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刻反思难民危机的真正根源

mbl_360
2018-02-25 21:54:07

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世界格局发生了深刻变化,和平与发展逐渐成为世界各国和世界人民的共同追求和期盼。世界各国人民普遍厌倦了战争所带来的巨大灾难,所以当世界各国将发展摆在第一位的时候,社会的发展进步超越了过去任何一个时代,物质生活极大丰富,人民的生活水平也逐步提高,世界范围内的整体贫困水平也在不断降低。但是,随着社会发展尤其是不同地域经济社会发展的不平衡、不稳定因素增多,加上不同文化信仰、宗教文化等的影响,地区性、局部性的战争和冲突时有发生,恐怖与反恐怖斗争也日趋激烈,中亚、非洲等地的难民危机逐渐成为世界面临的一大问题。

2015年夏天,深受战乱、贫穷困扰的中东、非洲难民们铤而走险,一路颠沛流离、风餐露宿,前往心中向往的欧洲,造成了欧洲难民危机。

源源不断的难民主要来自叙利亚、利比亚等中东、北非地区。2015年上半年,这一地区战乱不断、持续动荡,加上“伊斯兰国”极端组织的猖獗活动,使

...
显示全文

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世界格局发生了深刻变化,和平与发展逐渐成为世界各国和世界人民的共同追求和期盼。世界各国人民普遍厌倦了战争所带来的巨大灾难,所以当世界各国将发展摆在第一位的时候,社会的发展进步超越了过去任何一个时代,物质生活极大丰富,人民的生活水平也逐步提高,世界范围内的整体贫困水平也在不断降低。但是,随着社会发展尤其是不同地域经济社会发展的不平衡、不稳定因素增多,加上不同文化信仰、宗教文化等的影响,地区性、局部性的战争和冲突时有发生,恐怖与反恐怖斗争也日趋激烈,中亚、非洲等地的难民危机逐渐成为世界面临的一大问题。

2015年夏天,深受战乱、贫穷困扰的中东、非洲难民们铤而走险,一路颠沛流离、风餐露宿,前往心中向往的欧洲,造成了欧洲难民危机。

源源不断的难民主要来自叙利亚、利比亚等中东、北非地区。2015年上半年,这一地区战乱不断、持续动荡,加上“伊斯兰国”极端组织的猖獗活动,使得大批难民外涌,成为这次欧洲难民危机的导火索。

数量急剧上升的难民潮,显然已经超过欧洲各国的收容能力。据央广网2015年10月的一则报道:根据联合国难民署9月底公布的数字,今年以来已有超过44万难民和移民横渡地中海前往欧洲。其中希腊、意大利作为主要的海上门户首当其冲,承受着巨大的安置压力。

不只是这些“前线”国家早就已经“气喘吁吁”,难民危机还在整个欧洲大陆迅速蔓延。从黑夜漂到白天,从海上漂到陆地,尽管难民落水遇难的悲剧不断发生,但是选择从土耳其走海路到希腊莱斯博斯岛登陆,仍然是许多难民进入欧洲的第一步,今年已经有超过30万人通过这一方式到达希腊。而这一路,难民们时时刻刻感受到的都是气愤和绝望。

记者采访时,有难民表示:“在海上漂流的时候,我们已经放弃活下去的希望了,我跟自己说,死定了。没有人帮助我们!土耳其警卫队员看到我们,但他们不管,希腊警卫员看到我们,也不来救。那时候我们所有人都觉得自己是没用的人,根本不是人。”

源源不断的难民主要来自叙利亚、利比亚等中东、北非地区。今年上半年,这一地区战乱不断、持续动荡,加上“伊斯兰国”极端组织的猖獗活动,使得大批难民外涌,成为这次欧洲难民危机的导火索。长期以来,欧洲对移民相对开放的态度使得其成为难民寻求庇护的理想目的地。不过,目前看来,数量急剧上升的难民潮,显然已经超过欧洲各国的收容能力。同样作为接受非法移民的“前线”,意大利的“南大门”兰佩杜萨岛就常年面临安置来自北非移民的压力。

希腊和意大利作为中东北非难民登陆欧洲的起点,早已不堪重负。非法移民问题不仅令希腊、意大利头疼,更是欧洲各国的共同难题。难民们口中高喊的是“默克尔,请救救我们!”德国是此次难民潮中接收难民最多的欧洲国家,据统计,2015前三个季度已经有50万名外来移民在德国申请避难。

此次难民潮可称之为战乱综合后遗症,是几个因素叠加的结果:十年前美国入侵伊拉克、利比亚造成的乱局持续发酵,几年前横行北非中东的颜色革命恶果继续显现,再加上叙利亚内战和伊斯兰国乘乱兴风作浪。因此,这波难民潮就具有难民人数多、来势汹汹和解决难度大的特点。

欧洲难民危机的来源非常复杂,从历史方面、政治方面、社会方面、军事方面、经济方面等都有强大的诱因。

本书《我未尽的苦难》,由英国《卫报》专职报道移民问题的记者帕特里克·金斯利撰写,就是通过一个叙利亚难民哈希姆的遭遇这样一个“小窗口”,来对全欧洲难民危机进行一次全纪实。哈希姆当然从来都没有想过他有一天要离开自己的国家、自己的家乡。但2012年4月一个下午发生的事情,从此深刻地改变了哈希姆以及他后来的命运。

2015年5月,当欧盟对外宣布将出动武力打击利比亚人口走私生意的当天,哈吉正在悠闲地跟朋友聚会,这位利比亚势力最大的蛇头根本没把欧洲人的决定放在眼里。全世界普遍认为,蛇头是造成欧洲难民危机的罪魁祸首,他们无情盘剥难民的同时又给欧洲带来惶恐与不安。接下来,等待他们的又是怎样的命运?

在帕特里克·金斯利笔下,无论是难民哈希姆,还是蛇头哈吉的故事,都只是构成这一历史性迁徙运动的一个缩影。除此之外,那些在另一端营救难民的海岸警卫队;给难民提供食物和庇护的国际志愿者,以及处心积虑希望难民只是途径本国的政策制定者,他们的面孔也被一一呈现出来。在这场从地中海深处、从撒哈拉沙漠中、从巴尔干半岛边境不断前行的关于绝望、孤独甚至死亡的灵魂大迁徙中,我们感受到的只有这些无家可归的难民发自内心的呼唤。

死里逃生之余,哈希姆和妻儿唯一的选择,就是尽可能地离开叙利亚,最终寻找到一个能够真正安身立命的“新家园”!逃难路上,哈希姆经历了种种曲折,他的最终命运相对来说算是比较幸运的,而和他一样离开了故土许多难民,很多都在颠沛流离中丧失了生命。

欧洲难民危机是一场全世界的灾难,我们在感到痛心的时候,更应当吸取教训,特别是美欧等发达国家更应当思考如何在全球多元化发展背景下,怎样以建设性的姿态参与世界事务,特别是不能是可以世界警察的身份肆意干涉他国民主和内政,更不应该肆意发动战争或变相支持他国发生战争。

正如有专家所言:美国是世界难民危机的最大制造者,应该为欧洲难民危机负责。同时欧洲要反思,还应反躬自问:难民悲剧的产生,欧洲有没有责任?回避不了的事实是,美国动辄对别国的用兵动武,欧洲大国差不多每次都不同程度地参与,派兵出钱,助纣为虐。要消除难民产生的根源,欧洲国家就不应该对美国的这种行为,亦步亦趋,一味追随。相反,作为美国的盟友,对美国的类似举动应予以劝阻和制约。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我未尽的苦难的更多书评

推荐我未尽的苦难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