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风中飘啊飘

萌主
2018-02-13 23:20:18
“我倒是又想起了十二棵橡树庄园;记得那里白石柱子林立,最宜明月斜照,月下木兰盛开。我躺在毯子上仰望星空,琢磨着自己‘打仗到底是为了什么?’的时候,心里先就想起了州权,想起了棉花,想起了黑奴。可我觉得这些都不是我所以要来打仗的理由。我还想起了在那门廊上做针线的母亲,当时我还是个小孩子呢。我仿佛又听见劳累了一天的黑奴在暮色苍茫中一路唱着歌从田里归来,准备去吃晚饭了。仿佛还听见井上的辘轳转动了几下,吊桶噗的一声,投到了清凉的井水里。顺着大路望去,越过大片棉田,老远的可以一直望到河边。正是为了这一切,我这个既不想死、又怕受苦、也不图什么荣誉、跟谁都无仇无恨的人,才到这儿来了。因为,玫兰妮啊,我上面列举的这些,不过是我拼着性命去捍卫的那个大目标的几点象征罢了,不过是我所热爱的那种生活的几点象征罢了。我其实是在为那旧的时代而战斗,在为我所恋恋不舍的那旧的生活方式而战斗,不过不管战争的结局如何,那种生活方式恐怕已是一去不复返了。我不怕蹈危履险,不怕受伤被俘,要我献出生命的话我死都不怕,我怕的是这场战争结束以后,我们就再也回不了那旧时代了。我可是属于那旧时代的。我不属于这疯狂杀人的现时代。即使竭尽全力...
显示全文
“我倒是又想起了十二棵橡树庄园;记得那里白石柱子林立,最宜明月斜照,月下木兰盛开。我躺在毯子上仰望星空,琢磨着自己‘打仗到底是为了什么?’的时候,心里先就想起了州权,想起了棉花,想起了黑奴。可我觉得这些都不是我所以要来打仗的理由。我还想起了在那门廊上做针线的母亲,当时我还是个小孩子呢。我仿佛又听见劳累了一天的黑奴在暮色苍茫中一路唱着歌从田里归来,准备去吃晚饭了。仿佛还听见井上的辘轳转动了几下,吊桶噗的一声,投到了清凉的井水里。顺着大路望去,越过大片棉田,老远的可以一直望到河边。正是为了这一切,我这个既不想死、又怕受苦、也不图什么荣誉、跟谁都无仇无恨的人,才到这儿来了。因为,玫兰妮啊,我上面列举的这些,不过是我拼着性命去捍卫的那个大目标的几点象征罢了,不过是我所热爱的那种生活的几点象征罢了。我其实是在为那旧的时代而战斗,在为我所恋恋不舍的那旧的生活方式而战斗,不过不管战争的结局如何,那种生活方式恐怕已是一去不复返了。我不怕蹈危履险,不怕受伤被俘,要我献出生命的话我死都不怕,我怕的是这场战争结束以后,我们就再也回不了那旧时代了。我可是属于那旧时代的。我不属于这疯狂杀人的现时代。即使竭尽全力怕也适应不了未来。你也一样,亲爱的,因为你我都是一样的气质。我以为十二棵橡树庄园的生活还会像多少年来一样的过,过得那样安宁,那样悠闲,长此不变。我们俩是一样的,玫兰妮,我们都喜欢安静的环境,我本来以为我们有过不完的太平岁月,可以好好看些书,听听音乐,做做美梦。万万没想到会这样,万万没有想到我们大家会落到今天这样的地步:多少年来的生活方式眼看毁于一旦,还得投身于这样血腥的仇杀!。为了州权,为了奴隶,为了棉花,为了我们向往的田园生活。我们是在用独立战争时代的老式滑膛枪抵挡北佬的新式来复枪,用不到多久,我们就要给封锁得连医药物资都偷运不进来了”
这是《飘》里面阿希礼给玫兰妮的回信,他感叹战争将打破南方的静谧生活,旧时代将一去不复返了,里面的好多话我至今都能嗫嚅。就像这本书的好多情节至今都能让我回味。
我回想起北军即将进攻亚特兰大时,南方军弃城而走的无奈,那数不清的憧憧幻影列队行过时,斯佳丽对他们说:“你们要走了吗?你们就这样把我们撇下?”军人悲哀的说:“是的,对不起,太太,北佬就要来了。”我回想起谢尔曼大军到达这座城市时,放火将整个亚特兰大城烧为灰烬的场景,他说:“战争即是地狱”。我也回想起瑞特在紧急中骑马救走斯佳丽和玫兰妮等人的时候,他们从火光冲天的狭窄街道上飞驰而过的场景。在这些情境中,也许最让我感动的还是从火海里逃出来以后,瑞特对斯佳丽说的话,他一向不是一个爱国主义者,但当他看到南方军沉重的幽灵般似的脚步声经过时,也不免触景生情,他对斯佳丽说:“我恼恨自己身上居然还残留着这么多的堂吉诃德精神。但是,我们美丽的南方现在需要每一条汉子。我们那位勇敢的布朗州长不正是这样说的吗?这是题外话。我要打仗去了。”
然而,战争最后还是失败了 ,黑奴解放,横行霸道,南方很多州都成了军管区。昔日那种养尊处优的生活已经追不回来了,“今后五十年内,整个南方会不断有女人眼睛里带着凄苦的表情回首前尘,缅怀消失的时代、死去的男人,从心底里唤醒那些徒增伤感的记忆,怀着痛苦的自豪感忍受贫困的煎熬,因为她们拥有这些记忆。然而,斯佳丽决不回首。”对于她来说,一切都过去了,这场仿佛永无止尽的战争将她的生活截成两段,很难追忆那段与忧患无缘的太平岁月了。
世道已经变了,失败意味着压迫,沦陷的区域一切都是不公平的,昔日的庄园主如今一贫如洗,解放了的黑人事务局掌握着全权,到处都是无所事事的黑人,强奸等各种犯罪因为无法提供有效的证据而无法被治罪,这个时候3k党诞生了,每到黑夜的时候,他们就骑着马持着枪去街上枪毙几个黑人作为威慑。当时活下来的南方军人和很多南方青年几乎都加入了3k党,为了保护南方的白人妇女,为了使南方重新振作起来,他们不惜自己的生命捍卫逝去的事业。
阿希礼一直是一个让我感到亲切的人,他是旧时代的精英,新时代的牺牲品,我记得斯佳丽对阿希礼说:“哦,阿希礼,我年纪大了,衰老了。”“啊,那完全是表面现象!不,斯佳丽,即使你到了六十岁,在我的眼里你还是老样子。那次野宴,你坐在橡树底下,周围团团围着一群小伙子,你的风采我将永远铭刻在心。我甚至还记得你当时穿的是什么衣服。你身上穿着一条白底绿色的碎花衣裙,肩上披着一条白色滚边的围巾。脚下是一双小巧玲珑的绿色舞鞋,配着黑色的鞋带。头戴一顶意大利大草帽,拖着两根长长的翠绿飘带。我所以记得这么清楚,是因为在监狱里的时候,有时实在挺不过去了,我就像翻阅一幅幅照片一样,回忆往事,回想着其中的细枝末节。从那以后,我们俩都走过了一条漫长的道路,是不是,斯佳丽?我们所走的道路完全出乎我们的意料,只是你疾步如飞,径直走去,而我却慢吞吞的,步履勉强。”
“哦,那悠悠的岁月,温馨、宁静的乡间黄昏!从庄园的屋宇里时高时低传来阵阵笑声!那时的生活真是金光灿烂,充满温情。想到明天的一切均在料想之中,心中有多么快慰!我怎能对你否认这一切?”
他打开了斯佳丽绝不回首的大门,使她心中涌起了一股凄凉的渴望。但不管门后的景致多么美妙,它也只能留在那儿。任何人也无法背负着令人痛苦的回忆走向未来。
他们长时间的四目相对,无语凝噎,重温着那失去的充满了阳光的青春年华,当初他们共同享有这段青春年华时是多么漫不经心啊。
最后玫兰妮的死也许意味着南方精神的最后遗产破灭了,她是南方精神的典型代表人物,坚强不屈,热爱美好的完美的女人,她是传统道德的象征。而这以后,镀金时代开启,一无所有的庄园主不得不为了生计一起走向这个堕落的时代,离婚率越来越高,道德越来越崩溃,昔日人人深情厚谊的南方也变得人情淡薄起来。
“阿希礼,你是爱她的吧,你很爱她,对吧。”“我有过许多梦想,但唯有她留存在我的记忆中,唯有她曾经呼吸生存过,唯有她不曾在现实面前破灭。”
这确实是一部政治非常不正确的小说,但立场并不重要,感情是重要的,作者将上一代的人的追忆和惋惜统统写下来,记录下来,再现了那个悲壮的时代,尽管伟大事业失败了,但因为这部作品,我们还能感受到那个时代的颤动。就像那些逝去的爱情和青春,那些细腻的描写,都会让我们感同身受。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乱世佳人(上、下)的更多书评

推荐乱世佳人(上、下)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