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世画家 浮世画家 7.7分

浮动的世界

Wendy吃不胖晒不
2018-02-12 17:46:20
浮世画家(An Artist of the Floating World)
第一次读石黑一雄的作品,预料到了这样的平静与细腻。从电影《别让我走》就能感觉到这种缓缓流动的忧伤。但可能《别让我走》更多的是关于在虚无的世界确定个人存在与灵魂依靠的故事,而《浮世画家》,或者说任何一本书相对于一部电影来说时,那种时代画卷展开的感觉,个体角色的丰满感,更多展现的是一个时代与若干群体的立体构型。阅读的过程中能感受到,节子与仙子是代表什么样的日本女性,池田与黑田是什么样的处在时代交换时期的青年,川上太太又是如何模糊的掠过时代的界限后发现自己难以与现世相处的。书中,一个边角角色就很容易进入读者视线,池田从来没有以第一视角直接出现,只是出现在小野与女儿节子的对话中,但是他的存在是多么的强烈,比如小野如何担心池田的想法已经影响了节子的想法(而这一点也说明,那时日本女性的想法可能大多是从在世俗奔波的男人口中得到的),比如在餐桌上池田和小野若有若无的暗流涌动。虽然我也总是在电影和小说中寻求情节的刺激,但往往看完坐定,自己心里也明确的知道,我最终寻求的不是跌宕刺激,是反复咂摸的复杂与悠长。最终情节的落点还是个体、集体、情感与世界,而这些问题
...
显示全文
浮世画家(An Artist of the Floating World)
第一次读石黑一雄的作品,预料到了这样的平静与细腻。从电影《别让我走》就能感觉到这种缓缓流动的忧伤。但可能《别让我走》更多的是关于在虚无的世界确定个人存在与灵魂依靠的故事,而《浮世画家》,或者说任何一本书相对于一部电影来说时,那种时代画卷展开的感觉,个体角色的丰满感,更多展现的是一个时代与若干群体的立体构型。阅读的过程中能感受到,节子与仙子是代表什么样的日本女性,池田与黑田是什么样的处在时代交换时期的青年,川上太太又是如何模糊的掠过时代的界限后发现自己难以与现世相处的。书中,一个边角角色就很容易进入读者视线,池田从来没有以第一视角直接出现,只是出现在小野与女儿节子的对话中,但是他的存在是多么的强烈,比如小野如何担心池田的想法已经影响了节子的想法(而这一点也说明,那时日本女性的想法可能大多是从在世俗奔波的男人口中得到的),比如在餐桌上池田和小野若有若无的暗流涌动。虽然我也总是在电影和小说中寻求情节的刺激,但往往看完坐定,自己心里也明确的知道,我最终寻求的不是跌宕刺激,是反复咂摸的复杂与悠长。最终情节的落点还是个体、集体、情感与世界,而这些问题往往是没有答案的。
这本书可以说基本没有什么情节。一个可怜的父亲为了不让小女儿“重蹈覆辙”——再次不清不楚的被人悔婚约,默默行动,找到多年不见的故人,揭开过往几十年不愿提起的故事,只为别人能言说正义,给予其正面评价。但最后发现,自己这一计划的起点只是因为自己过度解读了大女儿的话,而且自己所认为的自己所做的重要决定在别人,或者说在时代看来其实是无足轻重。从个体角度来说,一个人惯性思考,在惯性环境中和一样想法的人生活过久了之后,在量变到质变要做一个转变的时候,自己会觉得“这个决定太重要了,我能不能成功?能不能证明自己?别人会怎么看我?” 人强调个人自由的时候,很容易把自己抬到过高的一个位置。即使是浮世绘画家这样的职业,画中传递的东西可能会慢慢变的不合时宜,但是那一类画家追逐了几十年的世界与梦想,或者已经是唯一生计,也难免会产生惯性,难免会在决定是否要跨出来的时候如此犹豫不决,又在终于决定要跨出来的那一刻那么战战兢兢。做决定已经耗费了几乎所有的力气,如何再艰难地沿着这个时代反方向道路走下去?还是说,一旦决定好了,后面的其实就很简单了?但时代的洪流没有哪个职业哪个个体可以避免,这也没错啊。小野给学生们的教诲——“永远不要盲目从众,而要认真考虑自己被推往哪个方向。如果说有一件事是我鼓励你们大家去做的,那就是永远不要随波逐流。要超越我们周围那些低级和颓废的影响,在过去的十年、十五年里,它们大大削弱了我们民族的精魂”,和绅太郎的“可我生活在一个纷扰的世界上”的形成鲜明对比。所以个体层面来看,我们生活中充斥着太多绅太郎和乌龟,我们需要更多的小野。
主人公的想法有多少成分是准确反映石黑一雄的,这个我不知道,目前也不是很急于知道。这个可能在我读完他所有的书,或者再做其他功课了解他本人之后才能知道。但是关于战争失败对日本的影响,有几点我确实十分有感触。小说一开始,“一九四八年十月”这个日期赫然入眼,后面仅有的几个时间节点也不过是两三年几个月的跨度。说实话我一下子想起来的是严歌苓《小姨多鹤》一开始多鹤所属的日本村落集体自杀的场面。那个画面在后面讲到公司总裁、音乐家野口谢罪自杀的时候,又一再出现。这本书里也有提到“菊与刀”在日本人精神中的共存性。作为受害国国民,我对他们这种模糊的历史态度不能认同,甚至是愤怒。当我跳出这个身份,甚至从他们单纯作为人角度来思考这个问题,我还是不能理解拥戴军国主义与战争的人到底在想什么。
相亲席间,佐藤二十岁的弟弟对小野的凌厉目光让他想起黑田,让我们想起有望帮助国家“重振旗鼓”的年青一代们。最后怀旧的小野也不得不承认,“看来,我们国家不管曾经犯过什么错误,现在又有机会重振旗鼓了。我们只能深深的祝福这些年轻人。”只有经历过的人才知道塑造一个时代,战时也好,战后也好,是有多么的困难。时代总是要薪火相传交到下一辈人手里。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1)

添加回应

浮世画家的更多书评

推荐浮世画家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