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的消失

2018-02-13 22:09:31

死亡是人类不得不面对的。“死亡让一切失去了意义,吞噬了语言,让人再也回不去从前的生活。”面对亲人去世,有的人反抗,有的人埋头工作,有的人放逐自己,远离原有的生活和亲友,跟动物生活在一起。“即使我们中最幸运的人在生命中也至少会遭遇一次谋杀,那就是我们自身的死亡。”这是无可厚非的事实。

扬·马特尔说,“事实本身善恶难辨,要看我们怎么解读。对待死亡,我们必须破解它,赋予它意义,把它放进人生的历程当中,无论这一切有多难。”只有像第二个故事里的玛丽亚那样拥抱死亡,接受它是我们最终的归属,才能获得安详和宁静。只有像彼得一样活在当下,过好每一天有人生意义的瞬间,才能充实平和。

耶稣因为被钉上十字架而为世人所知,黑猩猩也是在第一个故事结尾的十字架上才初次展它的形象。耶稣的故事让人看到自身的罪恶。“我们的目光对远方的恶魔很敏锐,但是距离越近,道德的近视就越严重。边界变得模糊,焦点难以辨认。”特别是对我们自己。我们作为无知盲目的民众,被官员欺骗,受长老煽动,成为不公不义的凶手杀死了耶稣。而且“惯于文过饰非,将罪过转嫁给他人。”甚至很快忘记自己的罪恶,还将耶稣复活,把这解说成上帝对人类罪过的宽恕。

宗教就是信仰了吗?不,乌利塞斯神父在受压迫的黑奴眼中,看到了万物平等。像伊比利亚犀牛一样,这是人类祖先原先也相信的,还是现在却几近灭亡了。

人类并不比动物高级。农耕时代的人类和动物是互相依赖而平等的,“这种依赖性创造了某种平等,两者之间有个支点,必须保持平衡。”工业革命之后,社会形态的改变注定打破这种平衡。

工业革命的成果在街上横冲直撞,带给人们的不止是惊恐和愤怒,还消亡了原始的物种。人类必然是要发展的,“理性是现实的,它的回报立竿见影,它的作用显而易见。然而理性也是盲目的,就其自身而言,理性无法为我们指引方向,尤其是在逆境当中。”在人类极速发展的时代,如何坚守信仰,在理性和信仰间求得平衡共存。第三个故事就是答案。前议员彼得在与黑猩猩共同生中,领悟到尊重生命和活在当下。抛弃贪秒,拥有越少就越自由。

落后的葡萄牙高山区是书里信仰和生命的最终归宿。但现代人不需要信仰。扬·马特尔悲观地预测,过不了多久,信仰会像死后又重生的黑猩猩朝着伊比利亚犀牛消失的方向跑去一样,随着古文明一起灭亡。人类后代只能在像托马斯伯父一样的收藏家博物馆才能见到这罕见的标本了。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葡萄牙的高山的更多书评

推荐葡萄牙的高山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