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不遥远的 特拉夫尼克

喜读奇书奈健忘
2018-02-12 看过
2017年底,传来了这么一条消息:波黑将成第二个对中国实行免签的欧洲国家。

    正是这个时候,我从图书馆的书架上取下了这本《特拉夫尼克纪事》。

    这首先是因为它的作者伊沃·安德里奇,是1961年的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他的另一本长篇小说《德里纳河上的桥》,我在十几岁时看过,觉得很好,至今仍在我拥挤不堪的书架上。其次,说到波黑,年纪大一点的国人,有几个没看过《瓦尔特保卫萨拉热窝》?萨拉热窝就是波黑的首都。而波黑,实际上是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纳,波斯尼亚以前的首都就是特拉夫尼克。波黑大约有半个浙江那么大,基本上是山区,2016年人口是353万,真不多。

    作者安德里奇,曾担任南斯拉夫驻柏林的大使。在二战中德国占领南斯拉夫期间,他被迫隐居,不能出家门。在如此情形下,他写下了“波斯尼亚三部曲”,即前面提到过的两部,加上《萨拉热窝的女人》。如今,这三部巨著均已译成中文。

    此小说得奖已50年,时代变迁,文学风尚也已多变,这部小说上手时我也不禁有些疑虑,但是看着看着,佩服之心渐起,轻视之虑渐隐。一个古老、肮脏、苦难的世界渐渐展现于眼前,而且竟然没有呆滞单调无聊之感。小说家以其“大”,征服了我等异域的读者。

    这本小说没有贯串始终的故事,仅仅是写一个法国领事在特拉夫尼克的7年经历。波斯尼亚此时由土耳其奥斯曼帝国统治,更具东方色彩。法国及奥地利时为邻友,时为敌人,两国均派了领事在此,均需面对奥斯曼的总督。法国与德国经常开战,两国都想争取奥斯曼为同盟,至少需要它帮忙。法国领事达维尔7年间与3个总督打交道,前面两个总督跟他关系尚可,但都在本国的政争中落马,不得善终。第三个总督则完全是暴力的化身,不识字、野蛮、血腥,一到就把犹太人和上层人士统统丢进牢狱,借此勒索钱财和树立权威。他的原则是:“坐过一夜监狱的人,话就好说了。”此时的城中,“每个人都千方百计地想变小,变得不易被人察觉,都在寻找避难所、隐匿处。市场上人们说:‘连鼠洞都值一千个杜卡特。’”

    达维尔所在的年头,正值法国大革命后期和拿破仑时期。法国革命期间,风云变幻,最后让拿破仑来收拾残局,不仅统一法国,而且四出征战得胜,一度被看成战争天才。有个法国人写信给达维尔:“我们可以完全信赖他。他不仅是我们每个人幸福未来的保障,而且是我们子子孙孙幸福未来最好的保障。”只是当拿破仑兵败俄国,又在滑铁卢战败,这封信化为一缕轻烟,袅袅飘逝……

    一部长篇小说不能没有爱情,而且通常为爱情占据。然而在该书的廿八章中,只有一章写到了爱情,而且还展示了爱情三种以上的面相。本书好就好在写了各式各样的生活与情感,不靠故事,不靠缠绵的情感,以其对现实和历史的深切观察和博大的胸怀,赢得了读者的心。

    我个人,永远更喜欢这样的巨著。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特拉夫尼克纪事的更多书评

推荐特拉夫尼克纪事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