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还记得,我曾自命不凡

Lorraine
2018-02-24 看过

书中战争亲历者所说的,没有经过粉饰的事实,打破了当局者一些美好的捏造,给了观众一个褪去光环和幻象的战场,那个战场是布满残肢和鲜血的,是浸泡过无数娃娃兵眼泪的地方,更是所有放在锌皮棺材里混杂着阿富汗泥土的肉块,他们的主人,生前最后的踏足之地。和常人一样,所有的亲历者都会被放在棺材里,只不过我们埋葬的只是自己,他们埋葬的是自己一生的噩梦,与自己早就失去的青春美好葬在了一起——这对他们来说,是种解脱。

所以说战争残酷,谁都不是真的赢家。一位母亲嘴里所说的“我当即决定把一个儿子交给他们,以便挽救另一个”的这种看似无法理解的想法,其实正是战争中民众最无助的表现。而那些所谓的曙光,也不过是那些亲历战争的士兵被黑暗淹没的呐喊。

“你想成为英雄吗?英雄需要杀很多人,或是死的很伟大。”

“我还记得,我曾自命不凡。”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锌皮娃娃兵的更多书评

推荐锌皮娃娃兵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