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你永远媚俗

Sodaman
2018-02-12 看过
房思琪、刘怡婷、许伊纹都是她。
一个是真实的她,承载困惑与苦难;
一个是她的胞妹,她最希望拥有她的命运;
一个是现在的她,渴望向那时的她伸出援手,却自恨无能为力。

李银河老师评林奕含的文笔是“老天赏饭”,其实不尽然。打一个不恰当的比方,如果要用一种武术来比喻文笔的话,这种文笔像极了点穴。一针见血,一招致命,三两句就让你领略彻骨之寒。然而我们经常听说武林天才,一般是生下来就永远参透心法的天资。点穴这门武功是后天习成的。是一个本未想在武林界大有建树的人,历经九九八十一险之后的自保之术。

举几个例子。如果看到众人聚首不由唏嘘的话,那么看到这句话时,大脑漆黑一片。



最近「透明人」和「人类实验室」不约而同地做了性侵相关的采访。特别能理解嘉宾们渴望这个社会赋予其轻松表达的权力,同时也特别理解她们现在需要马赛克和声音处理。毕竟揭开自己的伤口,不知道别人会给你撒一把盐,还是帮你包扎。何况这个伤口是性侵——这个在当下依旧如此敏感的话题。

「透明人」的嘉宾说,很令自己愤怒的是性侵者受洗了,仿佛加入教会上帝就会原谅他。“我都没有原谅你,上帝凭什么替我原谅你”,这是原话。「人类实验室」的一个同样被老师实施性侵的人说,别人都不相信自己,因为他是多么德高望重的老师啊。

看《房思琪》,我一开始怀抱的好奇心之一就是犯人的心路历程。一种可能是,李国华是毫无良知、不知廉耻的反社会者。他不同于「透明人」中的施暴者,最终还是遭受良知的谴责。李国华对少女实施的性侵从第一个开始就一发不可收拾,书中也描述到,他在追寻将小女孩培养成为性玩物的成就感。他和受侵害的女孩们无法产生共情,用假的情话骗她们,只为了泄欲、霸权这样的目的。

另一种可能是,这种行为在他们的小团体里已是常态,这也是使我感到脊背发凉的一点。身为女性的班主任为男老师物色女学生、男人们互相用“你的小演员”打趣……这些在他们眼中仿佛吃喝拉撒一般正常。如果李国华不是一个良知丧尽的反社会人格者,那么只能是,他的圈子让他认为,这样做是极其正常的。并且这个圈子在他出任何“差错”时,拥有足够强大的力量料理麻烦。具体是哪一种还需细细品读吧。



从结局来看,也许还会有下一个疯掉的房思琪,也许还有下一波谴责受害者的邻居们,也许还有下一个许伊纹这样的引导者和刘怡婷这样的讲述者。这是最使我心寒的地方。

读到最后刘怡婷与许伊纹的对话不禁落泪。



其实我们的生存方式,何尝又不是将注意力转移到光明的事情上。黑暗的存在意义不是让你陷入其中,只是让你知情,仅此而已吧。最近看多了这个题材的采访、书籍、电影,也会觉得压抑,早就不如一开始接触时,缜密地思考其中意义。

人是一种奇怪的动物。我们相信事出有因,我们致力于寻找这个世界的规律。追求自洽的体系让我们感到充实,也使得我们能够“预知”事情的后果,从而提升安全感。人感谢苦难,也是一样的道理:当苦难的发生是为了更好地活下去,苦难才发生得有原因。

就像房思琪骗自己爱上老师一样,是“与一个有妇之夫但是德高望重的老师恋爱”承受的多,还是“被老师强奸了五年”承担得多?第一次不敢说,也就永远不敢承认了吧。才十几岁的她也许自己有时候也在二者之间彷徨,又怎能让她对外界承认后者这个残酷的事实呢。

“世界上只有一种真正的英雄主义,就是在看清世界的真相后依旧热爱它。”这句话曾经是我的至爱格言。如今却幡然醒悟,每一句格言都需要因材施教的重要性。你要告诉懒惰的人“一分耕耘,一分收获”,却要告诉努力却未曾成功的人“知足常乐”。你要告诉顽皮的孩子“不以规矩,不成方圆”,却要告诉被教条约束天性的孩子“开创则更定百度”。

我也永远不会去告诉受害者,这就是世界的真相,你要依旧热爱它。我只会对他说,让想做英雄的人做英雄吧,咱们不做。

最后,摘录一段我最喜欢的文字。前些日还在就“入世者、出世者”与挚友胡诌,不由得说了一句“真希望自己和身边的人不用经历苦难,就能好好的。”和这段话是相似的意思。





愿你永远是一个媚俗的人。

-----------------------

最后简单说一下豆瓣很多读者都在抨击的畅销书通病:消费死者也好,标题党也好,这都是出版社的传统手段。今天只就作品探讨,《房思琪》从情节、结构、文字来讲都是一本好书。个人认为有时候也不必太过于谴责推销手段。用这种和炒作沾边的方式固然令人不快,但是这样的作品应该让更多人看到。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房思琪的初恋乐园的更多书评

推荐房思琪的初恋乐园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