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好的是,我们各自独立却又紧紧相连

娃娃头像卓别林
2018-02-14 21:39:55


前段时间出现了百年一遇的蓝血月,本来还想着能见度高的话说不定能看到罕见奇观,结果当天莫名陷入了四十度的高烧,大概是因为仙女更容易受到强大月棱镜威力的影响吧。
“头脑发热”后的第一个周天下午,为不辜负午后的阳光,决心看本书恢复一下烧木了的脑细胞。

《解忧杂货店》是一本我想看了无数遍,却一拖再拖的书,这次终于鼓足勇气拿出它,从暖融融的午后,一直看到屋内最后一丝来自窗外的自然光线消失,还剩三页没有看,昏暗的客厅,几乎已经看不清细密的铅字。
电灯开关距我只有几步之遥,但我无法将它打开,与懒惰无关,而是,那一刻的我,也在书中那间废弃的杂货店,在那个拥有“连接过去与现在”神秘力量的夜晚…我被困于书中的世界,直至读完最后一行字,才重重呼了一口气回到了现实。
如同一条久旱之后汲取了水分的鱼,我怀抱着书,仰头靠在沙发上,环视着浸满夜色的房间,内心温暖且安定。

       








...
显示全文


前段时间出现了百年一遇的蓝血月,本来还想着能见度高的话说不定能看到罕见奇观,结果当天莫名陷入了四十度的高烧,大概是因为仙女更容易受到强大月棱镜威力的影响吧。
“头脑发热”后的第一个周天下午,为不辜负午后的阳光,决心看本书恢复一下烧木了的脑细胞。

《解忧杂货店》是一本我想看了无数遍,却一拖再拖的书,这次终于鼓足勇气拿出它,从暖融融的午后,一直看到屋内最后一丝来自窗外的自然光线消失,还剩三页没有看,昏暗的客厅,几乎已经看不清细密的铅字。
电灯开关距我只有几步之遥,但我无法将它打开,与懒惰无关,而是,那一刻的我,也在书中那间废弃的杂货店,在那个拥有“连接过去与现在”神秘力量的夜晚…我被困于书中的世界,直至读完最后一行字,才重重呼了一口气回到了现实。
如同一条久旱之后汲取了水分的鱼,我怀抱着书,仰头靠在沙发上,环视着浸满夜色的房间,内心温暖且安定。

                                                                    一.牛奶箱里有什么
浪矢杂货店是这样一个地方,这里不仅销售杂货,还提供烦恼咨询。无论你挣扎犹豫,还是绝望痛苦,写信投进卷帘门上的信箱里,回信就会放在店后的牛奶箱中。
然而随着浪矢老爷爷的离世,这牛奶箱空荡荡了整整三十三年。
俗语说“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那么三个小偷聚在一起能做什么呢?
你和谁共同出现在哪里,这件事绝非偶然,你相信么?
为躲避警察,藏匿在废弃的“浪矢杂货店”中,却在四下无人的深夜收到一封仿佛是凭空生长出的烦恼咨询信,你会视而不见还是用心解答?
你想象过么,其实每个人都是一根稻草,你的一个小小的念头,一个小小的举动,会成为某个人的“救命稻草”,或是成为“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同学录这种东西,其实从我上高中时就并不怎么受宠了,但我还是固执地保留了这个“离别传统项目”,唯一改进的只是将原本一板一眼的同学录,换成了一个厚厚的漂亮笔记本,希望朝夕相处的朋友们能在上面写一些只言片语,作为漫长未来里的一点点念想。不曾想,等本子再传回我的手中时,已是写的满满一本,一页一页看完,惊讶又感动。
惊讶的是,我知道里面写的事都是真实发生的,但事实上我几乎不怎么记得,感动的是,这些琐碎的事情他们都一直记得。原来,我是A生病请假时唯一问候她的人;原来,高二会考时,因为我晚上的提醒短信B才带全了学习用品;原来,C本来是个不喜欢和人过于亲近的人,因为我惯例的“腻歪”觉得与人变得亲近或许也是件感觉不错的事情;原来,我在下雪的冬天分给D一只手套;原来,E难过的时候,在一旁递纸巾的我,哭得比她还伤心;原来,F军训的时候睡不着觉,当时彼此还不认识的我半梦半醒间对她说闭上眼睛慢慢就睡着了;原来,日本大地震后因为同学们说日本活该,我站出来反驳他们,气到哭了,这件事被G看到,他说,第一次相信世上真有我这样的人,也开始相信美好事物的存在;原来,我曾经在那么多人需要的时候,恰到好处的出现… …
                                                                  二、被音乐救赎的人
松冈克郎希望成为创作型的职业歌手,中途从东京某大学经济学院退学,却因为没有过人的音乐才华在东京混了三年日子,处处碰壁,一事无成。因为奶奶病逝,父亲体弱,无法继续经营祖传的名叫“鱼松”的鱼店,而面临抉择。
“追求梦想”与“接受现实”之间,你更倾向于哪一个?
如果梦想看起来过于遥不可及遭到周遭人一致反对呢?
如果现实唾手可得,看起来旱涝保收,未来无忧呢?
如果这世上除你以外只有一个人欣赏你的才华,你会为此赴汤蹈火在所不惜吗?
你相信么,你对音乐的执着追求,绝不是白白付出。将会有人因为你的歌而得到救赎。你创作的音乐也必将流传下去?
工作之后曾有一段时间,很消沉,觉得工作生活被我处理的一团乱,更让我沮丧的是,我发觉这种状况跟工作和生活本身并无关系,而是跟我的笨拙有关。很难区分是处在抑郁的边缘,还是根本就已经深陷抑郁的泥沼,这种像黏热沥青一般的心情,浇注了我的心将近三个月的时光。后来,偶然的机会,我翻到自己曾经写的随笔和一些情绪,竟奇迹般地被过去的自己治愈。
“已经是大学的最后一年,离步入社会只是分分钟的事情。现在的就业状况,并没有什么太大改善,我依旧是“面试跪”,依旧前途钱途两茫茫,我想在我的专业和我的个性中,一定是有一个出了什么问题吧。嗯,应该是后者。说起来,当初动过考研的心思,多少也有些对现实的逃避吧。那些不想面对的东西,即使也知道自己逃不掉,但就是不想现在就面对,只好能拖一天是一天。没有什么很拿手的事情,或者说,干脆就没有拿手的事情。虽然也没有什么事做得特别糟糕,但是,不够优秀,本身就是一种糟糕吧。‘总有一天,要让质疑我的人都得到否定的答案’内心深处一直有这样一个声音叫嚣着。”
不管不顾坚持着做一件事的话,未来的某一天,总会因为那件事得到救赎,被救赎的人,如果不是别人,那就是你自己。
写作对我来说,正是这样一件事了。
                                                                    三、等待的尽头是谁
浪矢贵之回到父亲在老家经营的浪矢杂货店,劝父亲将杂货店结业和自己一同生活,但浪矢爷爷却迟迟放不下这些有烦恼求助的人,后来有一天,他突然说:“是时候了”,然后答应关店与儿子贵之同住并请儿子在自己逝世三十三周年的凌晨发布消息:浪矢杂货店会复活。
为什么杂货店的店主要回答别人的烦恼咨询呢,你觉得是怪事吗?
如果有人问你,他希望不用学习、不用作弊骗人,考试也能拿到一百分,该怎么做。你要如何回答?
如果他问我很盼望圣诞老人来,可家里没有烟囱,该怎么办呢?
如果你收到的烦恼咨询信是一张白纸呢?
从始至终,浪矢爷爷都是怀抱着一颗温暖、关切的心情,认真地字字斟酌地回复着每一封来信,他觉得,即使是玩笑或是恶作剧,里面也难免包含着真实的心意,所以一旦收到烦恼咨询信,就不能草率的对待这些信。他不确定自己的回复究竟在这些写信的人的人生中起着怎样的作用,可他还是真心以待了。
他说:人的心声是绝对不能无视的,即使是恶作剧或是骚扰的人,也一定会来拿回信,他们想要知道,浪矢爷爷会如何回复自己。写这些信给浪矢杂货店的人,本质上和普通咨询者是一样的。他们都是内心破了个洞,重要的东西正从那个破洞逐渐消失。
事实证明他是对的,那个写了三十封骚扰信的人,投来了一张纸条,写着:对不起,谢谢你。
永远不要认为别人的烦恼困惑不值一提,你从未涉足对方的过去,自然也不会知道他背负着怎样的现在。
神秘的力量扭曲了时间,连接了三十三年后与浪矢杂货店现在的时空,浪矢爷爷收到了来自未来的回信,写信人纷纷感谢着爷爷当年的回复。爷爷却说真正帮助了大家的人是他们自己,给出了再好的建议,但是本人不努力生活的话,也是无法改善现状的。
你努力的样子真的很美也很帅气,倘若未来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感谢鼓励过帮助过你的人,也谢谢这么好的自己。做了所有力所能及的事情之后,在等待的尽头会遇见更好的自己。
                                                                     四、披头士有没有“死”
和久浩介从意外死亡的堂兄的遗物中接手了披头士的唱片,自此成为了披头士的歌迷。浩介家境殷实,然而父亲公司负债,家里决定潜逃和披头士解散的消息先后刺激了他,在潜逃的路上,他离开了父母,化名“藤川博”,辗转来到了孤儿院丸光园,后来成为了木雕匠人,原本打算告诉浪矢爷爷他没有听从建议也过的很好,却在得知父母选择自杀并“带他一起死了”后,将信改成了感谢信。
保罗•列侬究竟有没有“死”?
和久浩介究竟有没有“死”?
披头士乐队究竟有没有“死”?
人类说到底是感情动物,会被一时心情冲昏头脑,做当时自己认为“最正确”的事情,屏蔽一切“不正确”的事,阻挡所有的善意,对所有的话充耳不闻,抱着怀疑态度。
故事中,浩介最后明白了父母还是爱自己的,即使是在走投无路的潜逃路上,决定双双自杀的时刻,也不忘为已经逃离、不知所踪的他留下一条后路,父亲自杀前写了一封遗书说明一家三口均已自杀,并尸沉大海,这样警方无从考证,只能默认遗书上的内容,从此浩介就得以安静地开始新的人生,不会再为父母的负债所累。
从酒吧老板娘口中得知父母下落后,在披头士酒吧里浩介又看到了披头士乐队解散前最后一场演出的视频,曾经他在得知父母要负债潜逃的时候,去电影院看过一次,那次他看到的是乐队的支解和成员的疏离,而现在他看到每个成员都在奋力地用尽全力地演奏,乐在其中。
去年微博上有一条转发量上万的广告,看哭了无数人,广告里写:
每个人都自顾不暇,没有人会在乎你的感受;
每个人都小心翼翼地活着,没有人会在乎你的境遇;
行色匆匆的人群里,你一点都不特别也不会有优待;
你的苦楚不过是别人眼里的笑话;
人心冷漠的世界里,每个人都无处可逃。
这个世界,不会好了吗?
这个世界没有想象中那么好,但也没有那么糟。
这个世界,总有人偷偷爱着你。
现实世界到底不是小说也不是广告,不会将每个人物的用意都交代清楚,不会每次都真相大白,但你应该相信善意的存在。
你愿意认真生活下去的话,有一天你也会发现原来那么多人都在用自己的方式,偷偷爱着你。
                                                               五、每人都有一封信
浪矢爷爷收到的那封空白的信,是小偷三人组中的敦也为了测试信箱,随意投入的一张白纸。最后一次,当他们打开牛奶箱的时候,收到了来自过去的信,浪矢爷爷亲笔回复的信。
爷爷告知他们自己应该不会再回答烦恼咨询了,也感谢他在最后问了一个有价值的难题,爷爷说:正因为大家迷了路而地图却是白纸,才可以随心所欲地描绘地图。一切全在你自己。对你来说,一切都是自由的,在你面前是无限的可能。这可是很棒的事啊。
事实又一次证明浪矢爷爷是对的,天亮的时候,伴随着新一天的正式开始,神秘力量消失了,浪矢杂货店过去与现在的连接也断开了,小偷三人组收到了最后一封来信,一封真正写给他们的感谢信,来信的人叫武藤晴美,小偷三人组误会晴美会对丸光园孤儿院不利,所以决定今夜闯入其家中行窃泄愤,却撞上回家放行李准备寄感谢信的晴美,遂将其绑住并逃跑,阴差阳错在9月13日凌晨浪矢杂货店咨询窗口复活时段进入杂货店中,又阴差阳错的收到了晴美三十二年前的咨询信,拯救了迷途的晴美。
知晓一切原委的三人,在一次次回信中,内心深处久违的善良和温柔被唤醒,他们决心投案自首,开始新的人生。

初中的时候在《读者》上读过一篇文章,是说一个小男孩的故事,他总是竭尽全力帮助别人,有人好奇问他为什么这样做,他说,他没有见过他的妈妈,他很想她,他一直帮助别人,别人也会再去帮助其他的人,总有一天,在他的妈妈需要帮助的时候,也会得到帮助。
也是在那个时候,我知道了六度分离理论(Six Degrees of Separation),这个理论是说:“你和任何一个陌生人之间所间隔的人不会超过五个,最多通过五个人你就能够认识任何一个陌生人。”根据这个理论,你和世界上的任何一个人之间只隔着五个人,不管对方在哪个国家,属哪类人种,是哪种肤色。

无论你是处在怎样的境遇,无论你是以怎样的心境,在读完《解忧杂货店》最后一个标点符号的时候,会升起这样的感慨:
虽然有时离散,有时相依,还好的是,我们各自独立却又紧紧相连。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解忧杂货店的更多书评

推荐解忧杂货店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