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基皮掩埋——PKD笔下的世界末日

WildPalms
2018-02-13 21:14:34

剧情线1:银翼杀手德卡德

德卡德是一位警局银翼杀手,负责追杀逃跑的机器人。他和忠诚于共鸣教义的妻子一起生活。与他工作时的危机相比,他的生活很拮据,薪水寥寥,宠物是一只电子仿真绵羊。

当时地球遭遇放射性微尘,大多数动物都灭绝了,人们开始将动物的生命视若珍宝,并以养动物作伴为体面的事。存活着的动物非常昂贵,贫穷的居民只好偷偷买仿真动物充当社交门面。德卡德每天照料假绵羊,内心深感折磨。后来,他在动物商店看见一只高大昂贵的努比亚黑山羊,决定买下它。

德卡德最近在追捕逃跑的六名机器人,与此同时,他还受命去测试罗森公司的新产品——枢纽六型机器人,只有枢纽六型与真人能被测试区分,机器人才可以上市。董事长的孙女、美丽的蕾切尔被测试识别为机器人,但德卡德很快意识到蕾切尔是一个被植入记忆、误以为自己是真人的机器人。

紧接着,德卡德在陷阱重重的任务中干掉了歌剧院明星鲁芭、伪装成苏联警察的波洛科夫、伪装成警察局长的加兰德共三名机器人,又在第二天不遗余力地击毙了三名隐藏在特障人家里的机器人(罗伊、贝蒂、普里斯),成为了创造最高记录的银翼杀手。

剧情线2:特障人易西多尔

...
显示全文

剧情线1:银翼杀手德卡德

德卡德是一位警局银翼杀手,负责追杀逃跑的机器人。他和忠诚于共鸣教义的妻子一起生活。与他工作时的危机相比,他的生活很拮据,薪水寥寥,宠物是一只电子仿真绵羊。

当时地球遭遇放射性微尘,大多数动物都灭绝了,人们开始将动物的生命视若珍宝,并以养动物作伴为体面的事。存活着的动物非常昂贵,贫穷的居民只好偷偷买仿真动物充当社交门面。德卡德每天照料假绵羊,内心深感折磨。后来,他在动物商店看见一只高大昂贵的努比亚黑山羊,决定买下它。

德卡德最近在追捕逃跑的六名机器人,与此同时,他还受命去测试罗森公司的新产品——枢纽六型机器人,只有枢纽六型与真人能被测试区分,机器人才可以上市。董事长的孙女、美丽的蕾切尔被测试识别为机器人,但德卡德很快意识到蕾切尔是一个被植入记忆、误以为自己是真人的机器人。

紧接着,德卡德在陷阱重重的任务中干掉了歌剧院明星鲁芭、伪装成苏联警察的波洛科夫、伪装成警察局长的加兰德共三名机器人,又在第二天不遗余力地击毙了三名隐藏在特障人家里的机器人(罗伊、贝蒂、普里斯),成为了创造最高记录的银翼杀手。

剧情线2:特障人易西多尔

易西多尔是一位以修理电子动物为生的,独居的特障人。特障人是指有身体疾病或智商缺陷,而无法达到移民标准的人类。他羞赧又善良,把机器人普里斯、罗伊视为朋友。他喜欢着普利斯,给她买新鲜的桃子和奶酪。但最后他的朋友还是死于德卡德的追捕。

双剧情线下的科幻情感

易西多尔支线里基本没有新的科技元素。这条支线充满了末世大背景下的忧郁,同时暗藏温情。伊西多尔在空寂的住宅楼踱来踱去,思前想后,和空气中的衰败作斗争,又和机器人们碰撞出可以拯救忧郁的情感,虽然最后这个希望也破灭了。

和读者印象中的科幻不同,伊西多尔线的存在,使科幻主题不再只有炫技,科幻剧情的推进不再只属于科学家或冒险家角色,而终于有了一个普通人面对未来和科技的感受出口。特障人视角也使这些涌现的情感更加诚实纯真。

伊西多尔线节奏缓慢,感触敏锐,与德卡德线的迅疾、冷酷正相反,使情节整体节奏得到平衡,不至于让读者全程被困在令人精疲力尽的追捕氛围中。但由于这条线没有提供冲突感强的剧情片段,它在前后两部《银翼杀手》电影中都被砍掉了,可见该线的科幻基因薄弱。留下它、想叙述它的人只有菲利普·迪克本人。

被基皮掩埋的末世寂寥

PKD笔下的寂寥是巨大无人的郊区楼、不断偷偷繁殖的房间垃圾,与摇摇欲坠的破旧家具。他还借特障人之口发明了活灵活现的“基皮第一定律“:

“基皮就是没用的东西,垃圾邮件啊,空火柴盒啊,口香糖包装纸啊,昨天的报纸啊。周围没人的时候,基皮就会自我繁殖……基皮总是会越变越多……这就是基皮第一定律,”他说,“‘基皮驱逐非基皮‘。”

与洪水式末日、外星生物入侵式末日相比,基皮末日显得静悄悄的。这是一种比较悲观态度:人类都不需要被某种强大的力量一举击溃才会灭绝,人本身有限的寿命,干涸的信仰,面向的无边寂寥的空间,已经足够把人类拖入其他动物或自然奇景共有的脆弱命运——被时间一丝丝抽掉活力,成为下个世纪的黄土。人类也没有例外,做不了宇宙聚光灯下的大 明星。

几种精神的寄托

1.生灵陪伴

动物有一种不担忧未来的闲适感,变得稀有后,又增加了神圣性。当一个人拥有一只动物时,他还能从动物的行为举止中借取一点生活的安定感(在忧愁的同伴身上可没有这点安慰)。安宁的生命是对基皮氛围的呵退,是对寂寥宇宙的柔和宣告——“我们每分每秒都过得很好,而且还将继续活下去”。

2.情绪调节器

“只要把电流调得够高,你醒来就会开开心心的。那本啦就是情绪调节器的用途啊。调到C档,它就能克服自我意识之外的一切阻碍……”
“‘我现在什么也不想拨。’伊兰说。‘那就播3号。’他说。‘拨哪个号刺激我的大脑皮层,让我想要拨号?我不干……’”

我曾吃过一些调节情绪的药物。服用后,它们会把我从平静的,丧失信心的状态中捞起来,使我更专注,更愉悦,对未来的看法更积极。但我始终不觉得有了药物便无所不能,我更多感受到的是头脑的衰败——已经衰弱到无法自己建造信心、专注能力或做任何补救的地步,再加上外力药物的干扰,真不知自己在不遥远的未来会变成什么模样。

3.共鸣箱与默瑟主义

信仰难寻,最后还是被作者推翻了。

新老版《银翼杀手》电影对前作的继承

1982年版《银翼杀手》电影贡献了永远阴雨潮湿的氛围,文化混乱发展的大背景下光怪陆离的街景,以及美丽动人的肖恩·杨。

2017年的《银翼杀手2049》保留了上部阴雨氛围和混乱文化特点,还承接了情节发展,也同样探讨了记忆真实性与人类身份认同的问题,并加深了银翼杀手与机器人之间的爱情羁绊,询问观众足以支持终生的情感对象是否仅仅只能是人类。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仿生人会梦见电子羊吗?的更多书评

推荐仿生人会梦见电子羊吗?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