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学是什么

ztl
2018-02-14 10:55:26
虽然贾徳用意在于做一个哲学布道,此书所采用的文学手法却也是非常的亮眼。他把一个故事嵌套在另一个故事,并让这两个故事时空交错,角色互动,这样就构成一个制造错觉的迷宫。能做到这一点的人,通常都是非常聪慧的人物。你可以看到,他们的思维打破了直觉上惯常的局限,能够理解这一点的人会觉得有趣,觉得古灵精怪,能享受到思维的乐趣;同时还有一类人会觉得混乱、不正常。现在,很多人都声言追求“有趣”,可是不同的人对有趣的理解并不相同,不仅是兴趣差异,也是修为上的差异。
贾徳说,有一些问题是大家都感兴趣的,是每一个人都关切的,那就是哲学,比如我们是谁,为何会在这里,世界从何而来,我们该如何生活。从经验上来说,大批的人都不感兴趣。所以,贾徳如果没有弄错的话,他所说的意思只能是,人们本来可以保持好奇心,可以在成年之后继续对“最大、最重要”的哲学问题有所关注。贾徳说,儿童生来有好奇心,然而成年人“丧失了这种重要的能力”。他们忙于琐事,对周遭司空见惯。只有少数人保留了这种好奇心,成了哲学家(所以他说哲学家是那些知道自己不知道的东西很多,颇为苦恼的人)。对这个问题,圣埃克絮佩里在《小王子》中也有提及。他说:
 

...
显示全文
虽然贾徳用意在于做一个哲学布道,此书所采用的文学手法却也是非常的亮眼。他把一个故事嵌套在另一个故事,并让这两个故事时空交错,角色互动,这样就构成一个制造错觉的迷宫。能做到这一点的人,通常都是非常聪慧的人物。你可以看到,他们的思维打破了直觉上惯常的局限,能够理解这一点的人会觉得有趣,觉得古灵精怪,能享受到思维的乐趣;同时还有一类人会觉得混乱、不正常。现在,很多人都声言追求“有趣”,可是不同的人对有趣的理解并不相同,不仅是兴趣差异,也是修为上的差异。
贾徳说,有一些问题是大家都感兴趣的,是每一个人都关切的,那就是哲学,比如我们是谁,为何会在这里,世界从何而来,我们该如何生活。从经验上来说,大批的人都不感兴趣。所以,贾徳如果没有弄错的话,他所说的意思只能是,人们本来可以保持好奇心,可以在成年之后继续对“最大、最重要”的哲学问题有所关注。贾徳说,儿童生来有好奇心,然而成年人“丧失了这种重要的能力”。他们忙于琐事,对周遭司空见惯。只有少数人保留了这种好奇心,成了哲学家(所以他说哲学家是那些知道自己不知道的东西很多,颇为苦恼的人)。对这个问题,圣埃克絮佩里在《小王子》中也有提及。他说:
    我之所以不厌其烦的叙述有关这个小行星的事,还一再提到B六一二号这个数字,无非是想迎合大人们的习惯。 大人们喜欢数字。当你告诉大人们你交了一个朋友时,他们从不会向你提出一些实质性的问题。他们绝对不会问:“他的声音好不好听?他最喜欢的游戏是什么?有没有收集蝴蝶?”他们只会问:“他几岁啦?有几个兄弟姐妹?体重多少?他的父亲赚多少钱?”他们以为只有知道了这些数字才算是了解了别人。 如果你告诉大人们说:“有一次,我看到了一栋用玫瑰红砖块砌成的漂亮房子,窗户上缀满了天竺葵,鸽子在屋顶上栖息……”他们就绝对无法想象那种房子到底是什么样子。你必须对他们说:“我看到的是一栋价值十万法郎的房子。”那么,他们就会惊叹:“多漂亮的房子!” 就是这样,所以要是你告诉他们:“这个世上确实有个小王子存在着,证据就是他很可爱,他会笑,他想要一只羊。一个人要一只羊就是他存在的证明。”他们会不以为然,会耸耸肩,把你当成你一个不懂事的孩子。但是如果你跟他们说:“他来自小行星B六一二号。”他们就会深信不疑,而且不会再拿一些杂七杂八的问题来烦你。大人们就是这个样子。
贾徳的这个看法有些浪漫和乐观。这肯可能是一种自然针对人的adaptive的智能和群体生活造成的一种自然变化,包括oriented向实用和竞争niches(Jon Telling,2017)。其实类似艺术家。即使有意培养,恐怕也很少有人能够像德谟克利特那样,对发现新的自然法则的兴趣大于当波斯国王。贾徳认为哲学比日常生活中的事重要,并且认为应该重新唤起好奇心,从一种新的角度来看世界。我努力批评这种观点,是因为我自己就是贾徳这类人,贩卖自己的价值观是很危险的,就如穆勒在《论自由》中说,即使一个观点是真理,有真切的确定性,还是需要听听对立面的看法,尝试来从对立面看待问题。至于哲学是对日常现象改变看法,Sandal教授在他的公开课中开课就已经重述了这个观点。
贾徳提到“运”时他说,假如你看到一只黑猫,就认为会运气不好,这就是相信命运。贾徳此处的说法显然不是“命”,不是宿命论,而只是时运。如果是信命,那只有认命。原则上,宿命是无法解脱的。如果能够采用什么办法来破解,比如破财免灾,或者求些符咒、做些法事,还有什么稀奇古怪的把戏来改变,那就不是命,那就跟打牌拿到一手牌一样,是运,但是人们还能采用一些迷信的办法来搏一搏。通常人们所言的命运就包含了命和运,“命”的说法让人心理上有宽慰,“运”让人们能够不躺下等死。所有的算命,都是假设,人的未来或其他什么的未来,都存在一种固定的轨迹。如果是随机的,就不存在算命。同时,这个固定轨迹又能改变,那么就不是一种无法改变的“命”,而成了一种可以干涉的“运”。类比自然规律就比较清楚了。在这个事情上,存在一个primitive的版本,即各种占卜和astrology。最有意思的是Zande人的chicken and poison来的oracles,达到了一种二进制计算程序的效果(Jon Telling,2017)。一个更高级的版本是拉普拉斯的决定论。人们都觉得他的说法有误,我以为这是人的一种求单项选择题答案思维倾向的结果。假如保持多项选择的方式,容忍正确答案自身包含不确定性,拉普拉斯的说法没错。用于预测未来的方式多种多样,但是核心技术都差不多。一是以不确定性对不确定性,而是以含混性来形成多义性。前者利用的是直觉,后者利用的是拜纳姆心理效应(Jon Telling, 2017)。贾徳在提到Delphi女祭司的神谕,霍布斯也在《利维坦》中反复驳斥过这种蒙骗技巧。
贾徳说,苏格拉底相信辨别是否的能力就存在于人的理性之中。显然,沿着柏拉图一直到康德,都遵循这种Idea,纯粹理性,不仅作为世界背后的一套自然原则,甚至还给人提供了基本的伦理标准,一种至善。这是当人们看到自然中存在秩序的两种逻辑上naturally的自然反应之一(Jon Telling,2017)。柏林在《两种自由观念》力对这种理性至上提出了质疑。正如我已经提及的,柏林在这个问题上弄错了。他混淆了几个概念。
哲学中有不同种类的问题。有些问题其实是形而上学的问题,即metaphysics。怎么理解呢?就是超出日常物理学的问题。比如,世界从何而来?是否存在上帝?这些都是高精尖物理学问题,需要借助工具,无论是符号的(即数学公式)还是设备的(即现代精密仪器)。古代人希望凭借逻辑之力利用语言来解决这些非日常物理问题(Jon Telling,in press),我们可以理解他们的雄心和欣赏他们的努力,但是可以实话告诉他们,民科没有出路。还有一类问题是脑筋急转弯,比如先有鸡还是先有蛋(symbol domain的问题)。正儿八经的问题只有伦理学。如果说,这类研究的技术在于逻辑,那么正如康德在谈及纯粹理性时所说,数学已经提供了一种可靠的证据。在这个意义上,逻辑其实可靠得多,比如亚里士多德的三段论。但是当康德超出了纯形式逻辑的范畴,开始引入因果关系、运动这些概念,错误才发生了,导致他相信必然有一个存在引发第一因,虽然他没有像亚里士多德那样,认为第一因为上帝。
贾徳说,柏拉图跟他的前辈们一样,试图在变化无常中找到永恒与不变之物,于是找到了Idea。亚里士多德认为柏拉图弄反了。从这个问题上,以及古希腊先贤对于世界的组成(水,火,水、火、土、木,原子,等)这类问题上可以看到,他们其实是在搞科学研究,虽然是meta-,但还是physics。现在我们可以说,人们一方面想知道世界的构成,一方面想知道造成世界的laws and principles。这种观点在新柏拉图主义者Plotinus那里还是“太一”(the One),但是到了布鲁诺那里就已经相对明确了。人类这些观念的发展符合Kuhn的理论(Jon Telling,in press)。亚里士多德作为一个现实主义者,少了很多幻想和寻求理想,不同于许多理想主义者,他更贴近现实经验、关注有限现实,使得他的研究更有根基,不同于柏拉图和黑格尔这些人,理论大厦高可摩天,却是建立在沙滩上(罗素,1945)。有意思的是,霍布斯在《利维坦》中批评亚里士多德在《政治学》中建国立邦之道不实际。实际上亚里士多德的形式和内容说更接近霍兰德在提及复杂系统互动的方式的说法。
对于自然,人们关注真和美。对于人群,人们关注善。关于个人,人们关注幸福。对于幸福,最初人们的思考所能借助的立足点,跟笛卡尔一样,都是“思”。从思出发,可以看到,感受和肉体是和思分离的。这就分离出针对幸福的不同流派。感受力强的或理想主义者倾向于寻求永恒的沉浸,无论是在美,在真,还是在神恩之下,就如Maternus、柏拉图等人所提及的那样。弱版的就是寻求满足的快感。还有一些人走了一条相反的道路,即压抑或控制情感,要么是为了避免感情带来的烦扰,要么是出于别的企图,比如获得神的恩宠。当然,有些人是例外,如苏格拉底。他在看到美少年的酮体时,内心也有烈焰在燃烧。但是他能控制得住自己,他能依照理性而活。所以穆勒在《论自由》中赞美苏格拉底,说认识他的人,都称他为最有品德的人;而在他死去的岁月里,他的名声逐渐超过了所有在他前后的圣贤们。所以他是哲学家明星阵容里的明星,the most valuable philosopher,the star of the stars。但是这是历史上寥寥数人才能达到的境界。所以柏林表示质疑。毕竟,能够按照自己找到的真理来生活的人,不是一般人。所以柏林不相信“知识就是美德”,“知道善就能做到善”。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苏菲的世界的更多书评

推荐苏菲的世界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