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書的遙遠憶記

小黄兔
2018-02-25 10:13:53

在中文圖書館借的這本書《日本古書店的手繪旅行》,談的是日本二手書店和書市,而我看不懂日文(雖然也在努力學習),實際可借鑑的不多,也不會據圖索引,真的去拜訪這些書店。如果真的去拜訪,估計也會只購買藝術方面的書籍或明信片。但閱讀的過程舒爽無比,在日記本上不自覺地記錄自己感興趣的書名,最後整整記錄了四頁紙。

書中所談的二手書,有分古書,是戰前的,大多數價值比較高,以收藏爲主;另外的是舊書,是戰後出版的,價值沒有古書高,以閱讀爲主。

閱讀這本書讓我有所思憶我和我爸的淘書歷史。我爸淘的書,大多以收藏爲主,60-70年代出版的書,例如人民文學出版社的網格本,品相一流。現在出版的書,老人家不屑於買,說包裝太花銷,裝訂不行,翻譯不行,跟以前的老版本差太遠。我從小就在這些書的陪伴環繞下長大,因爲知道老爸寶貝書,看的時候戰戰兢兢,生怕弄折書角,更不會劃線作標記,如此侮辱他的寶貝。老爸寶貝書到什麼程度?不知道誰讀了他某一本書不太愛護,書有一點翹,老爸不惜花錢又買了一本;我把老爸的莎士比亞全集拿到澳洲來,老人家重新買了一套;巴爾扎克的《人間喜劇》他只有零散幾本,心不甘,索性讓我給他訂了全集共二

...
显示全文

在中文圖書館借的這本書《日本古書店的手繪旅行》,談的是日本二手書店和書市,而我看不懂日文(雖然也在努力學習),實際可借鑑的不多,也不會據圖索引,真的去拜訪這些書店。如果真的去拜訪,估計也會只購買藝術方面的書籍或明信片。但閱讀的過程舒爽無比,在日記本上不自覺地記錄自己感興趣的書名,最後整整記錄了四頁紙。

書中所談的二手書,有分古書,是戰前的,大多數價值比較高,以收藏爲主;另外的是舊書,是戰後出版的,價值沒有古書高,以閱讀爲主。

閱讀這本書讓我有所思憶我和我爸的淘書歷史。我爸淘的書,大多以收藏爲主,60-70年代出版的書,例如人民文學出版社的網格本,品相一流。現在出版的書,老人家不屑於買,說包裝太花銷,裝訂不行,翻譯不行,跟以前的老版本差太遠。我從小就在這些書的陪伴環繞下長大,因爲知道老爸寶貝書,看的時候戰戰兢兢,生怕弄折書角,更不會劃線作標記,如此侮辱他的寶貝。老爸寶貝書到什麼程度?不知道誰讀了他某一本書不太愛護,書有一點翹,老爸不惜花錢又買了一本;我把老爸的莎士比亞全集拿到澳洲來,老人家重新買了一套;巴爾扎克的《人間喜劇》他只有零散幾本,心不甘,索性讓我給他訂了全集共二十四冊。這些寶貝,在讀書人眼中纔有價值,於不讀書人,無非是發黴的紙堆。迄今爲止,到我家,看到這些書,知道其價值的朋友,只有一個人,我那讀博士的好朋友C。

老爸的後代(我),淘書的目的和風格不一樣。因爲不能隨隨便便閱讀老爸的書,總覺得不夠自由,粗俗的比喻是類似於娶了媳婦卻因爲怕弄亂她髮型而不敢碰她一下。長大後曾經在國內網上書店瘋狂買書,但一如老爸說的,書的質量太差,不值得買更不值得收藏,二則是覺得書買多無益,看不了反成負擔。特別是決定留學後,趕快散的散,扔的扔,到澳洲後很長時間因爲居無定所不敢買書。

重新買書,是工作後看書量增加之故。一般來說,我會把能搜索的圖書館給找一遍,沒有就在電子書資源找,還沒有,我就考慮要不要買,買的書,是我一定會看的書。我不買新書,或在書市,或在ABEBOOK,買的一律是二手書。跟老爸不同,我買書不是爲了收藏,而是爲了閱讀;老爸藏的是中文書,我看的是英文書。我發覺以物價而言,買二手英文書,比買二手中文書便宜多了。我記得我淘過比較滿意的二手書有丘吉爾的二戰全史和英國民族史、毛姆的短篇小說全集、莫里森的大部分作品。大部分書是paperback,幾澳元的價格,任意劃線不拘束,嫌厚,把書撕開閱讀也可以。翻開我的書,亂七八糟有圖畫有標記有劃線,很不乾淨工整。

兩代人,讀書品味不同,購書風格不一樣。一個是書若神明,小心翼翼,追求完美,非經典不讀;一個是讀得狼吞虎嚥,如飢似渴,各色各樣的書都有興趣,無心藏書。但共同點都是愛書,也愛讀書。一個愛讀書的孩子身後,必定有愛讀書的家長,這真的沒錯。

作者提到舊書的來源,就是讀書人死後被散出或讀書人自己賣掉。書在流通市場上被人購買擁有,然後再一次流入市場。這是一個很奇妙的循環。曾經跟朋友討論死後如何安置書的問題,假如沒有後代繼承,贈予或賣掉都可以。但讀書人,最希望的倒不是錢,而是希望書能夠到達同樣愛書的人手中,書能夠一而再,再而三被人閱讀,書的價值就被最大化。大多數書充其量只被閱讀一次,有的,甚至還沒上市已經被撤掉,永不見天日。

下次去日本,也許可以到神田舊書市場逛逛吧。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日本古書店的手繪旅行的更多书评

推荐日本古書店的手繪旅行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