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毡 飞毡 8.8分

温暖的回忆与想象

温柔的Ness
2018-02-25 11:16:54

读罢西西的《飞毡》,好一本港版《百年孤独》。

魔幻现实主义的写法固然时时带来惊喜,但其中穿插的方言(书中名肥土语)、童谣等人文历史却不时勾起段段童年回忆。未入不惑之年, 对小时候的记忆已忘记得八八九九,有的不过是一些零碎片段,难以言喻。读此书之时,却总是能忆起一二,甚觉有趣。书中也有一些对人物、地理的谐音,令人一看便知其所指,比如肥土镇旁边的心镇。可惜书中未提及我的家乡,如果要我起一个名字,或许可以叫花州?

对肥土镇,我一直有着一种熟悉又陌生的感情。熟悉来自一方水土,一地方言。肥土镇和花州说着一样的肥土语,我们小时候看翡翠台,做“女仔”的时候迷恋“四大天王”。但是细心观察体会,又能发现个中差异,比如肥土语里面有各种英译的中文单词,对某些事物的叫法略有差异(比如,菜市场叫街市)。不过我认为差异最大的,还是身份认同。花州从来都是巨龙国的一部分,离京城甚远,自据一方水土,人们善良务实,做做小生意,过过小日子,安守本分。闲时上茶楼,一盅两件,乐得清闲。肥土镇长期被番邦占据为殖民地,发展较早,借着自身优势,经济迅速发展,繁荣昌盛近百年。花州人家中多有亲戚早年移民肥土镇,成为一家中的“有钱人”,剩下留在巨龙国的“穷亲戚”。80年代,从肥土镇带回来的方便面是极受欢迎的探亲礼物;90年代,我最喜欢的肥土镇番邦零食之一是太阳国的明治橡皮糖(现在巨龙国便利店随处可见,但是却不怎么爱吃了)。

时过境迁,物是人非。变化是永恒的主题,好坏也不过是一时的判断,长远来看又或许未必如此。很多人说,肥土镇近几十年发展放缓,优势渐失, 社会矛盾突出,贫富差距严重。究竟问题出在哪里,是否有什么良策,相信无数能人异士已经做过多番思考和探索。我只希望,肥土镇居民能保持那份勤奋务实的精神,着眼当下,虚怀若谷,或许若干年之后,能再见飞毡。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飞毡的更多书评

推荐飞毡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