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献给阿尔吉侬的花束》

tangtangtang
2018-02-13 10:33:57
P74
      每个部分必须前后呼应,属于一个整体。

P82
      我是个人,在接受手术之前,就已经是个人,我必须去爱别人。

P117
      横在我们之间的冰块已经融解,我心灵中的潮流迅速把我带到大海,我们之间的鸿沟也愈拉愈大。

P118
      从最初的崇拜消退成爱情、喜欢、感激以致某种责任感。

P135
      我要怎么让他了解我并不是他创造的?
      他和其他人犯下同样的错误,他们嘲笑弱智者,因为他们不了解对方也是人类。他不能体会,我来这里之前就已经是个人。
      我正在学习控制自己的憎厌,不要凡事不耐烦,要懂得等待。

P141
      他这种人我看多了,很了解在他们的傲慢与专断之中,其实混合了很大成分的恐惧与不安。

P142-143
      我是个天才?我不认为,至少还不是。就如伯特嘲讽教育术语中的




















...
显示全文
P74
      每个部分必须前后呼应,属于一个整体。

P82
      我是个人,在接受手术之前,就已经是个人,我必须去爱别人。

P117
      横在我们之间的冰块已经融解,我心灵中的潮流迅速把我带到大海,我们之间的鸿沟也愈拉愈大。

P118
      从最初的崇拜消退成爱情、喜欢、感激以致某种责任感。

P135
      我要怎么让他了解我并不是他创造的?
      他和其他人犯下同样的错误,他们嘲笑弱智者,因为他们不了解对方也是人类。他不能体会,我来这里之前就已经是个人。
      我正在学习控制自己的憎厌,不要凡事不耐烦,要懂得等待。

P141
      他这种人我看多了,很了解在他们的傲慢与专断之中,其实混合了很大成分的恐惧与不安。

P142-143
      我是个天才?我不认为,至少还不是。就如伯特嘲讽教育术语中的委婉用词时所说的,我很“罕见”。这是个民主的措词,可以避免对天赋很高或不足的人贴上要命的标签,这通常指的就是优异或弱智的人。而且,只要罕见一词开始对某个人有特别意义时,他们就会更换用词。这样的做法似乎是说:只有在一个措词对任何人都没有任何意义时才去用它。罕见适用于整个范围的两个极端,所以我这一生一直都是很罕见的人。
学习是件很奇怪的事,走得越远,越知道自己连知识存在何处都不清楚。不久之前,我还愚蠢地以为我可以学会一切事情,掌握世上所有知识。如今,我只希望我能知道知识的存在,了解其中的沧海一粟。

P145
      所以,伯特称赞尼姆与斯特劳斯全心投入在一些重要且不确定的事物上,而不是找些安全但不重要的东西研究,他说得没有错。

P149
      我是人类,一个有父母、记忆和过往历史的人,在你们把我推进手术室前,我就已经存在。

P181
      在我们的心灵中,没有什么东西会真的离开。手术虽然借由一层教育与文化将他遮盖起来,但情感上他一直在那里……观看与等待。

P187
      我在自己喜欢的人面前烧尽恶习,这让一切变得不一样。

P203
      我看得出我想参观沃伦之家的念头让他有些不安,仿佛我在预订自己的棺材,并在死前先进去试用。但我不能怪他,除了要掌握过去,也得知道未来的可能发展,不仅要知道自己来自何方,也得知道会去哪里。虽然我们知道,在迷宫尽头等着我们的是死亡(这并不是我一直都能了解的事……不久之前,我身上这位少年还以为死亡只会发生在别人身上),我现在认为,我在迷宫中选择的道路造就了现在的我。我不只是一件事物,也是种存在方式,众多方式中的一种,了解自己选择的道路,以及那些我没踏上的道路,都能够协助我了解自己的转变。

P213
      我们的病人被关闭在每个人的经验之外,你对于这种体验又知道些什么呢?

P213
      开车离开沃伦之家,我不知道该想些什么。寒冷、灰扑扑的感觉笼罩在我四周……一种认命的无奈感。人们绝口不谈复健、治疗,或是把病人重新送回世界,没有人谈到希望。那种感觉就像活生生的死亡……或是更糟,根本不曾充分活着与了解。灵魂从一开始就在枯萎,并注定要对着每一天的时间与空间凝望。
我想起脸上有红色胎记的舍监妈妈、说话结巴的工场老师、慈爱的校长,还有一脸疲惫的年轻心理学家,很想知道他们来这里工作,并为这些沉默的心灵奉献自我的心路历程。他们就像那位在怀里抱着小男孩的大孩子一样,每个人都在奉献自己的一部分给那些有缺憾的人,并从中找到自我的实现。

P222
      如果我能找出结果,只要能对已知的心智障碍增添一丝丝了解,能对和我一样的人带来帮助,我就会感到无比满足。无论我的下场如果,我对那些尚未出世生命的帮助,已等于让我活过千百次正常的人生。
      这样就足够了。

P229-230
      “我承认我在很多方面和他相似,但不包括谦卑与低调。我知道这种人在这世界上吃不开。”
      “你变得愤世嫉俗,”尼姆说,“你得到的机会对你没有太大的意义,你的才华已经摧毁你对世界与世人的信心。”
      “这不全是真的,”我轻声说,“但我学到光是智慧没有太大意义。在你的大学里,智能、教育与知识都是大家崇拜的偶像。而我现在知道,你们一直忽略了某件事:如果没有人性情感的调和,智慧与教育根本毫无价值。”
      我从旁边的餐柜端了另一杯酒,然后继续说教。
      “不要误解我的意思,”我说,“智慧是人类最伟大的恩赐之一,只是在追寻知识的过程中,对爱的追寻往往就被搁在一旁。这是我自己最近发现的结论。我可以把这个假设提供你参考:没有能力给与和接受爱情的智慧,会促成心智与道德上的崩溃,形成神经官能症,甚至精神病。而且我还要说,只知专注在心智本身,以致排除人际关系并因此形成封闭的自我中心,只会导致暴力与痛苦。”

P235
      我已反复核对自己的数据十几次,希望找出其中的错误,但我必须很遗憾地说,结论站得住脚。然而,我还是很高兴能为人类心灵的运作与人工增长智能的控制法则知识,带来一点小小的贡献。
前几天晚上斯特劳斯医生说过,实验失败虽然否定了某项理论,但对于知识的进步,仍然和成功的实验一样重要。我现在知道,这的确是事实。不过,我很遗憾自己对这个领域的贡献,竟然是建立在这个团队工作的灰烬之上,特别是大家已经为我费了这么多心力。

P238
      早上四点半,我在滨海区附件晃荡后回到实验室时,发现它侧躺在笼子的角落上,就像在睡梦中奔跑。

P253
      除非我能原谅她,否则我将一无所有。

P256-262 进步报告—17

2017年12月22日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献给阿尔吉侬的花束的更多书评

推荐献给阿尔吉侬的花束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