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壤的救贖 土壤的救贖 评价人数不足

想要种好植物,读这本胜过100集BBC园艺节目

棋子
2018-02-25 13:49:05

读非虚构类书,我喜欢翻到最后一页,看版次看印刷次数,然后先读末尾,因为通常会有整本书的提炼,是比前言更纯碎的展望。

我读的这本,是《土壤的救赎》2016年8月初版,2016年9月三刷。(再版重印的书质量有一定保证)

末尾写着:

回头来看许多替工业化农业辩护的人提出的问题:我们该如何喂养九十亿人?
答案是:我们先喂养我们的微生物吧。

一年多前,有人问我:”你怎么养什么都活的那么好?“我说:”养植物的关键在于土壤的肥沃,而养土的关键是养微生物。“

当时,听的人觉得我神叨叨,况且谁不是冲着植物能吃,植物美才养。就像大家喜欢看CCTV9《舌尖上的中国》1、2季,却不爱看有土腥味的CCTV7一样。

所以那句”养微生物“我再没和人当面说过,直到看完此书,有种”你去哪了?怎么才出现?“的感觉,也有种想为书更名的冲动。

这书到了中国,真不该起一个和”土“占边的名字,甚至连书的编排结构和内容,也要打乱,应该把最后一章中的”纽约市米尔布鲁克卡瑞生态研究中心“微生物生态学家格罗夫曼先搬出来,让他用数据说明微生物

...
显示全文

读非虚构类书,我喜欢翻到最后一页,看版次看印刷次数,然后先读末尾,因为通常会有整本书的提炼,是比前言更纯碎的展望。

我读的这本,是《土壤的救赎》2016年8月初版,2016年9月三刷。(再版重印的书质量有一定保证)

末尾写着:

回头来看许多替工业化农业辩护的人提出的问题:我们该如何喂养九十亿人?
答案是:我们先喂养我们的微生物吧。

一年多前,有人问我:”你怎么养什么都活的那么好?“我说:”养植物的关键在于土壤的肥沃,而养土的关键是养微生物。“

当时,听的人觉得我神叨叨,况且谁不是冲着植物能吃,植物美才养。就像大家喜欢看CCTV9《舌尖上的中国》1、2季,却不爱看有土腥味的CCTV7一样。

所以那句”养微生物“我再没和人当面说过,直到看完此书,有种”你去哪了?怎么才出现?“的感觉,也有种想为书更名的冲动。

这书到了中国,真不该起一个和”土“占边的名字,甚至连书的编排结构和内容,也要打乱,应该把最后一章中的”纽约市米尔布鲁克卡瑞生态研究中心“微生物生态学家格罗夫曼先搬出来,让他用数据说明微生物是如何吸收植物根系的碳基糖?又是如何分泌酵素,将土壤里的元素分解成植物可吸收的形态?又是怎么把碳基糖中的糖吸收,排泄掉碳,让碳积存成土壤中的黑土的?又是怎样为了自己能在板结的土壤中呼吸,将土壤改良成即保水又排水透气的疏松土壤的?为了保护给自己喂糖吃的植物,又是如何与侵害植物的病毒作战的?

也应该把最末出场的纽约砲台公园“市公园保护协会”的园艺主任弗莱雪先请出来,让大家看看他是怎样检测土壤中缺乏的微生物,又是如何用废弃物(枯草、落叶、坚果壳、鸟屎等有机质)制作堆肥诱饵,吸引缺乏的微生物重回土壤,让微生物与花朵合作,从而不用合成化学药剂,就让公园植物茂密迷人的。

还有美国新墨西哥州立大学的研究也该早早跃入眼帘,让人们了解养土只是短期的投入增加(比如枯草叶覆盖,堆肥以及混合种植多样化植物),却有长远的收益。

新墨西哥州立大学研究显示,土壤真的能拯救我们,而且比任何人想象得更快。这些样区因为植物和土壤生物的交互作用而变得非常肥沃,里头的植物从大气中吸收了碳之后,通常会通过微生物把其中的72%输送到土壤中,更惊人的是,和土壤生物虚弱,收到摧残的土地比起来,这里固定在土壤中的碳(有机质)远远比较多。研究者原先以为微生物一增加,就会有更多二氧化碳(来自土壤微生物吐出的气)从土壤中散逸,结果微生物的呼吸率却下降了。这表示土壤的碳储存是以非线形的方式加速。二加二会高达十五或二十。
培养土壤碳(肥沃的土壤)所需的能量就像飞机离地的能量。起先需要投入大量能量,才能让飞机升高,但飞机一旦升空,阻力就会降低,于是一飞冲天。同样的,土壤微生物族群一旦建立起来,种植作物和培养肥沃土壤(将大气中的碳固定于土壤)的效率也会提升。

中医为什么会被说成是玄学?甚至《舌尖上的中国》第三季,也因为加入食疗元素掉了不少粉,就是因为缺了科学的理性论证。

然而我很欣喜的看到这本《土壤的救赎》中描述的那些澳洲、非洲、美洲的农人、牧人、还有研究所和大学,他们联手举办国际土壤碳挑战赛(Soil Carbon Challenge),农人和牧人用参赛报名费汇聚成奖金,让科学家收集数据,检测出哪一块土地改良的速度最快,最肥沃,肥沃的土壤也代表着最能吸收水份(防旱防洪),固定二氧化碳的效率高(防止全球气候暖化),微生物净化土壤及地下水污染能力强。那么这块肥沃土壤的管理者(农场主)便是土壤碳挑战赛当之无愧的王者。

作为一本土壤保育(改善全球气候变迁)的科普书,书中所写已经足够全面。不只谈到了土壤贫瘠的成因(人类耕种放牧的不良方式),也涉及了土壤微生物学的发展历史,甚至也谈到了发展缓慢的原因:没有商人提供研发资金,政府也迫于商业减少资金。因为土壤肥沃的受益者是农人和消费者,农民不需要购买化肥农药,就能靠微生物做功肥土,消费者可以享受良好的地下水资源以及平稳凉爽的气候,以及优质的农产品,买矿泉水和用空调的人会减少吧,农药化肥菜也会卖不出吧。

美中不足的是,在扭转种植观念的同时,涉及的土壤改良方法较少(实操较少),倒是罗列了诸多国外土壤保育相关组织名称,顺藤摸瓜可以找到一些学习窗口,比如土壤碳联盟网站上的学习资料,很想读这本《与微生物联合:有机园丁的土壤食物网指南》。我也受非洲放牧人的启发,想在我的蔬果花园田畦中种满多年生耐湿耐旱草,模仿野牛吃草的样子,除草保留草根(留下草根给微生物提供养份),偶尔践踏草地(踩平的草,覆盖在地上给微生物遮阴),割下的草用来覆盖花园中的蔬果根部(提供微生物养分,又防止土壤水分蒸发),然后偶尔拉泡屎在草上(丢些花生壳碎屑,增加氮素)。这样不让土壤留下任何被风雨日晒侵袭的空间,如此做一年,看看我的土壤防涝、防旱、疏松和肥沃的情况能否得以改善,蔬果花园里的植物又能否茂盛迷人。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土壤的救贖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