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蛇 白蛇 8.5分

白蛇梦

小酒人
2018-02-25 14:36:58
在早已熟知的白蛇传说中,白蛇与青蛇是姐妹。而在一些记载和戏剧中,却是青雄白雌,青蛇为厮守白蛇一生,甘愿成为侍女。严歌苓的小说《白蛇》里的徐群山,就如那勇敢的青蛇,是带着灰尘的温暖阳光,他带着文明和优雅,将孙丽坤从野蛮粗俗的牢笼里救赎出来,孙丽坤又是从前的孙丽坤了,她跳舞、她优美,她与周遭又开始与众不同。在孙丽坤的病床前,徐群山就是那个侍女,为陪伴,为爱情。
      抛开那个冷漠残酷的年代不谈,文明与野蛮的对峙在岁月长河里也处处可寻。徐群山的咳嗽是清雅的,连骂人也没有分毫的粗俗。文明人在野蛮世界是异类,文明是一条无声的判罚准则。那些俗妇俗夫即敬畏他,又想毁灭他,更是想毁灭美。严歌苓对气质非常迷恋,她故事里的人如同她一样,举手投足,皆如清风。有着美丽身影的孙丽坤,在肮脏的环境里被瓦解,从前高高在上的舞者逐渐露出粗俗和油腻,看客才心满意足,颠倒的世界里,优雅是腐朽的产物,轰轰烈烈的时代不需要美!可人们却也嫉妒着美,人性疯狂、荒谬极了。那样的年代谈何尊严,真相的得出过程毫无慈悲可言,人们强行检查孙丽坤,强行检查徐群珊。得知真相又为了什么,不过满足那可耻的猎奇心罢了,不看到他人堕入深渊,这些人的生活便索然无味似的。
      严歌苓的故事里,青蛇本是女儿身,她化为男儿,却不能守候白蛇一生,徐群山还是扯下了面纱,他成了徐群珊。孙丽坤在离开上海的站台上,“多想看徐群山惜别的泪从姗姗眼中流出”,即便她在医院的那段时光纯粹是姗姗的,可她心里住的人该是徐群山吧!最后的分别时刻,徐群珊“站在那里,手插在裤兜里,愣小子那样微扛着肩”,“徐群山,她心里唤道”。惜别的泪没有从姗姗眼中流出,孙丽坤爱上的是一场美梦,爱上了一个虚幻的人影。这个故事里,许仙不是姗姗的丈夫,许仙是徐群山,青蛇是徐群珊,命运弄人呵!
       姗姗是徐群珊吗?她从年少到结婚,都留着一头短发,都留着一股男孩子气,婚姻于她不过是戏弄孙丽坤的把戏,她的灵魂始终是徐群山,徐群珊就是徐群山啊,可孙丽坤不知道,不明白,亦或不愿这样想。孙丽坤只是一个会跳舞的平凡女子,她的光芒赋予她的独特和高傲,在情感面前无影无踪,她是懦弱的。孙丽坤的爱情永远的禁锢在社会伦理中,永远的禁锢在徐群山给的梦里。
      故事里,文革时代的白蛇爱上了青蛇幻化的许仙。徐群珊永远都不是孙丽坤心里的、梦里的、一直思念的徐群山。无尽悲凉,无可奈何。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白蛇的更多书评

推荐白蛇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