砂女 砂女 8.4分

存在与虚无

宸雨晴
2018-02-13 17:04:27

我们存在的意义是什么, 这其实是一个困扰了从古至今所有人的一个问题, 且没有人能够给出解答. 安部公房的这篇小说想要探讨的就是这样一个谁的无法解决的问题, 且和所有文人骨子里的悲观情绪一样, 在我看来,从小说的结局来看, 他给的是一个偏向于悲观的答案.

1. 存在中消失

如果我们像主人公任木顺平这个男人一样, 突如其来地被幽禁, 且是在一个较为低级的社会,每日所做之事也只是重复而又无聊的清沙工作时, 大多数人的第一反应都是想要逃走吧. 这样的第一反应真是太正常了, 我们既无法忍受一个突如其来的陌生低级环境, 也无法接受自己在已经熟悉的社会中慢慢消失.人的恐惧很大程度上都是来源于这两个方面的:对未知的恐慌和对消失的恐惧.

很有意思的是, 人往往会通过美化自己的回忆来逃避眼前的痛苦,给自己以希望. 而男人对于同事和妻子"那个人"的记忆却并不见得有多么美好, 这其中或许更加多的是同事间虚伪地相处, 夫妻间的不和, 作者大概是想通过这样的回忆告诉我们, 男人那么怀念文明世界,其实并不见得比此时困在沙洞之中的日子要好多少. 不过是各有各的挣扎,各有各的无奈和不甘.

所以对于从原本我们存在的那个世界消失, 其实只

...
显示全文

我们存在的意义是什么, 这其实是一个困扰了从古至今所有人的一个问题, 且没有人能够给出解答. 安部公房的这篇小说想要探讨的就是这样一个谁的无法解决的问题, 且和所有文人骨子里的悲观情绪一样, 在我看来,从小说的结局来看, 他给的是一个偏向于悲观的答案.

1. 存在中消失

如果我们像主人公任木顺平这个男人一样, 突如其来地被幽禁, 且是在一个较为低级的社会,每日所做之事也只是重复而又无聊的清沙工作时, 大多数人的第一反应都是想要逃走吧. 这样的第一反应真是太正常了, 我们既无法忍受一个突如其来的陌生低级环境, 也无法接受自己在已经熟悉的社会中慢慢消失.人的恐惧很大程度上都是来源于这两个方面的:对未知的恐慌和对消失的恐惧.

很有意思的是, 人往往会通过美化自己的回忆来逃避眼前的痛苦,给自己以希望. 而男人对于同事和妻子"那个人"的记忆却并不见得有多么美好, 这其中或许更加多的是同事间虚伪地相处, 夫妻间的不和, 作者大概是想通过这样的回忆告诉我们, 男人那么怀念文明世界,其实并不见得比此时困在沙洞之中的日子要好多少. 不过是各有各的挣扎,各有各的无奈和不甘.

所以对于从原本我们存在的那个世界消失, 其实只是随着时间的推进的一种自然的过程而已. 即使你恐惧也好,努力也好,无法改变.

2. 虚无中重生

我常常觉得时间真的是一个很有意思也很有个性的人.他能够让你在渴望的时候得不到你想要的,任凭你如何努力追求都好,如果只是这样的话,他顶多也就是一个任性的孩子, 算不上多有个性. 可是他却偏偏会在不经意间将你曾经疯求的东西放在你唾手可得的地方, 只是他会选择你已无意于此的时候给你.

就如同男人一样,那么迫切地想要逃离, 做了那么多努力, 即使中间逃跑被抓住也没有放弃. 不管是装病,还是绑架女人,抑或是凭着自制的绳索逃出沙洞也好, 这些所有为了自由所做的努力都不是假的. 可是在最后的时候,在村民手忙脚乱将与他一起的寡妇送走的时候, 在这个绝佳的时期里,他所做的只是走出沙洞,去海边呼吸新鲜空气,尔后却有回到洞中,等待着. 书中对此的解释是:

此时的他很想把补鸦器能够蓄手这一成果分享给别人, 而除了村民别人不会有兴趣的, 且这时的他就像是有了握着返程车票一样,如何去留都能够自己做主,所以必是不用那么着急. (非原文)

这样突如其来地放弃和之前的种种的努力都显得那么不像映衬, 至少我没有看到任何能够使得男人留下的情绪出现.唯一我能够想出的合理解释就是,或许早在慢慢适应了这里的生活之后,男人的想法早就悄无声息的改变了,之后所做的努力或许不过是惯性而已. 是一种活着总要有所目标的一种存在. 而如果蓄水的装置能够得到村民的认可,留下来受人尊金的吸引力或许远大于那个已经陌生了的文明世界.

我很难说这是不是堕落,在这样的虚无中获得的重生到底是不是不值得的.因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人都是活在自己的感觉里的,这种感觉何尝不是一种虚无呢?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砂女的更多书评

推荐砂女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