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意志的民主逻辑

心蓝
2018-02-15 00:03:38
作者在文中提到,国家治理有两条主要线索,一是中央权威与地方权力间关系,二是国家与民众间关系。在长期的中国大历史中,前者占据了主要位置,后者只是时隐时现的副线。

官僚体制是中国国家治理的一把双刃剑。在这个过程中,以下两个危险尤为突出:其一,在法理权威基础缺失的情况下,国家权力官僚化,与历史渊源深远的官僚体制上下联手融为一体,走向官僚专制的支配形式,而不是建立在(韦伯意义上)法理权威之上的官僚制支配形式。如此,官僚体制将窒息中国社会的内在发展动力,封闭停滞之虞难以避免。其二,官僚权力的膨胀与组织失败诱发卡理斯玛权威重登历史舞台,重回历史之旧辙。这两种趋向在中国当今社会均有丰富的土壤。

中国传统以来一直是一个家国一体的共同体社会:国是家的扩展,忠是孝的延续,君是父的放大。君权-族权-父权的同态结构使全国成了一个庞大的宗法公社。

天朝社会最突出的问题不是贫富差距,而是权力差距,即有权者与无权者的冲突。无权者难以进行积累,有权者积累过于容易,这就使得整个社会弥漫着一种积累欲贫乏而消费欲高涨,竞争意识淡漠而身份意识强烈,人人都在等级壁垒中混日子的文化氛围。

缺乏自由个性的民众







...
显示全文
作者在文中提到,国家治理有两条主要线索,一是中央权威与地方权力间关系,二是国家与民众间关系。在长期的中国大历史中,前者占据了主要位置,后者只是时隐时现的副线。

官僚体制是中国国家治理的一把双刃剑。在这个过程中,以下两个危险尤为突出:其一,在法理权威基础缺失的情况下,国家权力官僚化,与历史渊源深远的官僚体制上下联手融为一体,走向官僚专制的支配形式,而不是建立在(韦伯意义上)法理权威之上的官僚制支配形式。如此,官僚体制将窒息中国社会的内在发展动力,封闭停滞之虞难以避免。其二,官僚权力的膨胀与组织失败诱发卡理斯玛权威重登历史舞台,重回历史之旧辙。这两种趋向在中国当今社会均有丰富的土壤。

中国传统以来一直是一个家国一体的共同体社会:国是家的扩展,忠是孝的延续,君是父的放大。君权-族权-父权的同态结构使全国成了一个庞大的宗法公社。

天朝社会最突出的问题不是贫富差距,而是权力差距,即有权者与无权者的冲突。无权者难以进行积累,有权者积累过于容易,这就使得整个社会弥漫着一种积累欲贫乏而消费欲高涨,竞争意识淡漠而身份意识强烈,人人都在等级壁垒中混日子的文化氛围。

缺乏自由个性的民众具有“奴隶”与“奴才”的两重性。他们常常对具体的主人表示憎恶,但对制度本身却存在幻想。他们反对坏皇帝、坏官吏与坏主人,而拥护好皇帝、好官吏与好主人。

依法治国是多年来我国建设的一个主题,但是实际进展步履维艰。原因在于缺乏权力制衡的基础:法律制度的核心是一个稳定、刚性的制约机制,即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用同一标准尺度来衡量裁决问题。法理国家的基础是依法治国(rule of law),而不是以法治国(rule by law)。

民主的本质在于人的自由个性觉醒。社会化商品经济取代传统自然经济、自由人所有制取代家国共同体、独立人格取代依附人格、理性与科学取代蒙昧与迷信,政治民主取代国家专制,总而言之,是人的自由个性取代人的依附性的革命。

正如作者在11章开头引用查尔斯蒂利所说:一个新时代开始,不是一个新的精英执掌权力之时,也不是一个新的宪章出现之际,而是普通民众以新的方式争取自己利益的时候。公民自由意识的觉醒意味着新时代的开始。
2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中国国家治理的制度逻辑的更多书评

推荐中国国家治理的制度逻辑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