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笑 玩笑 8.9分

可悲的命运,戏剧的结局

しμcγ
2018-02-25 14:20:58

路德维克是个被认为拥有多副面孔的坏人,身上具备个人主义残余,他在大学学生会担任要职,是民间文艺发祥地摩拉维亚人,他爱开玩笑,什么都不当一回事,所以经历了人生第一次沉船。他被当做是反叛派被迫退学参军,在军营里度过了非正常轨道的几年,军营里的生活虽然艰苦难熬,但当他认识了路茜后,似乎为原本枯燥无味的生活多了一份温暖与希望。玛凯塔,单纯的姑娘,聪慧,爱较真,喜欢就事论事,容易亲信,对于打趣的话总是不开窍,也是小说中路德维克的第一个女人,在遇到路茜之前。当我读到雅洛斯拉夫这一篇时,感觉主人公是个诗情画意的人,这可能和他喜欢弹奏民乐有关,童年时父亲弹奏的风琴,曾深深影响着他,那是一副多么美好的乡村画卷。田野,麦穗,庄稼牛奶,风琴的潺潺歌声,犹如轻快的泉水叮咚作响。这让捷克民间文化的图景在我眼前展露无疑。在这里,特别喜欢的是作者循序渐进的表达方式,一层层地揭开,像是缓缓绽放的花朵🌺,最终你总会得到你想要的,那个结果让你回望整个开篇,融会贯通,仿佛一条隐秘的线串联起了所有的一个个人物与故事。雅洛斯拉夫可以说是一个弘扬民族文化的民乐艺术家👨🏻🎨,对于摩拉维亚的歌曲充满了情怀,所谓子承父业就

...
显示全文

路德维克是个被认为拥有多副面孔的坏人,身上具备个人主义残余,他在大学学生会担任要职,是民间文艺发祥地摩拉维亚人,他爱开玩笑,什么都不当一回事,所以经历了人生第一次沉船。他被当做是反叛派被迫退学参军,在军营里度过了非正常轨道的几年,军营里的生活虽然艰苦难熬,但当他认识了路茜后,似乎为原本枯燥无味的生活多了一份温暖与希望。玛凯塔,单纯的姑娘,聪慧,爱较真,喜欢就事论事,容易亲信,对于打趣的话总是不开窍,也是小说中路德维克的第一个女人,在遇到路茜之前。当我读到雅洛斯拉夫这一篇时,感觉主人公是个诗情画意的人,这可能和他喜欢弹奏民乐有关,童年时父亲弹奏的风琴,曾深深影响着他,那是一副多么美好的乡村画卷。田野,麦穗,庄稼牛奶,风琴的潺潺歌声,犹如轻快的泉水叮咚作响。这让捷克民间文化的图景在我眼前展露无疑。在这里,特别喜欢的是作者循序渐进的表达方式,一层层地揭开,像是缓缓绽放的花朵🌺,最终你总会得到你想要的,那个结果让你回望整个开篇,融会贯通,仿佛一条隐秘的线串联起了所有的一个个人物与故事。雅洛斯拉夫可以说是一个弘扬民族文化的民乐艺术家👨🏻🎨,对于摩拉维亚的歌曲充满了情怀,所谓子承父业就是以父亲为榜样的乐器传承。他的初衷是希望以民乐来更好地弘扬捷克文化,从这一点来看相比同是摩拉维亚人的路德维克的只为一己私利,显得理想与高尚得多。在雅洛斯拉夫的眼里路德维克是这个极其心眼多的家伙,为了谋私利的现实主义者,内心其实是痛苦而狭隘的,缺少明朗。这或许是因为它的遭遇使他拒绝相信人类,致使他为了实施报复回到了故乡,试图利用好一切方法引诱泽马内克的妻子埃莱娜实施他伟大的报复计划,结果却是一个可笑的结局,阴差阳错地使自己再次陷入漩涡之中。文末关于对整篇的理解颇为深刻,不禁让我对作者如此风韵的思维与哲学意境肃然起敬,原来无论是主人公的命运,还是其他人,似乎都同属于一个时代的产物,他们渴望青春,试图在心中保留住它的印记,虽然有人的确过得不错,比如泽马内克就是,他从未背叛青春的自己,积极融入社会,活的潇洒自如。而埃莱娜却把对青春的缅怀寄托于虚假的情感,一场骗局。并因此受到了心灵的伤害。文章后一篇关于众王马对游行,实际为了引导让雅洛夫斯基和路德维克走向成熟的终结,也就是毁灭。他们不再坚信正义,不再坚持真理,看淡了一切。路德维克在文中的经历两次成长,漫长的军营生活磨练了他的意志,十五年回到家乡,他突然彻底顿悟了生命的意义。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玩笑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