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把哲学想得那么复杂

星空
2018-02-11 看过

谁能想得到,柏拉图这位古希腊的大哲学家会与最原始的哺乳动物鸭嘴兽联系在一起,并且还要一起去酒吧呢?想一想都觉得匪夷所思,几尽于不可能。最不可能的一彼一此聚到了一起,其中必定有很多故事。那么,都会是些什么样的故事呢?柏拉图当然不会和鸭嘴兽一起谈动物进化史,毕竟他最擅长的是哲学。那么,就不妨把他们俩看作是一对相声表演艺术家,一个只管斗哏,一个只管捧哏,两人各发挥所长,最后的效果一定会顿时蓬壁生辉。

先不管作者是哪个,只管先看内容。西方哲学史从先前发展至今,大师们一代接着一代,哲学里的“大问题”也是不胜枚举。单看这些名词好像也并没有那么复杂:形而上学、逻辑学、知识论、伦理学、宗教哲学、存在主义、语文哲学、社会和政治哲学、相对性、元哲学……事实上,其中的“水”可是深着呢!任何一个,都是三言两语讲不完的,都可以形成一本长篇大论,里三层外三层,层层都藏着无穷无尽的玄妙之处。譬如佛教里的禅意,看似平淡无奇、了无深意,实则都是大智慧,非高僧所不能尽解。不过,假如能够多几个玄奘那样的不世之才,原本的难就会立刻变成容易这两个字了。

哲学是对基本和普遍之问题的研究,是关于世界观的学说,也是自然知识和社会知识的概括和总结。哲学该从何处谈起呢?有一句话叫“言必称希腊”,所以,探究西方哲学史“老底”,也要从古希腊谈起。古希腊时期的自然派哲学家被认为是西方最早的哲学家。无论他们认识世界的方式是否正确,这些哲学家的可贵之处就在于,他们是以理性辅佐证据的方式归纳出自然界的道理,确实值得深思。苏格拉底、柏拉图与亚里士多德这三人奠定了哲学的讨论范畴,他们提出了有关形而上学,知识论与伦理学的问题。有了这三人,古希腊哲学才算是搭起了一个大概的框架。当然,既定是一个大体系,不凭三个人是解决不了所有的问题的,还需要德谟克利特等人。

哲学“水”深,可再深的“水”也自有源头可寻。再难懂的哲学,倘若让那些哲学大家们三言两语点拨一下,于是马上就可以变得深入浅出了。这本书——他们的作者是托马斯·卡斯卡特和丹尼尔·克莱恩,两人毕业于哈佛大学哲学系,不过都没有从事哲学的本专业,临了临了,却起了一个心思,就是想用幽默好玩的段子,来讲一讲哲学——就是想做一做这样的事情。最终,能够起到一个什么样的效果呢?!如此之深的哲学,一本书都讲不完一个存在主义,几个笑话就能够把它讲透吗?信与不信,不在一句话两句话的争辩,而在于看看它讲了些什么。男主人发现了正在柜子里躲着的和自己妻子偷懒的好友,问他在柜子里干什么。知道他的好友会如何作答吗?他说:“人总得在某个地方嘛。”这句话无论如何是有一定的道理的,不过狡辩的意味也非常浓,这样的话多半会由一个对黑格尔哲学无限向往之的粉丝们说出来。虽然确实是狡辩,却也符合辩证法的规则。

哲学总是显得玄之又玄——其实也只是“显得”而已,那是因为没有摸着门道,所以才觉得茫然。倘若入了门道,抽丝剥茧下一番功夫,蓦然回首,才会发现,“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是在最好找的地方。所以,在《柏拉图和鸭嘴兽一起去酒吧》这本书里,托马斯·卡斯卡特和丹尼尔·克莱恩干的就是这样的活。别看哲学问题层层叠叠的样子,实际上却并不难懂。与其听那些淡而无味的大道理,还不如从几个笑话入手,把这几个笑话好好想一想,那些“大道理”于是就立刻迎刃而解。当然,托马斯·卡斯卡特和丹尼尔·克莱恩也没有过多出面,他们是让迪米特里和塔索出面的,由他们的对话引出一个又一个哲学问题,楔子而已。

复杂与简单,这一对矛盾似乎非常奇特地“长”在了哲学的身上。但不同的人,对于哲学的体会总是不一样的——同一个美女在不同的人眼里,都未必就看法相似,更不用说哲学。它们自己可不会说话,也无法争辩。反正,这些活会有人去干的,而且一定可以干得很好。

9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柏拉图和鸭嘴兽一起去酒吧的更多书评

推荐柏拉图和鸭嘴兽一起去酒吧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