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夜曲 小夜曲 7.9分

Luring is the night

DarthRobert
2018-02-13 20:48:52

白昼所给予的亮光,把一切,都照得清清楚楚,不留一些余地。黄昏后,夜色里的光,与其说,是为了照明,不如说,是为了模糊。确定的变得不再确定,清晰的变得不再清晰。有人酩酊大醉,有人如鱼得水,有人孑孓而行。

所以说,无论如何,黄昏,都是一个美丽的时刻。趁着夜色渐渐从天际垂下,在太阳光底下暴晒了一天的躯体的某一部分,在这一刻,缓缓醒来。一切或刻板,或做作,或疲惫的外壳,都会被渐浓的夜色,所稀释、溶解,直至裸露、释放出,最未加修饰的部分。

读的第三本石黑一雄的小说,其中的文字,时不时变得欢快起来。不过欢快之余,却依旧留下无限回味。

P.S 本书的标题应该翻译成夜曲(nocturne),而非小夜曲(serenade)。两种形式(genre)的乐曲是有区别的。

No matter how hard one tries to be the composer of his own melody, the tunes might still be twisted by an inevitably unseen force. Hence, a string of notes that have been out of tunes would finally be presented as if there were what one wanted at the very first place.

伊斯坦布尔盛夏的黄昏 摄于2017年8月 伊斯坦布尔 Istanbul at nightfall, August 2017

以下是书中部分句子的摘录:

1 “哦,对!”琳迪·加德纳再次转向我,“刚刚你在那里演奏来着?啊,很好听。你是拉手风琴的?拉得真好!” “谢谢。其实我是弹吉他的。” “弹吉他的?少来了。一分钟之前我还在看着你呢。就坐在那里,坐在那个拉低音提琴的旁边,手风琴拉得真好。” “抱歉,拉手风琴的是卡洛。秃头、个大的……” “真的?你不是在骗我?”

2 加德纳先生在船头不停变换着姿势,然后突然用力地坐下去,船差点翻了。可是他似乎并没有注意到。

3 说不定当加德纳先生开始唱时,加德纳太太会拿着枪走到窗前,朝我们开火。

4 “我来教你一个秘诀,”加德纳先生突然说道。“一个表演的小秘诀。给同行的你。很简单。你要多少了解你的观众,不管是哪个方面,你得知道一点儿。一件让你心里觉得今晚的观众跟昨晚的不同的事。比如说你在密尔沃基演出。你就得问问自己,有什么不同,密尔沃基的观众有何特别之处?他们跟麦迪逊的观众有何不同?想不出来也要一直想,直到想到为止。密尔沃基,密尔沃基。密尔沃基有上好的猪排。这就行了,当你走上台时心里就想着这个。不用说出来让观众知道,你唱歌的时候心里知道就行。你面前的这些人吃上好的猪排。他们对猪排非常讲究。你明白我的意思吗?这样观众就成了你知道的人了,成了你可以为之演出的人。这就是我的秘诀。给同行的你。”

5 “老师们不知道琳迪有远大的计划。看看现在的她。富有、美丽、周游世界。而那些学校里的老师呢,他们如今有什么成就?过得怎么样呢?他们要是多看些电影杂志,多些梦想,也许也能够拥有一些琳迪今日的成就。”

6 “我想我以这种方式唱歌给她听,她很高兴。但当然了,她很伤心。我们俩都很伤心。漫长的二十七年,这次旅行之后,我们就要分开了。这是我们最后一次一起旅行了。” “听您这么说我真的很难过,加德纳先生,”我轻轻地说。“我想很多婚姻最后都走到了尽头,即便是一起过了二十七年。但至少你们能以这种方式分开。一起到威尼斯度假,在刚朵拉上唱歌。很少有夫妻能这么友好地分手。” “我们为什么不友好呢?我们仍然深爱着对方。这就是她为什么哭了。她还像我爱着她一样地爱着我。”

7 “就像我说的,我对琳迪一见钟情。可是她也爱我吗?我想她根本没考虑过这个问题。我是个明星,她只关心这一点。我是她梦寐以求的,是她在那家小餐厅里处心积虑想要得到的。她爱不爱我不是问题。可是二十七年的婚姻会发生很多有趣的事情。很多夫妻,他们渐渐地越来越不喜欢对方,厌倦对方,最后憎恨对方。而有时候情况刚好相反。过了很多年,琳迪逐渐慢慢地开始喜欢我。一开始我不敢相信,可是后来没什么可怀疑的了。

8 一段时间以来,我发现我在自己家里没办法好好休息。我要是一个人在家就会越来越焦躁不安,总觉得外头有什么重要的邂逅在等着我。可我要是一个人在别人家里反而常常能得到安宁。我喜欢窝在陌生的沙发里,随手拿本书来看。

9 我只是……我只是喜欢看见她。” “什么意思,喜欢看见她?”我边说边踱进厨房,盯着那锅东西。 “啊,我喜欢看见她,”他说。“我总是找机会见她。” “你是说她是应召女郎。”

10 对于六月初的英国,今晚特别暖和。只有微风中的少许凉意提醒我现在不是在西班牙。天还没有全黑,但已经布满了星星。越过天台尽头的那堵墙,我能望见数英里内的窗户和几码内邻居屋里的家具。很多人家的窗户都亮了;眯起眼,远处的窗户就像星星的延伸。天台不大,却很有情调。你可以想象一对夫妇在繁忙的都市生活中,在一个温和的夜晚,到天台上来,手挽着手,漫步于盆栽的小树丛里,交换彼此一天的故事。

11 人很难知道哪里可以安身,何以安身。

12 我刚来的时候,一连几个早上都是大晴天,感觉好极了,景色一望无际。我随意拨弄琴弦,琴声好像能传遍整个英国。

13 我准备演唱的时候,他们把身子转回去,像刚刚那样面对着赫里福郡,背对着我。但是这次他们没有拥抱在一起,而是坐得异常的笔直,一只手放在眉毛上挡太阳。我弹的时候他们一直是这个姿势,一动不动,在草地上留下两道长长的夕照的影子,像两尊塑像。

14 分别的时候,我很想告诉他们真相。告诉他们我故意给他们推荐了这里最烂的旅馆,希望他们趁还来得及赶紧搬出来。可是看着他们欢欢喜喜地跟我握手道别,我真是说不出口。就这样,他们下山了,又剩我一个人坐在长椅上。

15 布拉德利说对了一件事: 我的才华是这座城市里大多数人的两倍。然而如今这个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形象好、有市场、上杂志、上电视、去派对,还有你和什么人吃饭。这些统统让我恶心。我是个音乐家,我为什么要加入这个游戏呢?我为什么不能按照我心中最理想的方式演奏我的音乐,并且不断进步呢?

16 “你以为我不喜欢你的音乐,所以生我的气。不是的。不是这样的,恰恰相反。你给我听的,那个版本的《你在身旁》,我怎么也不能把它赶出脑海。不,我指的不是头脑,我指的是心。我怎么也不能把它赶出心扉。”

17 “其中一些人可能很努力才取得今天的成就。他们需要一点认可。像你这样的人问题就在于,就因为上天赋予了你们特殊的才华,你们就觉得你们应该应有尽有。你们比我们其他人优秀,你们每次都应该排在前面。你们没有看见还有很多其他人不如你们幸运,可是他们很努力赢得社会的认可……”

18 今日的知己明日就变成失去联络的陌路人,分散在欧洲各地,在你永远不会去的广场和咖啡厅里演奏着。

19 当他演奏完、她陷入沉思的时候,当他们一起坐在广场上,她看着旁边的阳伞默不做声的时候,蒂博尔一点儿也不会觉得不自在。他知道麦科马克小姐不是不理睬他,反而是感谢有他在。

20 百分之九十九的大提琴手表层下面没东西了,没有才能可挖。

21 我在那里的一家大酒店里找到了一份工作。” “你要去当门卫?” “不是。我要在酒店餐厅的小乐队里演出。在客人吃饭的时候提供娱乐。”

22 一时间他们俩默默地站在那里,站在酒店前门的灯光照不到的地方,硕大的提琴立在他们中间。 “我也祝愿您与彼得先生过得幸福。”蒂博尔说。 “我也希望如此。”埃洛伊丝说道,又笑了笑。接着她亲了亲蒂博尔的脸颊,给了他一个匆匆的拥抱,说道:“保重。” 蒂博尔道了声谢,不等他反应过来,就只看见埃洛伊丝走进怡东酒店的背影。

隆冬的黄昏 摄于2018年1月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小夜曲的更多书评

推荐小夜曲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