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尔特旧事

沉眉
2018-02-12 02:46:51

银色的月光,静思的大地,凯尔特丰饶的国土,沉淀千年的盖尔语和高卢语,竖琴和哨笛清新浪漫的婉转曲调。

那个有着高乃依,三一律的年代,德鲁伊教的吟游诗人歌颂星辰,在月光洒满的海边用灵魂赞美万物。亚麻色头发的精灵穿过古爱尔兰神话中永恒年轻之地的薄雾,拖曳着长裙,在银色的月光下翩翩起舞。

大地飞花,哥廷根,都柏林,戈韦,爱丁堡,精灵们渡过西欧罗巴海,他们在眼前,他们离去,循着来时之路回归永恒年轻之地。人类不再惧怕黑暗和野兽,不再需要他们的庇佑和仙乐,人类摧毁仙丘,不再信仰神话。

游走的岁月如流云般远行,正如一种古老文明的消亡。罗马人脚踏德鲁伊教徒的尸体,砍倒神圣橡树,将源于凯尔特文明的槲寄生作为基督圣诞的象征,改写凯尔特的历史。凯尔特人被迫离开家园,作为强者的附庸近千年,千年之后,才有人去追溯这段历史,寻找那种被叫做凯尔特的最古老的西方文化。

盖尔语的失落,凯尔特文明的殆绝。容我再想象叶芝书中的海伦和斯图尔特夫人的模样,牛角之门的幽幽微光,都柏林的红发少女,爱尔兰的绿色农田和澄净海洋,凯尔特清新浪漫的神话。去吧,人类的孩子,河水的那边,古井的那边,和那精灵手拉手,这世间的悲伤太多,而你不能懂得。

小眉。2017.6月11.家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凯尔特的薄暮的更多书评

推荐凯尔特的薄暮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