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密

_小兔儿爷
2018-02-25 12:22:48
秘密这种东西,可以附在一株草茎旁,就变成草茎一样的绿得幽深;攀在一节枯树枝上,就变成枯树枝一样的褐得干渴;埋在一堆沙砾中,就变成沙砾一样的灰得无聊。它可以寄生于其中一人,而令其他人都无以辨别。被选中的这个,终日惶惶,逐渐灵肉分离,却从未嘶吼。
这是《房》带来的空前绝后的震惊和思绪断裂。就像是谁冲着根本填不满欲望的深渊沟壑里奋力地扔出一根火把,看到亮光在疏离,在逃跑。某个时刻景象终止,几乎毫无声息。
房思琪也有一个秘密,致使她无法”假装世界上没有人以强奸小女孩为乐,假装世界上只有马卡龙、手冲咖啡和进口文具“。她也试图将它拉出来同自己一起晒晒太阳。她说:“怡婷,如果我告诉你,我跟李老师在一起,你会生气吗?” “天啊,你真的好恶心,我没办法跟你说话了。”刘怡婷回答。
只有在五年后,在房思琪最后一次灵魂出走却不能成功返回的公寓里,“李国华的脚踢中怡婷的咽喉,怡婷在地板上干呕起来”,这时候的刘怡婷发现她永远无法等到她的灵魂双胞胎来赶上她,而她曾经多么残忍的拒绝了思琪的难以启齿的秘密。
十三岁的房思琪在伊纹家里看着张艺谋导演的《活着》,李国强将这一切都打乱了模糊了。他断定思琪的自尊“不允许自己将这件事讲出去。” 而思琪并不是他绞杀的第一个猎物。饼干在踏进旅馆前一秒还仰着头笑嘻嘻地问“老师我们要做什么呢”,之后崩溃地大叫“老师你要做什么”。从“我们”变成“你”也不过只是人心掀开残忍的开始。郭小奇在论坛上发文,指责蔡良联合李国华诱奸自己,而李国华很生气地想“二十年没有一个辅导班的女生敢这样对他” “他要给她点颜色看看”。之后郭小奇收到了被绑成螃蟹的房思琪的照片。
李国华是瓶状体散发香气的一株胃口庞大的猪笼草,是闪着微弱光线的漆黑海底里的头尾灯鱼。天生喜爱诱捕。也许是他真的找到很好的帮凶,家中堆砌的书墙完完全全掩盖了人性里他的险恶与残忍。文字之于他如同日轮花之于黑寡妇蜘蛛,他拿着华丽的辞藻不断编织捕食网,邀请不同的女学生来坐坐,所以她们都放弃挣扎,陷在里面,还要骗自己说那就是爱了。
房思琪说:“他搞错了,我不是那种会把阴茎误认成棒棒糖的女生。” 她试图补救。她装作漫不经心换了人称对妈妈讲这件事,妈妈反驳道“是谁这么不要脸。” 对女儿的不倾听与不理解令思琪决定要一直覆盖这个秘密,就像如果有嫩芽从土里冒出来,就再捧一把新的泥土去盖上,然后踩实。
伊纹像已经长大了的思琪。伊纹感受到思琪的迷惑与痛苦。可是思琪却没能长大成像伊纹。伊纹从执拗里跳了出来,思琪却被吞噬进去。她先于别人放逐了自己。
蔡宜文说:“任何关于性的暴力,都是整个社会一起完成的。” 在这场演出里,怡婷的无法感同身受、伊纹的欲言又止、爸爸妈妈的缺乏关心、学业制造的联考的巨大空隙、中年男人猥亵的欲望、社会对女性的柔弱无助配合得风生水起,推动了悲剧的结束,可谢幕时,台上只站了房思琪一个人,还有她怎么也讲不出的秘密。
0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房思琪的初恋乐园的更多书评

推荐房思琪的初恋乐园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