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解读<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

ben_gx
2018-02-25 15:59:12
最近读了《解读<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弄懂了几个问题:

母系社会并非女权社会

一直以来,有个很常见的误解,这个误解的论述大致是这样的:由于以前,在农业和畜牧业诞生之前,人类获取食物是分工的:男子肌肉较为发达,因此以狩猎为主,女子则以采集植物类食物为主。由于采集的食物来源较为稳定,因此女性的地位较高。
这个论述如果不动脑子去想的话似乎挺正确的。但是仔细一想,只要那个当酋长一个月后还派男的去狩猎女的去采集,那这个部落就应该把酋长打死换一个(这种智力也不要养着浪费宝贵的粮食了)。正确的方法应该是:既然狩猎的食物来源如此不稳定,应该派男女都去采集,偶尔见到个方便的猎物才顺便猎一把。
另外还有一个常见的误解,这个误解的论述则是这样的:由于以前,人类是群婚的,所以大家只知其母不知其父,所以是母系社会。
这个论述的问题所在是这样的:其实我们心目中形成的所谓道德、宗法、礼法并非天生的,是后天习得的。这其中包括了贞洁观,也包括了父母的责任感。父亲对子女有抚养责任是个社会性的东西,不是生物性的东西。根据前人的观察,在一些用妻女招待客人的地区,丈夫对于妻子生下的孩子视为己出,而






...
显示全文
最近读了《解读<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弄懂了几个问题:

母系社会并非女权社会

一直以来,有个很常见的误解,这个误解的论述大致是这样的:由于以前,在农业和畜牧业诞生之前,人类获取食物是分工的:男子肌肉较为发达,因此以狩猎为主,女子则以采集植物类食物为主。由于采集的食物来源较为稳定,因此女性的地位较高。
这个论述如果不动脑子去想的话似乎挺正确的。但是仔细一想,只要那个当酋长一个月后还派男的去狩猎女的去采集,那这个部落就应该把酋长打死换一个(这种智力也不要养着浪费宝贵的粮食了)。正确的方法应该是:既然狩猎的食物来源如此不稳定,应该派男女都去采集,偶尔见到个方便的猎物才顺便猎一把。
另外还有一个常见的误解,这个误解的论述则是这样的:由于以前,人类是群婚的,所以大家只知其母不知其父,所以是母系社会。
这个论述的问题所在是这样的:其实我们心目中形成的所谓道德、宗法、礼法并非天生的,是后天习得的。这其中包括了贞洁观,也包括了父母的责任感。父亲对子女有抚养责任是个社会性的东西,不是生物性的东西。根据前人的观察,在一些用妻女招待客人的地区,丈夫对于妻子生下的孩子视为己出,而没有所谓不是我的生物学孩子这种观念。对于更早的群婚制,母亲才有要求抚养孩子的观念,父亲根本没有这个观念,所以“不知其父”这个问题对他们来说并不是一个问题。
书中阐述,母系社会,并非由于女性的生产能力较高而形成的,而是因为人们当时的生产能力实在太低了,低到“人的生产”要比“物的生产”重要的地步。既然只有女的才能生孩子,那么女的地位当然是高的,家庭的组织、辈分的明确都是通过女性来确定的。
但是母系社会并非女权社会,母系社会只是说明宗法是用女性来作为基准的,而非女性地位处处较男性为高。实际上我自己猜测,可能只有老太太或者老太太团是最高领导,实际的生产、战斗都是有她/她们的儿子们来作为主要力量的,所以并不会地位很低。

氏族与家庭的关系

出乎我意料,对于婚姻制度的研究是非常重要的,因为它牵涉到社会变革、经济生产等各方面的问题。按照介绍,婚姻经过了这些阶段(名称之后的内容是我自己的理解):
1.血缘婚:顾名思义就是血亲之间的婚姻。由于这个阶段的人太少,互相之间交流也估计不多,交流也极有可能是战斗而非合作,因此血亲之间的婚姻才是正道;
2.普纳路亚婚(伙婚),就是以A氏族的姐妹与堂姐妹(同一外祖母,现代应该视为表姐妹)为一方(对,是多人的),以B氏族的兄弟与堂兄弟(同一外祖母)为另一方,孩子归母亲所在氏族公有;
3.对偶婚,以小家庭为单位,但是家庭并非现在意义的家庭,是会换的,一般从几天到几年,孩子归母亲或她所在氏族。由于这种对偶婚很松散,所以还有多夫/多妻形式的变种;
4.专偶婚,分为三种情况:
4.1古典专偶婚,以男方有固定妻子加一群妾为形式;
4.2现代专偶婚,以男性对女性的压迫为主,主要是因为女的在经济上的不独立或不平等造成,虽然由于普遍的道德观念约束为固定的两人组成家庭,从这点来说是进步很多了;
4.3真正专偶婚,还未发生(至少没有成规模存在),要求女性得到与男性完全对等的社会地位与经济地位后才可能实现。

以下照例是私货时间:

由于我没有上过大学的马哲方面的课,所以可能有很多很浅显的道理我不懂。

按照我理解的马克思主义,生产力是源动力,社会结构(家庭组织)、道德、阶级等等都是必须适应它的发展。比如在最原始的社会阶段,生产力提高了,才会有剩余物资,再提高了才会有经常剩余物资,才会产生私有制(不是私有物品,私有物品一直有),私有制引起了原来的婚姻制度不匹配,才会有新的婚姻制度,新的道德。这里这本书没有解释清楚(也许是我基础太差没有看懂)的是为什么父亲会想把自己的私有财产传给自己的子女尤其是儿子,而不会传给自己的侄女?毕竟传给侄女较容易符合当时的婚姻制度,也许传给侄女只是公有制的另一种形式。从生产力决定上层建筑这个角度来讲,也许苏联及一系列社会主义国家的崩溃都应当很好理解。

还有,马主义的书,讲历史很有说服力,一联系现在实际就总是有一种尴尬感。比如在说国家时,旧国家是统治阶级的工具,少数人对多数人的统治这点描述的很准确,但是要说社会主义国家是多数人对少数人的统治,实在是让我觉得底气不足啊。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