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文明

ztl
2018-02-13 15:06:49
在《苏菲的世界》中,贾德说,人们生而有好奇心,因此即便是日常之物,儿童也都十分有兴趣,但是随着年轻的增大会逐渐失去好奇心。他说,哲学家也有不竭的好奇心,就和儿童一样。贾德的这个说法浪漫而抒情,就和许多感情风的、思想浪漫的人一样。贾德以为,大多数人忙于日常生活,因而压抑了好奇心。实际上,儿童的好奇心以及其随时间的丧失,其实都是一个自然的过程。因为人是以生存繁殖为导向,所以,好奇心的遗留,如果不是大自然留下的一种避开竞争的niche,那么就是一种deviant(Jon Telling,in press)。人们常常谈到elite。政治的精英和经济的精英是一种生存竞争上的优势策略,毕竟擅长赚钱和擅长获得权力的人,相比普通人,都能够获得更多的资源,因此能够获得更好的生存条件和繁殖机会。在生理上高于平均数的人可能也一样。在原始状态下,生理状态优异的人无论在打猎或是在与其他人的对抗中都能够获得优势。但是,在好奇心,或说在intellectual上的偏移,不能肯定地说是一种优势。正如历史所显示的,偏向在这个方向的人往往偏离了进化的中心原则,因为他们不在跟随本能寻求进化的利益,正如苏格拉底的就义,和康德、斯宾诺莎的无后代(Jon Telling,in press)。因...
显示全文
在《苏菲的世界》中,贾德说,人们生而有好奇心,因此即便是日常之物,儿童也都十分有兴趣,但是随着年轻的增大会逐渐失去好奇心。他说,哲学家也有不竭的好奇心,就和儿童一样。贾德的这个说法浪漫而抒情,就和许多感情风的、思想浪漫的人一样。贾德以为,大多数人忙于日常生活,因而压抑了好奇心。实际上,儿童的好奇心以及其随时间的丧失,其实都是一个自然的过程。因为人是以生存繁殖为导向,所以,好奇心的遗留,如果不是大自然留下的一种避开竞争的niche,那么就是一种deviant(Jon Telling,in press)。人们常常谈到elite。政治的精英和经济的精英是一种生存竞争上的优势策略,毕竟擅长赚钱和擅长获得权力的人,相比普通人,都能够获得更多的资源,因此能够获得更好的生存条件和繁殖机会。在生理上高于平均数的人可能也一样。在原始状态下,生理状态优异的人无论在打猎或是在与其他人的对抗中都能够获得优势。但是,在好奇心,或说在intellectual上的偏移,不能肯定地说是一种优势。正如历史所显示的,偏向在这个方向的人往往偏离了进化的中心原则,因为他们不在跟随本能寻求进化的利益,正如苏格拉底的就义,和康德、斯宾诺莎的无后代(Jon Telling,in press)。因此说来,本来就不可能人人成为哲学家,而应该把成为哲学家看做是一种意外或异常。很多人对于人类,或者对于这个世界,存在一种浪漫的幻想。就如人们常说,尽管乐观的人(naive optimism)过得更幸福(有时候),但是悲观的人掌握着真理。也就是说,这个世界其实是利益驱动,真、善、美是这个世界上的异类(Jon Telling,in press)。如果你能遇到真善美,或遇到这样的人,你应该珍惜。
库切的这本《等待野蛮人》就是告诉你,这个世界存在一种恶意、残害、痛苦,在人群之中,存在这样一类人,他们就是会野蛮地伤害别人,尚且不论更多地无意识地伤害别人的人。前者往往直接出于获取利益,比如男人对女人的性和性别侵害、剥削和压迫。而后者则出于间接的获益,就如那些以为自己“爱”自己的孩子。比如说,当父母觉得自己孩子没有结婚或生孩子而产生一种心理上的不安,这就是本能在督促他们要求孩子延续自己的繁殖利益,或者因为“面子”或别人的看法问题而产生压力,这就是由于本能作用在意识在而产生的一种文化因素督促他们要求孩子延续自己的繁殖利益(Jon Telling, in press)。霍布斯在《利维坦》中认为,人的第一驱动力为获得自己的利益,并且按照这第一原则来看,人为了获得利益而不择手段。所以他得出一个结论,既然人人都主要是争夺利益,那么他们也就跟所有人处于争斗的状态。然而正如贾徳在《苏菲的世界》中所说,在现实世界中,人们并不重视霍布斯的哲学。毕竟,并不是人人都是受欺负长大的。人们必然注意到,并非如霍布斯所看到的那样,认为痴迷和发狂于获得利益,“道德”普遍存在于生活之中。但是,霍布斯没有注意到的,同时柏林也没有注意到的,是道德也同样也进化而来。就如《合作的进化》所解释的那些令许多人以为找到了进化论的缺陷的“道德”现象。当一群斑马围成一个圈,把弱小围在里面,以后蹄的防御让狮子或土狗无计可施的时候,许多为为这种集体合作而感动,误以为斑马也应该进入天国。这仅仅是一种人类智力局限、无知导致的误解而已。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等待野蛮人的更多书评

推荐等待野蛮人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