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的孩子荷尔德林

la fée verte
2018-02-21 看过

依然记得是在一个大雨滂沱的下午,我搭乘地铁十号线到上海图书馆站与朋友碰面,他迟到了,我便走进站厅的季风书园,似乎是被玻璃橱窗上略萨的巨幅海报吸引,似乎刚好赶上一场西语文学漫谈的讲座,才隔了三五年已然记不真切,只有那日买的两本书一直在:一本是荷尔德林的诗集《浪游者》,林克译,上海文艺出版社2014年版;另一本是《与魔鬼作斗争》,茨威格为荷尔德林、克莱斯特和尼采做的传记,徐畅译,译林出版社2013年版。 近来天寒地冷,又读起我喜欢的诗人荷尔德林,这个生于春天的神之子素来钟情自然,阳光雨水葡萄园,玫瑰森林莱茵河,大地换上了新绿,晚霞消失在天际,这一切何其有幸被他书写,还有他一心向往的古希腊和他挚爱的迪奥蒂玛,在不断坠落中他仅有的精神支撑。 (每读荷尔德林就不禁要重读茨威格为他写的传,就像每次读波德莱尔就要读戈蒂耶的忆文一样,似乎总是要借些推心置腹的话语和精彩致敬来冲散对他不幸的一生的悲悯,哦,可怜的荷尔德林!) "哦,可怜的荷尔德林!"尚未发疯的尼采在给瓦格纳的信中援引荷尔德林的诗歌时写到,"他经历了比我更艰难的日子……" 从小缺失父爱的荷尔德林,从修道院到神学院的童年与少年,一生没有固定工作或寓所,求学时代的亲密友谊很快离他而去,遭遇爱情的同时饱受羞辱,从波尔多徒步横跨大革命中的法兰西返回德国故乡小镇,旋即得知情人离世的消息,身体与精神俱为折磨,被确诊为精神分裂时还不满三十岁,肉体却出乎意料地活到七十多。在他孤独一生的终点是他孤独的葬礼,没有家人或朋友前来告别,对他失望的母亲和他的姐妹及异父兄弟都没有来,当年同学同寝的挚友黑格尔和谢林也没有来,只有收留照看他的木匠将他安葬。 一生孤苦,荷尔德林他就只有诗,他说:"唯有诗歌艺术超越其余所有的科学和艺术而长存。”无数赞誉和殊荣在迟到一个世纪以后纷至沓来,"诗人中的诗人",海德格尔将他视为德意志之魂。 勃兰兑斯以"幽微而淡远"来形容荷尔德林我以为最为贴切。有时读荷尔德林仿佛读陶渊明,大地上的林林总总,天空中的风云变幻,一场雨落一阵花香一声琴音,一切都像被点化了一般漫不经心地生动而有趣。荷尔德林从来不是一个炫耀技巧或者追求感官刺激的修辞达人,他的意象那么纯粹,他的情感那么赤诚甚至天真,林克先生的译文也不失优美,以至每次读荷尔德林我都有种想要学德语的冲动。 …… …… 这般守望,该做什么,在此期间说什么, 我不知道,贫乏的时代诗人何为? 但诗人就像,你说,酒神的神圣的祭司, 在神圣的夜里走遍故土他乡。 只有精灵一样的荷尔德林才能写下这样的句子吧。 他热爱自然,醉心音乐,追求过哲学,对古希腊常怀献祭式热忱,不间断的自我拷问与不停歇的对美的审度,在疯狂边缘游走终于坠落其中的天才,哦,荷尔德林,堕入人间的先知,你明知道这个世界会粗暴对待你脆弱的温柔呀。 "修道院总管的儿子/银行家夫人的情人/不幸的荷尔德林已经发疯",更晚以后在遥远的东方爱他如兄弟的诗人海子写下诸多诗句怀念他,"不幸的诗人啊/人们把你像系马一样/系在木匠家一张病床上"。 "我永久永久怀念着你/不幸的兄弟 荷尔德林!" 2018年的第二个月份开始,上海图书馆站再无季风书园,这座城市从来都是毫不犹豫地抹去自己的记忆,这个时代充斥着没有意外的结局。

4 有用
0 没用
浪游者 浪游者 8.3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推荐浪游者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