巧妙地利用了这一点。文中的视角是用已经移民的悦子用回忆的方式展开,她一人独居,小女儿过来看她,从二人对话中得知大女儿景子自杀了。这也是一个最大的伏笔,牵引读者读下去。

作者却暂时抛开它,通过一个梦中小女孩的形象触发回忆。这个梦中的小女孩反复出现,二女儿问:“是不是景子?”悦子答:“不是,是另一个小女孩。”回忆起怀孕时在日本的一段友谊:这时神秘繁忙对女儿又敷衍的佐知子及其问题女儿万里子登场。佐知子受过良好的教育,其父地位显赫,其夫没过多交待,只知长畸原子弹事件让她破落,带着女儿颠沛流离。为了离开日本,与美国大兵谈恋爱,去面馆打工凑钱。

文中最多的对话部份是悦子与佐知子,然后是悦子与万里子,都是比较精彩的部份。悦子也是长畸事件的受害者,让她对同样的佐知子多一份同情。她帮佐知子照顾万里子,多次帮忙寻找万里子(在黑夜河边寻找万里子的画面,颇诡异)一次次在佐知子疲惫的时候安慰她。

从悦子视角及与佐知子的对话中展现出的来悦子善良知足,丈夫二郎收入稳定,静待腹中胎儿落地,还有一个跟她和得来的公公偶尔过来小住。而佐知子则是心力交瘁,疲惫不堪,在对万里子的行为上不是一个好母亲,对她疏于照顾,但其语言中口口声称其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万里子。万里子精神不稳定,时常一个人到处乱跑,极其不想去国外。

就在这些诡异的气氛中,情节在往前发展。佐知子母女移民前,三人一起去玩了缆车,当天的一切描述得非常详细,万里子也很高兴。接下来流浪猫事件让佐知子与万里子的冲突达到高潮,接近尾声时:悦子去桥下劝服万里子时说了:如果出去了不习惯,我们再回来。我们?当时已经有一点露出冰山一角的意思。 小女儿快走了,临行前与悦子对话中。悦子说:“当天我们去玩了缆车,景子很高兴”。一切真相大白….此时,佐知子与悦子重合,万里子与景子重合。

悦子在国外活得风声水起,甚至小女儿有位同学想专门为其写一篇文章,但可怜的景子却根本无法适应新环境和新家庭,行为举动越来越古怪不合群。景子成年后搬去另一个城市独居,却在上吊多日后才被发现。悦子向邻居隐瞒了景子自杀的事实,也与小女儿多次谈及不愿多提景子,还打算卖了之前的旧房子,里面有一间风景最好的是景子的。来国外的愿望是悦子的,不是景子的。悦子把自己的愿望放在了首位,在景子表现出极度不适应后,也没如之前许诺带她回日本,最后景子在绝望中自杀。

做心理咨询的这几年,我也常常深深感叹于人性的复杂。日本女性以温柔闻名全球,“最是那低头温柔的一笑”在我们印象中不管时光怎么变迁也始终保持着刻板的记忆。悦子在回忆中将自己塑造成了能被自己和大众所接受的母亲和女人形象。而佐知子的自私和野心则是悦子性格中的另一面。失去女儿的痛苦、内疚让她不能去直面真实的自己。她依靠佐知子和万里子来编织回忆,她想理智冷静超然地面对一切,哪怕女儿景子不断地出现在梦中,她也不忍相认。“那是另一个小女孩,曾经认识的一个小女孩”如果多一个佐知子和万里子,能减轻她的痛苦,又有何不可?

人就是在变异动荡的环境中,在所经历的应激或创伤事件中不断地被分裂的。每个人都逃不过被分裂的危险,有时这种分裂在当时所处环境中有积极的意义。如果这种分裂变成一种习惯去应所属环境,就有一定的危机。而如果长期沉迷于分裂所产生的快乐,或把想象当真实,则已经有成为真正的精神病的危险。

作者行文巧妙,孕妇悦子与已为母亲的佐知子用电影蒙太奇的手法让时间交织在一起,也就不会怀疑肚子里可能的景子和在外面的万里子千丝万缕的关系了。当我还在为佐知子和万里子甚至大腹便便的悦子到处奔波而担心时已落入作者的圈套之中,一直热爱悬疑且自认为推理能力不差的我,就这样被玩弄了,着实有些不甘心啊!

作者骗了我那么久,但我不得不承认喜欢这样的欺骗!

最后来张封面照体会下远山淡影的意境吧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远山淡影的更多书评

推荐远山淡影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