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赋予了我们创造世界和毁灭世界的能力。

daaiwinnie
2018-02-25 17:52:58
诚然,第三次翻开此书,终于完整的读完了,这本书、并不好读。因为与朋友约定,看完小说要写书评,并互相讨教。但是现在我满脑子浮现的,就只是三个词,“伟大的进军”、“媚俗(Kitsch)”和“牧歌”,米兰·昆德拉要告诉我的,我没有搞清楚,那就写篇散记吧:
        什么是生命之轻?萨比娜离开弗兰茨的时候,第一次对“轻”有了模糊的印象,那是一种,不堪承受的又无法言明的解脱,在解脱的刹那,丧失了对自身所确认的认知的坚信。两个相反维度的无限接近,直至将其变成一个没有任何空间维度的小点。当人没有了坚守,生命即丧失了存在的意义,所以斯大林的儿子能够轻易的选择触碰电网而死,他的死,是一种控诉,人怎能轻易的被别人左右,使坚守化为虚无?
        轻与重,不过须臾,托马斯被特蕾莎重重的爱束缚,所以当他老了,“三年假期”过了,仍然能互相守望,他们从布拉格到苏黎世再回到布拉格,然后选择乡下依偎到老,这大概是爱吧,托马斯爱特蕾莎,只是两人对爱的理解,折磨了特蕾莎一辈子。如此看来,永不可与男人讨论爱与性,灵与肉,亦不过须臾。
  


...
显示全文
诚然,第三次翻开此书,终于完整的读完了,这本书、并不好读。因为与朋友约定,看完小说要写书评,并互相讨教。但是现在我满脑子浮现的,就只是三个词,“伟大的进军”、“媚俗(Kitsch)”和“牧歌”,米兰·昆德拉要告诉我的,我没有搞清楚,那就写篇散记吧:
        什么是生命之轻?萨比娜离开弗兰茨的时候,第一次对“轻”有了模糊的印象,那是一种,不堪承受的又无法言明的解脱,在解脱的刹那,丧失了对自身所确认的认知的坚信。两个相反维度的无限接近,直至将其变成一个没有任何空间维度的小点。当人没有了坚守,生命即丧失了存在的意义,所以斯大林的儿子能够轻易的选择触碰电网而死,他的死,是一种控诉,人怎能轻易的被别人左右,使坚守化为虚无?
        轻与重,不过须臾,托马斯被特蕾莎重重的爱束缚,所以当他老了,“三年假期”过了,仍然能互相守望,他们从布拉格到苏黎世再回到布拉格,然后选择乡下依偎到老,这大概是爱吧,托马斯爱特蕾莎,只是两人对爱的理解,折磨了特蕾莎一辈子。如此看来,永不可与男人讨论爱与性,灵与肉,亦不过须臾。
        弗兰茨被昆德拉誉为本书的梦想家,第一遍读完,总觉得昆德拉爱笔下的弗兰茨更多一些,在他的身上,我看到了人性的光辉,未被驱逐出伊甸园的还不能被称为人的人性,在着重描述弗兰茨的篇章里,出现了影响深远的“媚俗(Kitsch,即刻奇)”一词,媚俗是掩盖死亡的一道屏风,换言之,活着的人都免不了媚俗。
        其实很难说,看这本书有什么感想,并且我并不擅长输出,写书评又是一大缺陷,致使我并不能安安静静地使用文字表达被本书所震撼的思绪。
        一切都是源于爱,托马斯与特蕾莎、弗兰茨与萨比娜、托马斯与卡列宁、特蕾莎与卡列宁,相反,人与动物的爱,是最美好、最安心并且没有变故;然而一切也消亡于爱,因爱生妒,特蕾莎嫉妒的怒火,灼伤了她和托马斯的一声。爱得深沉的,甘之如饴,爱的清浅的,却无法承受。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个人感觉更像是一种执念,一念天堂,一念地狱,想不开的,自始背负前行,也行得端正;看得开的,只执着于自己,无处安放轻的不能再轻的灵魂。
        我是放不下的,所以只能如此这般,逆风而行,也许很长时间之后再次翻开,又会有另一种感悟,期待,与您再次相遇。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的更多书评

推荐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