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焦 失焦 9.2分

罗伯特·卡帕与小粉儿的爱情故事

长安
2018-02-25 17:23:31

Part one

罗伯特·卡帕第一次见到小粉儿,是在出发去北非战场前。

那时他穿着改良的军装,前往梅登黑德的乡下朋友家,准备度过一个平凡的假期。

在那里,他遇到了一个“面色苍白的发胖姑娘”,他在回忆录里写到:

那位小小胖胖的客人正在播放提诺·罗西。我没好气地告诉她我讨厌提诺·罗西,并注意到她的身材可能不错,而且,她的头发也不是真正的金色,而是一种带金色的粉红色。
当我再次睁开眼时,她正站在灯光下。她有着非常精致的英国人身材,还有一双闪着灰绿色光芒的眼睛。

这个炉火旺盛的夜晚,卡帕静静地观察着留声机旁那位粉红头发的女郎,决定邀请她一起跳一支伦巴,他俩一起为北非喝了一瓶香槟,然后他给这个动人的姑娘起了一个昵称——

“Pinky” 小粉儿

...
显示全文

Part one

罗伯特·卡帕第一次见到小粉儿,是在出发去北非战场前。

那时他穿着改良的军装,前往梅登黑德的乡下朋友家,准备度过一个平凡的假期。

在那里,他遇到了一个“面色苍白的发胖姑娘”,他在回忆录里写到:

那位小小胖胖的客人正在播放提诺·罗西。我没好气地告诉她我讨厌提诺·罗西,并注意到她的身材可能不错,而且,她的头发也不是真正的金色,而是一种带金色的粉红色。
当我再次睁开眼时,她正站在灯光下。她有着非常精致的英国人身材,还有一双闪着灰绿色光芒的眼睛。

这个炉火旺盛的夜晚,卡帕静静地观察着留声机旁那位粉红头发的女郎,决定邀请她一起跳一支伦巴,他俩一起为北非喝了一瓶香槟,然后他给这个动人的姑娘起了一个昵称——

“Pinky” 小粉儿

1943年,英国,卡帕镜头里的小粉儿


Part two

卡帕毫不避讳地在回忆录里和大家分享了自己和小粉儿一见钟情的细节:

小粉儿抬起头对我说:“我想你是个彻头彻尾的傻瓜。”

我回答她说:”我想你是个彻头彻尾的麻烦。”

之后我对她说她嘴唇的味道像草莓。

“在英格兰,草莓可并不多,”她说,“长得少,却都是最好的。但是,我不是在撩你。”

卡帕浪漫地自白道:“我知道她没有在撩。我很高兴她出现在这里,而且被我找到了。

卡帕的女友小粉红掀开海明威的病号服


Part three

然而在他们情窦初生的这个夜晚,卡帕还没来得及问到小粉儿的全名和电话,便接到了美国公关处的电话,要求他立即奔赴北非战场。他告别了这位粉头发的女郎,搭上前往战场的轮船。

不知道女孩的名字,也没有她的地址,但他对那个草莓味道的吻念念不忘。

那一年,罗伯特·卡帕30岁

罗伯特·卡帕


Part four

拍摄完突尼斯的胜利,卡帕申请了四个礼拜的假期,他冲洗半年以来身上北非战场的尘土,迫不及待地赶回英国:“因为让心爱的姑娘在伦敦长期受思念之苦是一件很危险的事”。

他半夜打电话给在情报处值班的小粉儿,这是他们长久以来的首次通话:

“美国部——我是帕克小姐。”

“你的头发是什么颜色,帕克小姐?”

“你是谁?”

“你最喜欢的歌是哪一首,帕克小姐?”

“你在哪儿?”

“我想我在爱河里。”

罗伯特·卡帕


Part Five

卡帕并没有像自己预期地那样顺利地和心爱的姑娘共度四个礼拜的美好时光,很快,他发现自己被《科利尔》辞退,他铤而走险地重返北非战场,一心想着拍到最重要的独家新闻。

他拍摄了著名的西西里战役,并因此得到了《生活》杂志提供的新工作。他又去了意大利,去拍马约里,去拍那不勒斯,他加入了突击队,从一个战场奔赴另一个战场,见证了一场死亡又和更多的死亡擦肩而过。

他终于回到伦敦市,小粉儿应他要求租下了全伦敦最豪华的公寓。

他以为她会在香闺香槟香粉以待,但等待他的却是因阑尾炎穿孔而住院的小粉儿。

卡帕在回忆录里回忆他们重逢的场景:

一个苍白的粉红的头在白色的枕头上轻声说道:请转过去,我的卡帕。

他们的爱情从来不是一个顺利的故事。

罗伯特·卡帕与一生挚爱塔罗


Part Six 罗伯特·卡帕有一个著名的Title——【诺曼底登陆当天最优雅的入侵者】。

1944年5月29日,罗伯特·卡帕接到美国陆军的命令:给他一个小时,打包装备,随军前往欧洲战场。

在上战场的前一个小时,这个生性浪漫的男人从贝尔格雷夫广场(Belgrave Square)的公寓赶往商店,买一件巴宝莉(Burberry)的外套和一瓶登喜路(Dunhill)的银质随身酒壶。他还签了一张空白支票,把它压在一瓶琶音香水的下面,留给了即将回家的小粉儿。

那时候,这个男人似乎还不明白离别这件事的含义。

卡帕的经典作品《诺曼底登陆》


Part Seven

18个月后,当小粉儿再次出现在卡帕生命中时,她身边陪伴着的是卡帕最好的朋友克里斯。

小粉儿穿着和18个月前一样的黑色裙子和黑色凉鞋,但现在她又瘦又苍白。她轻轻吻了吻克里斯的面颊,对卡帕说了三句话:

“是该回来的时候了。”

“你为什么不回我的信?”

“别担心,他爱你远远胜过爱我。”

他们穿过帕克大道走进海德公园,小粉儿可以保持距离,将手藏在口袋里。

“再过几个小时你就又要回到你的战争中去了。”小粉儿说。

“我必须走。”卡帕无可奈何。

“你会碰到另一个有趣的故事。我不再漂亮,如果你现在离开我,我会就此憔悴下去。”

“战争不会持续太久。”黑夜中,卡帕无力地回答。

对你来说,永远都不算久。”小粉红的叹息消融在伦敦的雾气里。

这大概是他们最后一次,肩并着肩说出道别。


Part Eight

卡帕回忆录的最后,是欧洲战事的结束。

这个因拍摄了各大战场最真实影像而影响了全世界战地摄影师的男人坐在空酒瓶和逐渐熄灭的炉火中,小粉儿走过来温柔地给了他最后一个吻,然后走了出去。

那是1945年,小粉儿与卡帕分手,其后嫁给卡帕好友查克·罗曼,他们的爱情故事从此结束。

小粉儿曾经对卡帕说过一句话:

“你有胆子背着降落伞从飞机上跳下去,但却对爱情怕得要死。”

没人知道终身未婚的卡帕对这句话的回答。

卡帕遇难前拍摄的最后一张照片

2018年1月

曾卓琪

4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失焦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