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不出结尾的书评

山茶高原蓝
2018-02-14 看过
关于译者:
目前我仍不确定我读到的瑟尔伯当中有多少王勤伯。之所以要特别提到译者,大概是这就是我有阅读这本书的愿望的主要原因。初次读到王的文章是在《体坛周报》,但一扫而过,并没有特别印象。后来又在《足球周刊》的专栏上读到,这次觉得颇有趣味,又顺带“学习”了他的随笔集。我不懂匈牙利语(兴许以后会懂?),更没读过原著,但我认为这本书的翻译十分出色。于我而言,能让我畅快读完而不觉艰涩的翻译就很好。这大概不算个很高的标准,但客观地讲,也不是那么容易达到,特别是推广到所有非受迫性阅读的读者的时候。
关于阅读体验:
我很难克制自己的代入欲望。这当然不够合理,因为米哈伊36岁,性别男,是匈牙利人。而我,生在中国,距高考还有114天。你,当然也逃不掉这个114天,我猜你现在应当在睡觉,早上兴许写了几套理科试卷,又或者现在在看单板滑雪U型池……差不多就是如此。你并不与艾娃或是爱尔琦相似,不仅是在性别上。事实上我觉得定义这两个角色有一定难度,那你或许还是更像这个爱尔琦,毕竟她给我留下的印象更少。
只不过有一点是相似的,我应当已经失去了你,不是在蜜月旅行时失去另一半,这还太早太早;只是失去了一个朋友,尽管真正



...
显示全文
关于译者:
目前我仍不确定我读到的瑟尔伯当中有多少王勤伯。之所以要特别提到译者,大概是这就是我有阅读这本书的愿望的主要原因。初次读到王的文章是在《体坛周报》,但一扫而过,并没有特别印象。后来又在《足球周刊》的专栏上读到,这次觉得颇有趣味,又顺带“学习”了他的随笔集。我不懂匈牙利语(兴许以后会懂?),更没读过原著,但我认为这本书的翻译十分出色。于我而言,能让我畅快读完而不觉艰涩的翻译就很好。这大概不算个很高的标准,但客观地讲,也不是那么容易达到,特别是推广到所有非受迫性阅读的读者的时候。
关于阅读体验:
我很难克制自己的代入欲望。这当然不够合理,因为米哈伊36岁,性别男,是匈牙利人。而我,生在中国,距高考还有114天。你,当然也逃不掉这个114天,我猜你现在应当在睡觉,早上兴许写了几套理科试卷,又或者现在在看单板滑雪U型池……差不多就是如此。你并不与艾娃或是爱尔琦相似,不仅是在性别上。事实上我觉得定义这两个角色有一定难度,那你或许还是更像这个爱尔琦,毕竟她给我留下的印象更少。
只不过有一点是相似的,我应当已经失去了你,不是在蜜月旅行时失去另一半,这还太早太早;只是失去了一个朋友,尽管真正称得上友谊的时间顶多半年。
上述内容是我昨天写的。今天距高考就只有113天了。
问题不是始于威尼斯,而是始于抒情诗。
问题的终点不是罗马,而是不知道姓甚名谁的心理医师处。
你当然可以说,你的一切都是出于无奈。你病了,我也是。现在你被治好了,可我只是佯装接受治疗。
至于角色扮演,这点也许不是完全不像。你应当还记得戏剧节,记得你眼前的一片模糊,一片模糊之中还感受到我的眼神。
至于意大利,将永远是一个遥远的梦境。
3 有用
5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月光下的旅人的更多书评

推荐月光下的旅人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