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般般吧

发霉橙
2018-02-14 14:12:47

感觉《许三观卖血记》在小说的框架内画了简笔画一样的黑白讽刺漫画,又或者是像意大利哪个报纸评价的“悲喜剧”,像简笔漫画是因为人物的简化,他们是从一个凸透镜里走到读者面前来的,中心行为和生活被放大和突出到失去比例的程度。于是自然地就获得了一种滑稽感,因为一群被凸透镜放大的人物动作起来总是有呆蠢可笑之感的。而神奇的是,有几处人物的对话总让我想到古龙,虽然已经很多年没看过古龙了,但古龙式的对话给人留下的印象实在难以轻易磨灭。这种对话鲜明的特征就是脱离日常性,以一种新颖的逻辑把怪事变得合理。而说话人给人的感觉一下也就脱离了庸俗者的行列,即使不是哲人也有了特立独行的做派。书中典型的一段就好像卖红薯的王二胡子和一乐的那段对话。另外出现得最多的语言风格就是排比式的夸张语句,好像舞台上人物的念白,和日常性更是相去甚远,比如说许玉兰在产房骂许三观,在台阶上哭诉,还有和别人对骂的时候。在粗俗的用词后面是对称且整齐的句式。这也是成功放大人物的一种办法。在余华使用了这样一种伪日常语言之后,他实际上已经把复杂的底层现实生活简化得条缕分明了,在他的简化后,他为人物留下的周旋余地就是卖血,在人物的生活其他方面处于

...
显示全文

感觉《许三观卖血记》在小说的框架内画了简笔画一样的黑白讽刺漫画,又或者是像意大利哪个报纸评价的“悲喜剧”,像简笔漫画是因为人物的简化,他们是从一个凸透镜里走到读者面前来的,中心行为和生活被放大和突出到失去比例的程度。于是自然地就获得了一种滑稽感,因为一群被凸透镜放大的人物动作起来总是有呆蠢可笑之感的。而神奇的是,有几处人物的对话总让我想到古龙,虽然已经很多年没看过古龙了,但古龙式的对话给人留下的印象实在难以轻易磨灭。这种对话鲜明的特征就是脱离日常性,以一种新颖的逻辑把怪事变得合理。而说话人给人的感觉一下也就脱离了庸俗者的行列,即使不是哲人也有了特立独行的做派。书中典型的一段就好像卖红薯的王二胡子和一乐的那段对话。另外出现得最多的语言风格就是排比式的夸张语句,好像舞台上人物的念白,和日常性更是相去甚远,比如说许玉兰在产房骂许三观,在台阶上哭诉,还有和别人对骂的时候。在粗俗的用词后面是对称且整齐的句式。这也是成功放大人物的一种办法。在余华使用了这样一种伪日常语言之后,他实际上已经把复杂的底层现实生活简化得条缕分明了,在他的简化后,他为人物留下的周旋余地就是卖血,在人物的生活其他方面处于被作者蒙上的状态里时,我们只能看到以不断地卖血来解决困境的许三观。我读起来是觉得,余华为人赞叹的幽默和他的举重若轻实际上是他自己小心规避的结果。这本小说也就是随便看看的那种吧,说是长篇,可是并没有长篇的厚重感,何况还是这么个题材呢。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许三观卖血记的更多书评

推荐许三观卖血记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