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评 | 写给无神论者

叫我鱼同学
2018-02-13 看过

我们搞科学时是泛神论者;

我们作诗时是多神论者;

我们讲求道德时则是一神论者。

——歌德《箴言和沉思》

1 |

看到这本书的书名——写给无神论者——的时候,我下意识地问自己:我算是个无神论者吗?

如果我不是无神论者,那么我是这本书的目标读者吗?

不先解决上述问题可以“好好”读这本书吗?

——可以。

2 |

一开始,我在犹豫要不要在一个公共平台讨论这个话题——谈论宗教似乎是一件比较容易激发矛盾的事情。在某种意义上而言,宗教是信教徒的底线之一。

后来想想,底线问题才更应该多谈论,因为那是人们面具之下真实的面目。

阿兰·德波顿在开篇《智慧无关教义》中,就急急向读者们表明他的身份以及观点:

“本书的出发点是,一个人必定可以继续做一个坚定的无神论者,但也可以发现,宗教时不时还是有用的、有趣味的、有抚慰心的;也还可以好奇地思考一下,或许能从宗教中汲取某些观念和做法,用以丰富教门之外的世俗生活。”

好吧,那就如阿兰·德波顿所愿,我尽可能保持一种公正的心态去读本书。

3 |

作者用九个不同视角去看待宗教的存在的合理性及其意义——群体、和善、教育、温情、悲悯、视角、艺术、建筑、体制,试图给读者展现一幅尽可能详尽的宗教全景图。

我决定从中挑一个大家都感兴趣的、比较感性层面的话题来分享——

为什么要发明宗教?

为什么在强调唯物论、强调理性之上、科学之上的现代社会里,仍然有那么多人信教?

作者给出了两个答案。

“其一,尽管人类怀有根深蒂固的私心杂念和暴力冲动,但我们终究需要在社会群体中和谐地生活在一起;其二,我们需要应对令人生畏的各种人生苦痛,不管是职场上受挫失意,人际关系麻烦连连,还是痛失至爱亲朋,或者垂垂老矣行将就木,人类太容易遭受灾难了。”

答案二指出了个体信教的原因,答案一则给出了宗教长久存在的客观原因。

4 |

至此,也许有读者跟我一样疑惑,引导群体和谐有法律、有道德,难道还不够吗?依作者所述,不够。

道德和法律所着眼的地方,都是一个大方向上的要求,比如说,要诚实,要善良,以及给行为的合理与违法划出一道清晰的分界线。

而宗教,它是这样做的——

基督教提出了“原罪论”,告诉人们:只要是人,都会同样受困于内心的焦虑、罪恶的诱惑,对爱的渴望,所有人皆如此。我们每一个人都是罪人,因而我们将遭遇什么。

“原罪论”这一理念在一定程度上让人们能够放下羞耻和防备心,承认自己身上存在着无法克制的绝望、贪欲、妒忌、自大等情绪,接受自己的原罪,与此同时,提出了自我救赎的一系列指南。而佛教中也有因果循环、劝人向善的理念,追求从“自我”到“无我”。

不管你承不承认,信仰与否,有很多人都在用宗教信仰解释现实,维护着自己的内心自洽。

德波顿指出,宗教中有许多“规矩”,关注人们生活的细微之处(然而在我看来像是试图三百六十五度无死角地管理教徒的生活)。

比如说十诫中的前五条诫命规范人类对上帝的行为:上帝神圣;上帝独一;如果以上帝之名作证、发誓,就绝不可撒谎;以及每个星期的最后一天是安息日;还有孝敬父母;后五条诫命规范人与人之间的行为:不可杀人;不可奸淫;不可偷盗;不可作假证陷害人;不可贪恋他人的房屋、妻子、财产;犹太法典详细地规范了应当如何与家人、同事、陌生人、动物相处,甚至告知男性,有义务为了上帝,有规律地按照日程表来进行X生活,并把X生活与职业等级挂钩:“对拥有独立经营手段的男人,每天;对体力劳动者,每周两次;对赶驴者,每周一次;对赶骆驼者,每三十天一次;对水手,每六个月一次”(《密西拿》婚书篇)。简直无孔不入。

听起来似乎有点恐怖,尤其是我们这些自由主义者,光是幻想此情此景都像是被钳住了脖子无法呼吸。

那么,换一个“规矩”,也许我们比较好理解。在弥撒经书中,对弥撒的礼拜过程作出了指南性规定,要求教徒在特定的时候要仰视,要起立,要歌唱,要祷告,要饮食……用一套严密编排的活动程序,将一个群体聚合起来。

以集体共同性来强化宗教与教徒之间的纽带。

以行为的遵循度来与宗教价值观对接。

事无大小,你“主”与你同在。

用德波顿的话来说,法律介入我们的生活是多么的迟缓和生硬,它干预的时刻我们已经拿起了枪、偷了钱、对孩子撒了谎,乃至把配偶推出了窗户之后,早已为时已晚。而宗教的这些“行为规矩”不仅是向人宣告杀人越货是恶行,同样的,鄙薄言辞或者冷漠可能跟抢劫一样,会腐蚀一个健全运行的社会,因而需要在细节中按照“神”的意志去行事。

宗教还有很多“仪式”,比如说犹太教的“赎罪日”。在这一天,人们必须抛开日常琐事和工作,回想自己一年中的所作所为,找出自己曾经伤害或冒犯过的对象。大家会聚集在会堂之中,反复念叨:“我们犯罪,我们背信弃义,我们劫掠,我们诽谤中伤,我们变态,我们行为邪恶,我们放肆,我们暴力,我们编织谎言。”然后,必须找出那些自己曾得罪过、伤害过、怠慢过的那些人,向其献上最到位的痛悔。

犹太教认为,通过这个特殊的仪式——每一个人都在向他人道歉,同时也接受忏悔,人们就会体察到,自己也并非完美的人,因此会更容易原谅他人。

宗教在一定程度上就像一个家长一样,在各种小节上对教徒们进行约束性教育,不管是给教徒们安排日程,还是规范他们的言行,都是一种精神上的训练,试图通过塑造他人的言行来达到思想上的改造。

思想、行为、仪式,三位一体。

而这些统一性在一定程度上变成一种粘合剂,将信教者凝聚在一个相同的范畴内,形成群体,形成言行规范的群体,形成具体相同价值追求的群体,进而共生共处。它划定一个特别的场所,让人们走进去,共同仰望一个与世俗世界无关的价值。

5 |

我们可以从“宗教”中学习到什么?

——该如何与自我和解?

——该如何与他人接近?

——如何去生活这一问题,谁也不可能生而知之。

——没有世俗成功我们照样可以得到幸福。

——纵然我们拥有成年人的推理,也纵然我们肩负着责任并且占有着社会地位,但孩子般的需求依然顽固地留存在我们的心智中。

……

德波顿还从教育、悲悯、视角、艺术、建筑等方面进行论述,给了我很多启发。然而我这个读者的心思还停留在宗教潜移默化的手段以及揣摩人心之准上。

如果你有兴趣,建议你以一个“无神论者”的身份以及不要妄图在作者的言论中寻找可以支撑自己信念的观点的心态,去读一读。

另外,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

全书只在第十章《体制》当中提及到“伊斯兰教”一词。作为一本论述宗教的书,不知道这个算不算作者的偏见?

也许,人真的很难摆脱偏见。

6 |

回到最初的问题,我算是个无神论者吗?

严格来说,我不算。

虽然我没有具体的宗教归属,但我也并非全然科学论者。如果要划分阵营的话,我应该是“泛神论者”当中的“自然神论者”,即大多不相信人格化的神。大多数中国人都是这样。这与我们的文化有关。

我有信仰,但是没有宗教。

我在想,信仰面前,为什么要加上“宗教”一词?为什么一定要将其进行归类,要让其形象化、具体化?

等待我继续去思考与探索。

最后,用布莱兹·帕斯卡的话作为结尾:

“我们能做的最好的事情,不过是直面自身处境中的绝望事实——人之伟大在于知道自己的悲惨。”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写给无神论者的更多书评

推荐写给无神论者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