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社会民主主义:新自由主义的反面,以及社会民主主义的复兴

Javen
2018-02-14 看过

吉登斯讲社会民主主义(social democracy)的复兴,是因为古典社会民主主义在西方,尤其是欧洲,早就存在,而且其存在和社会主义息息相关。用吉登斯的话讲:“西方社会主义的主要形态是社会民主主义,一种温和的、议会制的社会主义,其基础是得到强化的福利国家”(p.4)。这一论述已经涉及诸多关键词和众多历史脉络。

诚如吉登斯所言,左翼和右翼都对福利国家在英国在内的很多国家的创立有贡献,尽管战后社会主义者将这样的名头架在了自己的头上。事实上,有一种论述是,正是因为社会主义运动促使了英国自由党的衰落和共党的崛起,进而影响了自由党对古典自由主义的修正。然而对于自由主义者而言,这种福利国家的倾向是和自己的理论脉络一以贯之的(如参: FREEDEN, M. 1978. The new liberalism : an ideology of social reform, Oxford [Eng.] : Clarendon Press, 1978)。

在英国,福利国家的创立和20世纪初工党的崛起常常联系在一起,但是,福利国家的设想以其讨论,也存在于保守派反思古典自由主义弊端(尤其是导致贫富差距这一方面)时的一种尝试。

就社会主义这一点而言,吉登斯十分果断地结论:“现在社会主义——至少,作为一种经济管理体制的社会主义——已经淡出了历史舞台”(p.3)。因此,社会民主主义和社会主义的关系,仅仅是社会主义幽灵(一个幽灵,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游荡)的存在,即理念上左翼倡导的以平等为核心概念的社会、经济、生态平衡发展的价值取向。

比起以平等作为核心概念的古典社会民主主义,自然有认为不平等才是人类常态的,也就是新自由主义的观念。吉登斯是布莱尔首相的智囊,所以其观念也是针对着此前撒切尔夫人(以及美国的里根)代表的新自由主义。两者的不同不仅在经济和分配方面,还存在于国际关系方面,比如古典社会民主主义的国际主义情怀,而新自由主义则主张现实主义理论即围绕权力斗争的国际关系。但是二者也有相同之处,就是吉登斯所言的“线性式的现代化道路”,即只顾闷头发展,不顾后果,由此生出了很多弊端,比如环境问题——因此,他倡导“反思式的现代性”以改变这种发展恶习——也是由此,他提出在古典社会民主主义之上的社会民主主义的复兴,这在后文会论及。

古典社会民主主义

新自由主义

此外,吉登斯还明确指出,英国政治光谱绝非左右两端,他参考他人的研究,指出至少有4类大项来划归英国存在的社会和政治态度,分别是:保守主义、自由论、社会主义和威权主义(英文应该是:conservatism, libertarianism, socials and authoritarianism),当然还有不可划归的。他们的区别有两个坐标划分,一个是经济自由和市场化,一个是个人自由即道德问题,比如保守主义认为经济上要自由主义而个人则要受到传统(宗教)的道德约束;社会主义认为经济上要大政府,但个人自由不应该被政府限制;同理,自由论是要完全开放市场和个人的极度自由,而威权主义是秉持政府应该介入经济、市场,还要把控个人道德问题。

之后,吉登斯进入了详细的论述,涉及了当代政治很多光谱。他尤其谈及全球化时代个人生活的转变和自然的关系。这个过程中,立场方面的左与右的界定也进入他的视野。谈及了国家与公民社会的问题,平等与自由,家庭、社会,如福利国家的种种问题,如何留给个人自由的同时予以他们照顾,这些都是福利国家要思考的问题。比如,他尤其提到,福利国家要反思右翼自由主义的批评,即认为福利国家只是为了所谓的平等而救济,而无法使穷人长远完善成长(p.117)。

最后一章是全球化。

0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第三条道路――社会民主主义的复兴的更多书评

推荐第三条道路――社会民主主义的复兴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