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流感 大流感 9.0分

百年前的大流感

秦慕周
2018-02-14 看过
-----------分割线----------
本书系复旦大学钟扬教授等翻译,金力副校长校对 —— 全书不仅翻译严谨,译笔也极其流畅,远在大多数中国学者所写的历史著作之上,大概比前几天看的陆扬的《清流文化与唐帝国》文笔好出了两百倍吧……反正我现在是不相信所谓“文科生会写文章”这种绝对判断了
-----------分割线----------

当流行疾病真的来临时,他们用自己的生命抵挡病魔前进的脚步,运用自己所有的知识来击败他。但无法击退病魔时,他们投入了构建和完善知识体系的工作中去以期能够最终战胜病魔。最终从流感爆发中获取的科学知识与未来的医学。
——《大流感:最致命瘟疫的史诗》

近日,关于流感话题横行。其实这是个比较敏感的年份,一百年前的1918年,人类历史上最惨痛的一次流行病——西班牙大流感爆发,数千万人过世,流行范围扩散全球。
 
1918年九月中旬,死亡前所未有地降临在美国。费城的医疗研究人员刘易斯面前,院子摆满了一排又一排的病人,很多人浑身是血,死状可怕,但这并非外伤所致,它们大部分是鼻血。他认为这是一种流行性感冒,尽管他与以前所吃的所有流感都不一样。

刘易斯是正确的。这种流感病毒即将席卷全球,其致命的威力早在费城等地显现。到1920年销声匿迹之前,在这场全球大流感中丧生的人比人类历史上在其他所有疾病爆发的人死去的都要多。

对流感死亡人数保守估计是两千一百万,而当时全球人口总数还不及今天的三分之一。现在的流行病学家估计在全球大约五千万人在大流感中丧生这个数字甚至可能高达一亿。普通流感的受害者是老人和儿童,而这次流感中近一半的死者是正值人生巅峰的二三十岁的年轻人。

“西班牙女郎”大流感

流感引发死亡的方式有两种:或者是强烈的病毒性肺炎引发快速而直接的死亡;或者是通过降低免疫力引发细菌性肺炎致死。1918年-1919年的这次流感爆发,总共分成三波:第一波影响虽广但死伤不重,第二波和第三波则死伤惨重,重创了当时还处在一战中的动荡世界。

这一流感起源于美国,但因为美军赴欧洲大陆参与一战而传播到美洲大陆之外。不管是德国,法国还是其他国家都饱受流感病毒的困扰。特别是在西班牙,因为没有对媒体进行战时管制,有关流感的报道大量出现,这样一种疾病有了他自己的名字—西班牙流感。

流感病毒传播越来越广,全球都能够看到流感的病例。虽然影响范围很大,但影响程度却较为轻微,很多人只是几日之后便得到恢复,有士兵称之为“三日热”。1918年7月13日出版的柳叶刀认为,这种流行疾病实质上不是流感,虽然症状与流感相似,但十分轻微,持续时间短,没有病并发症或复发。

春季来临的那波死亡率并不高,但第二波却是致命的。一种被称为“传代”的理论对这一现象做出了解释——等病毒开始进入人体后第一代的病毒可能不具备很高的毒性。但随这他对人体环境的适应。第二代病毒毒性可能增强(当然也可能减弱)。

当年九月,疫情在美国流传开来,德文斯一千五百四十名士兵在一天之内患上了流感。9月22日,军营的百分之十九点六的人都上了患者名单,其中百分之七十五的人入院。一名医生在给同事的信中写道,

这些人刚开始的表现似乎是普通感冒,但入院后病情迅速恶化。入院两个小时后他们的颧骨上开始出现褐红色的斑点。几个小时后病人出现发绀的症状,症状从他们的耳朵一直扩散到面部以至于都分不清到底是白人还是黑人。这只是死亡前几个小时内的变化,也许眼睛一个两个或者二十个人死去,你还可以接受,但你现在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些可怜的家伙,临死前悲惨万分平均每天有一百人死去,在几乎所有病例中肺炎都意味着死亡……那里为运送尸体开设的专列,有一阵子棺材供不应求,尸体像小山一般堆在一起……那场景比法国战场上的尸横遍野还要触目惊心,一个加长的营房被腾出来做停尸房,穿戴整齐的士兵尸体放置两旁,任何见到此情此景的人都会惊恐不已,小心翼翼的走过这长长的排列

一个宾夕法尼亚大学的学生回忆。整个费城笼罩着恐惧,如此一般冷寂。他住在医院二十公里外的山上。回家的道路异常寂静,在冷清的路上,他开始数经过的车辆,有天夜里他一辆车也没有遇上。他想,这个城市的生命几乎已经停滞了。


死亡的恐惧蔓延全球


几个月内流感病毒横扫全世界,中国南非,墨西哥,塞内加尔,巴西,阿根廷,日本,俄罗斯都被这样一种疾病所困扰。而最为凄惨的一幕发生在南亚。流感流行期间,印度的土地上只剩下的死亡据称,光是印度次大陆就至少有两千万人在此次流感中死去。

“如果这场流行病继续以这种加速度蔓延,那么在短短的几个星期内文明将轻易在地球上湮灭。”一个美国军医如此写道。

随着病毒传染效率达到巅峰,另外两种自然作用参与到病毒的发展当中来,一种是人类免疫力的增强;另外一种则是病毒内部感染能力的下降。随着时间的发展,这次流感的“杀伤力”逐步下降。

流感不仅能摧残人的身体还能消灭人的精神,资料显示,许多人在流感痊愈后精神上都出现了问题。作者认为,这次流感可能造成的另一个重要影响是:由于美国总统威尔逊在巴黎和会期间患上这严重的疾病,这极大地影响了他的精神状态。在这种不好的精神状态下他同意了,克里孟梭对于德国战后的处置条款。而在患病前,他曾激烈反对。

历史上曾有过流感周期性的大爆发,通常一个世纪中会发生几次。一种新型的流感病毒出现时,流感会大范围爆发,流感病毒的本性使其不可避免地产生新类型。在1688年光荣革命时期流感袭击了英格兰爱尔兰和弗吉尼亚地区;五年后流感再一次席卷欧洲。1699年1月马萨诸塞州几乎所有家庭都感染上了流感,十八世纪至少有三次,甚至六次这样的大型流行疾病袭击欧洲,而十九世纪至少有四次。1847年和1848年的伦敦死于流感的人数比1832年的霍乱还有多。二十世纪的爆发了三次大流感。

那个年代,流感大流行一般会感染地区人数的百分之十五到四十。


政治、疾病与现代医学

这一灾难本来有可能避免。

时值一战,威尔逊总统下达了对全国上下的统一动员战争令,这直接导致数以百万计的。青壮年被投入军营在密集的营房里来自各个地方的青年人相互交换着彼此的细菌。这也意味着大范围流行疾病的产生变得可能,并且确实发生了。

战争优先的动员令是的军队的工作人员似乎忽视了对于流行疾病的防控,他们认为打造一支部队才是最重要的,而非关注部队中的疾病。军队的医学部主任向参议员报告说,“我从未得到过他们的信任,从来没有。”

 1918年9月,虽然流感已经在费城开始流行。但由于政府需要依靠发行公债来维持战争,兜售公债的游行集会并没有被取消。虽然卫生人员已经再三劝阻,但限于政府管制,没有媒体敢向公众说明集会的危险。再三劝阻无效后,市长又召开了集会。而三天之后市长无奈地宣布费城已经爆发了一次严重的流感病毒。全城三十一家医院的病床全部爆满,开始有患者死亡。10月1日是游行后的第三天,仅这一天死于流感的人数就超过了一百共一百一十七人死亡。后来,每日死于流感的人数就超过了费城平均每周其他所有原因死亡人数之和。

流感本身就已足以令人恐慌,而流言则让人心生恐惧乃至崩溃。不论是政府官员的发言,抑或是新闻媒体的报道多少人们不知道这场疾病究竟真实的情况如何。他们独到的东西和周围人的死去并不符合,这让他们感到畏惧,无所适从。在事实之外留言也开始滋生。人们为了推卸责任,宁愿相信这一场恐怖的病毒是来自德国的细菌战。一名销售员因被怀疑是德国的间谍而遭到残忍的杀害。

这次瘟疫对于彼时方兴未艾的美国医疗体系来说无疑是一次巨大的挑战。1910年,《弗莱克斯纳报告》发布,报告显示,当时的美国医学院一百五十家中,一百二十家应该关门大吉。这一报告揭露的丑闻轰动一时,各种报纸头条争相报道。报告发布后四年,各州开始严格规范医学院毕业生的资质,大量的医学院被关闭。1904年到1920年医学学生的人数从两万八千人降到了一万四千人。而到了1930年,尽管国家人口仍旧上升,医学院的人数依旧比1904年少25%。顺便提一句,医学会改革的领导者认为所有重整这个国家医疗教育荣誉都应该归功于美国医学会。但事实显然不是这样。美国医学会曾经避免将其公之于众,但最终是丑闻才最终迫使政府改变。

数量下降的背后是质量的上升,大量接受过物理化学训练的学生进入医学院。(在此之前,进入医学院是不需要学习这些的)现代科学的训练让他们具有严谨的科研能力,治疗疾病不再是仅仅依靠直觉和经验判断,实验和可复制的研究成为诊断的一句。当大流感来临之际,也正是这些从医学院的走出的医生们在尽力挽留着自然面前一个个人类弱小脆弱的生命。

大量高标准的医学院催生了一代青年医学研究者,他们其中有很多取得了巨大的成就。那个时代生命科学的发展水平限制了他们在控制大流感方面的尝试——但这不影响他们的在抗击流感方面的努力,大量医务工作者牺牲在抗击流感的岗位上。

面对疾病的无力感驱使着这些人思考和继续自己的研究。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创始人韦尔奇曾召集过一个处理肺炎的委员会,每一个被他选中的人都参与到这次与流感的战争中,他们最后无一例外地成为了美国科学院院士。

如果说战争是科技的发动机,那么抗击流感的战争也催生了大量医学的成就——系统的公共卫生调查、关于细菌和病毒更深入的认识,都成为这次流感的留给人类的瑰宝。他这次流感留在人体内的免疫力一起,将随着人类文明代代相传。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大流感的更多书评

推荐大流感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