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为凯撒,宁为虚无

水天一色
2018-02-25 16:50:31

看完了美剧《波吉亚家族》之后,只有这句台词牢牢得记在脑海里。凯撒是按照意大利语翻译的名字,他的名字按照西班牙语念出来应该是切萨雷更准确一些。他的故乡在西班牙,他的体内是斗牛士的血液,他的封地在潘普洛纳。

盐野七生是一位日裔研究意大利史的著名学者。因之女性的缘故,她的笔触中总是带着浪漫的调子,形容切萨雷时几乎用尽了所能想到的美好形容,他是如何身着白色礼服,披着天鹅绒的披风,带着深紫色贝雷帽,帽上有一枝长长的白色羽毛,骑在高头大马上,去创造他的历史。作者笔下他面容姣好,眼神坚毅,犹如天使。

切萨雷由于教皇父亲的安排成为了红衣主教,这在宗教世界里已是无上的荣耀,可他却辞去了。他如此坚定的清醒的知道自己想要的那个,是意大利。不是梵蒂冈、不是米兰公国、威尼斯公国、罗马涅、弗力,他不要成为任何一个小公国的王,他要的是从未有人敢想象的意大利。

我曾经想过如果他不辞去红衣主教会不会成为教皇,可是因为他私生子的身份,他绝不可能成为教皇。或许他也并不是那样隐忍沉寂的性格,他势必要在自己最有力时创造最灿烂的历史。如果他不能掌握军队,那就杀了掌握军队的兄弟,如果他不能拥有友军,那就把妹妹嫁过

...
显示全文

看完了美剧《波吉亚家族》之后,只有这句台词牢牢得记在脑海里。凯撒是按照意大利语翻译的名字,他的名字按照西班牙语念出来应该是切萨雷更准确一些。他的故乡在西班牙,他的体内是斗牛士的血液,他的封地在潘普洛纳。

盐野七生是一位日裔研究意大利史的著名学者。因之女性的缘故,她的笔触中总是带着浪漫的调子,形容切萨雷时几乎用尽了所能想到的美好形容,他是如何身着白色礼服,披着天鹅绒的披风,带着深紫色贝雷帽,帽上有一枝长长的白色羽毛,骑在高头大马上,去创造他的历史。作者笔下他面容姣好,眼神坚毅,犹如天使。

切萨雷由于教皇父亲的安排成为了红衣主教,这在宗教世界里已是无上的荣耀,可他却辞去了。他如此坚定的清醒的知道自己想要的那个,是意大利。不是梵蒂冈、不是米兰公国、威尼斯公国、罗马涅、弗力,他不要成为任何一个小公国的王,他要的是从未有人敢想象的意大利。

我曾经想过如果他不辞去红衣主教会不会成为教皇,可是因为他私生子的身份,他绝不可能成为教皇。或许他也并不是那样隐忍沉寂的性格,他势必要在自己最有力时创造最灿烂的历史。如果他不能掌握军队,那就杀了掌握军队的兄弟,如果他不能拥有友军,那就把妹妹嫁过去让她成为人质,如果他仍旧缺少力量,那就把自己送给敌军去换回力量。在他的价值观里,仿佛没有任何能够和那个唯一的目标相衡量。他身上似乎没有常人的恻隐之心,无论是亲情、友情、爱情,只有一个标准,有用。

马基雅维利说他,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他是马基雅维利眼中的模范国王,或许是马在他身边与他多次交谈,或许是马无数次地看到他彻夜不眠在窗前来回走动的身影。书中的叙述也像是在远处观望一般的仰视切萨雷,所有的一切都是猜测,没有人能知道那个年轻锋利的灵魂里究竟在想着什么。他如此急不可耐地攻城掠地,风风火火地在别人醉生梦死的年纪建立了这样大的功勋,他知道他的力量是来源于他是教皇的儿子,所以他的时间紧迫。

可是时间不会因为任何人的急迫而慢下来,给他想要的,尽管切萨雷那样拼命的追赶着时间,世界终究弃他不顾,向前奔跑。多么残忍啊!他如同流星一样,燃烧自己,灿烂消亡。他带着他的未竟事业,长眠于战场,他的野心再也、再也无人知晓了。

想起曾经看《君主论》最后,马基雅维利写到了一句古诗,战斗不会很长!因为古人的勇气,在意大利人的心中至今没有消亡。

意大利,或许是马基雅维利,与瓦伦蒂诺公爵切萨雷波吉亚,心中永远的白月光吧!

0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优雅的冷酷的更多书评

推荐优雅的冷酷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