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极 南极 8.2分

短篇小说的捆扎艺术

阿嘉
2018-02-12 看过

前段日子,阎连科称卡佛、门罗、乔纳森·弗兰岑等作家的作品为“苦咖啡文学”,他还说村上春树的成功,是日本文学史上的灾难。阎连科的评价颇为苛刻,他是站在自己的文学视角,将自己的作品作为标杆,对于他来说其他文学手法不过是沧海一粟,终究会被历史的洪流卷入大海深处。他强调文学要将历史与生活联系在一起,通过作品去反映某一环境,作品中出现的情感与作品的背景相比,就如烙饼上稀疏的芝麻,芝麻虽香,但终究是不起眼的附属品,毫无分量可言,这是阎连科的文学观,而门罗、村上春树等人的写作手法与阎连科的观点是截然相反的,情感与历史背景在作品中的地位,犹如君与民之分,后者不过在叙事时一笔带过。

爱尔兰短篇小说女王克莱尔·吉根的短篇小说与门罗有着相似之处,克制、隐忍、碎碎念,两者都擅长用主人公的动作去反映他们的内心世界。吉根在1999年的时候出版了第一部短篇小说集《南极》,并获得爱尔兰隆尼文学奖,2000年时被《洛杉矶时报》评为年度最佳小说。吉根的语言十分简练,用词造句极为克制,作为爱尔兰短篇小说女王,她的笔调中还有一丝海明威的神韵。

吉根的短篇小说犹如一颗巨大的粽子,她笔下的文字则如一颗颗晶莹剔透的糯米,她用简洁干练的手法,将粽子巴扎的结结实实,在剧情升腾时,“糯米”也不会因此膨胀出来,当一篇小说完结后,你可以看见这颗粽子规则的形状,以及它棱角分明的线条。吉根能够在一个框架内将情感把握的很好,即使剧情起伏跌宕,但感情的变化依旧只在某一区间内,这是吉根的文学艺术,或者说是他短篇小说捆扎艺术。

这本短篇小说集中的第一篇小说《南极》,讲述的是在外散心的已婚妇女与陌生男性的故事,已婚妇女对待爱情就如她对待桌边的水与红酒,丈夫是水,平淡乏味,却是生命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陌生男性是红酒,鲜艳温润,是偶尔调剂生活的附属品。当墨守成规的她遇上放荡不羁的他,她内心里的那座冰山被一滴滴可口的红酒缓慢的融化了。吉根对女主人公心境的描写只有开头简单的一句话,“每次那个婚姻幸福的女人离开家时总会想,如果和另一个男人上床,感觉会怎样。”仅仅这一句话,就将鱼水之欢、翻雨覆雨之势印刻在了读者的脑海里,当违背道德的初衷时的炙热感裹挟着陌生男性的阴郁感出现在读者面前时,已婚妇女的冰山随之融化,但另一座更大的冰山却悄无声息的竖立了起来。吉根所塑造的情感氛围,仿佛将读者置身于一场巨大的暴风雪中,这是眼见为实的寒冷,第二天来临,雨雪停霁,白雪融化之时,冰冷犹如一根根无形的细针,在身体里来回的抽插着,这是比肉眼所见的冰雪更为刺骨的寒冷。

在这个长篇小说盛行的年代里,吉根怀有着独有的匠人匠心,坚持短篇小说的创作,她以言简意赅的写作风格,将现实生活最为激烈的冲突,以最为平淡的方式复述出来,未知的危险比已知的困难更让人感到害怕,暗流涌动比波涛汹涌更让人提心吊胆,她的文字就犹如大海之下潜伏的捕食者等待着猎物上钩。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南极的更多书评

推荐南极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