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 啊! 7.6分

就让那些运动成为永远的过去吧

十年
2018-02-11 22:43:32

伤痕文学主要是表现“文化大革命”给人们带来的精神物质上的巨大伤害以及对国家民族前途的反思,是一个具有历史转折意义的文学现象,在当时中国社会有广泛影响,出现于20世纪70到80年代。 冯骥才的这篇《啊!》便是伤痕文学的代表作。 吴仲义年轻时在本地大学学习历史,当时学校正开展鸣放活动,各个年青的学习激烈地发表着自己的意见、看法,在外地收集素材的他也被学校迅速召回参加活动,而就是因为在一次小规模的“读书会”上发表的言论,成了断送他前程的致命一击,他在会上发表了对国家体制的看法,但很快,1957年中国开始进行反右活动,刚刚还在台上的神采飞扬者就被划为右派,推上了审判台。由于在公共场合发表在会上的话,一同参与读书会的吴仲义的哥哥被开除党籍,陈乃智和何玉霞也收到处分,不就这些人便被放逐天南海北。吴仲义在学校没抓住机会发表自己的看法,由此侥幸逃过了一劫。

时光荏苒,几十年后,吴仲义参加工作多年,由于在工作上谨慎小心,不参与党派斗争,也不再像年轻时那样激昂,在很多次的运动中,他都能独善其身,不受影响。但是,一封哥哥寄来的信和给哥哥的回信,使他遭到了灭顶之灾。在一次全国大规模的运动开始后,

...
显示全文

伤痕文学主要是表现“文化大革命”给人们带来的精神物质上的巨大伤害以及对国家民族前途的反思,是一个具有历史转折意义的文学现象,在当时中国社会有广泛影响,出现于20世纪70到80年代。 冯骥才的这篇《啊!》便是伤痕文学的代表作。 吴仲义年轻时在本地大学学习历史,当时学校正开展鸣放活动,各个年青的学习激烈地发表着自己的意见、看法,在外地收集素材的他也被学校迅速召回参加活动,而就是因为在一次小规模的“读书会”上发表的言论,成了断送他前程的致命一击,他在会上发表了对国家体制的看法,但很快,1957年中国开始进行反右活动,刚刚还在台上的神采飞扬者就被划为右派,推上了审判台。由于在公共场合发表在会上的话,一同参与读书会的吴仲义的哥哥被开除党籍,陈乃智和何玉霞也收到处分,不就这些人便被放逐天南海北。吴仲义在学校没抓住机会发表自己的看法,由此侥幸逃过了一劫。

时光荏苒,几十年后,吴仲义参加工作多年,由于在工作上谨慎小心,不参与党派斗争,也不再像年轻时那样激昂,在很多次的运动中,他都能独善其身,不受影响。但是,一封哥哥寄来的信和给哥哥的回信,使他遭到了灭顶之灾。在一次全国大规模的运动开始后,他的哥哥来信,说当年一起参加读书会的陈乃智,受人揭发,成为重点审查对象,这样一来,肯定要对过去的事重新审查,吴仲义也会因此收到牵连。他给哥哥回信,说陈不一定会将自己招供出去,让哥哥放心等等。但是,就是这封回信,在去邮寄前找不到了,他为此惶惶不得终日,怕落到工作组的人手中,但工作组的头头贾大真是个善于察言观色的人,他从吴的神色与行为中看出他有心事,便软硬兼施,逼迫吴道出了自己曾经的“错事”,他将计就计,说吴的信就在自己手中,最终吴将所有的事情都告知了贾,他因此进了监改组,之后在监改组里任人摆布、支配和辱骂,经常受批斗,活得不如一条狗。

半年过去了,电闪雷鸣、风横雨狂的日子过去了,该落实政策了,吴是宽大处理的第一个典型,他欣喜若狂,简直不敢相信这是事实,之后他回到了阔别已久的家,但是,当他准备倒掉脸盆中的冰块时,却发现自己的信就粘在脸盆下,根本没有落在贾大真手上,“啊!”,他一声惊叫。

这本小说里,有义愤填膺、朝气蓬勃的大学生何玉霞、陈乃智、哥哥,他们曾和吴仲义一同指点江山,激扬文字,却在运动中被打为右派,有温柔贤惠的嫂子,曾是台柱子的她由于哥哥的身份问题而沦为后台的化妆师,有亦敌亦友的赵昌,有抓人好手贾大真等等。

小说里面的事荒谬,不可思议,应该说是不愿意相信它是真的,很多人应该跟我一样,很诧异中国怎么会有那么一个时期,人们互相猜疑,互相揭发,工作不能正常进行,为运动而运动,根本不考虑为何运动。对国家体制提出自己的看法有何错误?难道这就能说明反对国家了吗?那个时期把人的言论管得太死了。其次,那样的时期滋生了贾大真这类人,以抓人整人为乐!真是悲哀。还有就是,人与人之间的信任感荡然无存,互相猜忌揭发,本身就对社会关系产生了很大的负面影响。

就像作者所说“只要这些有碍于社会进步和毒化生活的现象,还没有被深刻地加以认识、从中吸取教训、彻底净除与杜绝,还存在着再生的条件,那么,与本篇小说同一性质的作品就不会是无用的,也是不可避免的。”我衷心地希望,我们的社会有且仅有那样的一段时期,无论它有多么黑暗可怕,都已经过去,我们需要做的,便是记住它,杜绝它的再次出现。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啊!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