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主义 自由主义 7.8分

人类自由及自由理念的变迁

ztl
2018-02-25 12:10:33
贡斯当谈了古代自由和现代自由的不同。其实可以看到,人类的“自由”和自由的概念一直在变化,并且自由及自由的概念变得越来越丰富。这也就意味着,不仅仅是古代自由和现代自由不同,现代自由也包含了古代所有的内容,而且现代增添了新的内容。这种自由的变迁,一方面如贡斯当所提到的,是人类自身外在环境的变化。贡斯当把这个看做是人类从战争到商业的变化,其实是有道理的,但是只是选取了显著的外部特征,没有找到背后的原因。一方面是人类自身文化的发展,这就涉及所谓“意识形态”的发展,是人类形成文明、推动文明,并一直被看做有别于其他动物的关键。
贡斯当提到,古代城邦或国家把参与公共政治看做是自由。或许柏林就是从这里看到了“积极自由”。但是实际上这并不像是自由,而更像是权利。造成这个问题的原因是,古代人更少需要自由,更多需要权利。在一个古代部落或希腊城邦中,如果一个人被摒弃在公共事务之外,可以说留给他了绝对的自由,他可以想干什么干什么。然而在原始条件下,他不仅什么都干不了,甚至可能很快就挂了。所以他会要求参加集体狩猎、宗教仪式,要进入各种用于获得生活必需的习俗,无论是婚丧嫁娶还是衣食住行,个人都要进入组织才能正常生
...
显示全文
贡斯当谈了古代自由和现代自由的不同。其实可以看到,人类的“自由”和自由的概念一直在变化,并且自由及自由的概念变得越来越丰富。这也就意味着,不仅仅是古代自由和现代自由不同,现代自由也包含了古代所有的内容,而且现代增添了新的内容。这种自由的变迁,一方面如贡斯当所提到的,是人类自身外在环境的变化。贡斯当把这个看做是人类从战争到商业的变化,其实是有道理的,但是只是选取了显著的外部特征,没有找到背后的原因。一方面是人类自身文化的发展,这就涉及所谓“意识形态”的发展,是人类形成文明、推动文明,并一直被看做有别于其他动物的关键。
贡斯当提到,古代城邦或国家把参与公共政治看做是自由。或许柏林就是从这里看到了“积极自由”。但是实际上这并不像是自由,而更像是权利。造成这个问题的原因是,古代人更少需要自由,更多需要权利。在一个古代部落或希腊城邦中,如果一个人被摒弃在公共事务之外,可以说留给他了绝对的自由,他可以想干什么干什么。然而在原始条件下,他不仅什么都干不了,甚至可能很快就挂了。所以他会要求参加集体狩猎、宗教仪式,要进入各种用于获得生活必需的习俗,无论是婚丧嫁娶还是衣食住行,个人都要进入组织才能正常生活。在这个意义上,个人不需要自由,只需要权利。也正是在这个意义上,当卢梭说,自由是每个人的最初的和天然的神圣权利,他是基于一种现代条件下的理性诉求而谈的,是一种理性出发而非现实出发的结论。正如贡斯当所看到的,现代人不一样,现代人希望在私人生活中享受,而不是参与感觉自己无足轻重的政治事务。这种自由,才是我们通常意义上的自由。这种自由,应该是柏林称作消极的自由。古代人和现代人变化最大的,正是在这个领域。但是,人们争论和分歧最少的,正是在这个领域。
对自由更多的关注,正是在所谓积极自由的领域。这个问题涉及的其实是群体利益和个人利益的竞争问题。正如老马所说,人身上存在两种属性,一种是个体性,还有一个是社会性。也就是说,个人一方面是个人,一方面是群体的一分子。这样,个人利益就来自他自身和群体。这两者不是天然和谐的。霍布豪斯提出最初自由主义的一种看法,认为个体的利益和群体的利益时天然和谐的,所以让个人不加干涉的自由发展,个体就能获得最大的利益,那么由于群体利益是个体利益的综合,因此就能够使群体获得最大的利益。这种看法和卢梭关于个人的权利全部交给集体,也就同时拥有全部权利,个人和集体不是我中有你你中有我而是变成了我就是你你就是我,是同样的问题。社会靠个人来追求自己利益最大化,并不能实现整体利益最大化。这个观点仅仅看到了个体自身采用有利益就全力争取之下的个人努力最大化,但是没有看到人和资源的最佳配置并非是个体之间自动协调能够实现的。
在人类社会的自然史上,可以看到人群不断能够自动组织起来。霍布豪斯说,最初人根据血缘关系和婚姻关系来进行一种社会关系的编织。后来如希腊城邦是大家共同管理大家的一个联合体。再后来是通过军队实现独裁的一种封建等级制度。可以看到,这些不是任何人所有意识设计的。所以,存在不同倾向,有的根据现实有的根据理性来分析政治和设计政体,有的偏向国家实体,有的偏向个人权益。不管怎样,人们都注意到了,人类自身存在很多问题,使得政治组织很不容易。其中尤其突出的是一则人类不够智慧二则人类有腐败的倾向。在这种情况下,在任何团体构成的组织中,一旦出现权力和利益,处在该位置上的人往往就会1.出错2.腐败。人类不是没有超越本人私利并且谨慎的圣贤,但是这样的人从经验上讲千年不出一个。即使智慧和道德并重的奥勒留,也竟然把皇位传递给了他的愚笨的儿子,或许直接导致了罗马帝国的灭亡。在这个意义上,所有的政体最关键的点,并不是选出找到贤君良臣来行使权力,而是设定制度来防止权力被滥用,设定制度来实现人类的美德或善。正如贡斯当所说,人们不应该在各个出现政治问题的时代谴责君主或任何行使权力的个人。我们不应该相信任何人,我们应该默认任何人都可能出错和腐败,任何人。而应该把权力关在笼子里,置于监督之下。就是贡斯当所说的,不要责备手臂,没用,而要处理一下手臂上的武器。贡斯当的想法是行政权力之上找一个不干别的事只监督行政权力的王权,当然是他那个时代他所想到的办法。现代似乎是通过全民选举、短任期来避免个人在权力位置上出现严重失当。
值得一提的是,现代人关于自由的看法,已经逐渐脱离利益,而是从理性上寻求善。在这个意义上,功利主义和consequneltialists都偏向利益,我是持反对态度的。就如我在trolly problem中持categorical的态度一样。霍布豪斯提到,有些人关心社会政体利益最大化,关心社会进步,所以会认为对穷困人口的帮助会损害这些人的努力、独立精神,让他们变得懒惰而依赖救助;有些人认为要让每个人自由追逐自己最大化的利益;让带孩子的妇女出去工作为社会做最大贡献而把孩子留给邻居或独自在家等等。我以为这些人中了追逐世俗利益的毒。人生在世是追逐快乐的吗?所以Bentham的快乐最大化在我看来是格局很小的。那么多的人,在历史上,都已经用实际行动做了表率,并不去追求快乐最大化,而是追求真理、善、美,竟然还是看不明白。就连霍布豪斯也说,我们帮助那些穷人能够自立,“不是在履行经济正义,而是在行善”。借用密尔的话说,如果有人因此懒惰,社会也应该担负起这个麻烦的消极后果,因为积极后果更可取,即为了那些努力进取但依然贫穷的人,以及穷人的孩子能够获得更好的生活条件。
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我认为一则近代自由概念的发展或其他思想的发展,是一种人类文明进步的表现。人们不不再是完全受利益驱动,而是开始考虑“善”。正如霍布豪斯所言,自由主义最初是作为一种批判出现的,因为它看到了压迫,看到了不公。霍布豪斯还说,自由主义也有建设作用。今天,可以说人们看到了更多的不公,同时也在尝试做更多的建设。比如人们看到对女性的不公,看到了对少数群体的不公。同时,社会为照顾弱者采取了更多的措施,这些都可以算作人类文明的进步。从这个意义上说,我认为人类现在的进步应该更多侧重在道德上的进步,而不是物质上的进步。或许正是从这个角度,人类社会才能够日趋和谐。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2)

添加回应

自由主义的更多书评

推荐自由主义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