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馗考 钟馗考 评价人数不足

钟馗是如何变成门神的

木之木
2018-02-11 21:39:33

前天收到陆萼庭先生的遗著《钟馗考》一书,该书于去年10月由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陆先生2003年去世,该书的出版距先生的离世已逾十余年;如果从书中先生在1994年写的自序算起,距今已20余年。无论如何,先生的书如今能够出版,也是一件令人欣慰的事。(首先需要说明的是,这不是一篇书评,而是一篇介绍本书的读书笔记。,图片均来自该书。)

陆先生在序中自称:“当我很小的时候,有幸接触到昆剧《嫁妹》,立即被一种无以名状的斑驳的色泽所震撼,以后多次观赏名家演出,论共鸣的强烈程度都不能与第一次相比。儿时还常随大人到城隍庙去,对那些高悬在笺纸店里粗俗拙劣的钟馗画,看得兴味盎然,历久难忘。”这是促使先生写作本书的动力。而这样听戏的兴趣与治学的经历,让我想到了顾颉刚先生,顾颉刚先生做“古史辨”的研究,也是基于对传统戏曲的兴趣。所以说“大家”总是能在平常之中发现问题,并做出学问。

一、从物到人到神

1、作为工具的终葵

钟馗原作

...
显示全文

前天收到陆萼庭先生的遗著《钟馗考》一书,该书于去年10月由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陆先生2003年去世,该书的出版距先生的离世已逾十余年;如果从书中先生在1994年写的自序算起,距今已20余年。无论如何,先生的书如今能够出版,也是一件令人欣慰的事。(首先需要说明的是,这不是一篇书评,而是一篇介绍本书的读书笔记。,图片均来自该书。)

陆先生在序中自称:“当我很小的时候,有幸接触到昆剧《嫁妹》,立即被一种无以名状的斑驳的色泽所震撼,以后多次观赏名家演出,论共鸣的强烈程度都不能与第一次相比。儿时还常随大人到城隍庙去,对那些高悬在笺纸店里粗俗拙劣的钟馗画,看得兴味盎然,历久难忘。”这是促使先生写作本书的动力。而这样听戏的兴趣与治学的经历,让我想到了顾颉刚先生,顾颉刚先生做“古史辨”的研究,也是基于对传统戏曲的兴趣。所以说“大家”总是能在平常之中发现问题,并做出学问。

一、从物到人到神

1、作为工具的终葵

钟馗原作“终葵”,是古代一种用来捶击的工具,名叫“椎”。从语音的反切角度讲,“终”字的生母,与“葵”字的韵母相拼,就是“椎”字的读音。同时,椎的形制与圭很像,圭与鬼的读音相同,以圭击鬼,或许也有“以鬼击鬼”的附会。《考工记》上记载:大圭长三尺,杼上终葵首。”由此可见,终葵是一种生活中常见的捶击工具,可能随着后来古人对鬼神的理解,开始赋予终葵以捉鬼、打鬼的功能。而在汉代民间的打鬼工具可能已经使用终葵,同时,汉宫廷中的“傩仪”(一种打鬼仪式),中已经使用这种工具。当然,这一演变历程很难考证了。

2、作为植物的蔠葵(中馗)

那么后世怎么还有一种叫做“蔠葵”(也做“中馗”)的可食用菌,应该是附会、仿冒“终葵”,因为终葵既已出名,仿冒它也是人之常情。

那么终葵的形制如何?我们可以从一幅画中一窥究竟。

这幅画是清末著名书画篆刻家赵之谦在端午节所作。(为什么在端午节挂钟馗,下文将会解释。)这幅画右半部分题:“终葵,椎也。戏画椎形。”画着两椎的全形,一种行近上尖下方的大圭,细长的劲端置一方形物;另一种极似货郎鼓,头部圆形,上、左、右各有三环,柄细长,下端则为方形物。旁题“此申两椎全形”,指以意引申补全。左半部分,一共画了三种菌子,一圆形,反面细褶条形;一状似破伞;又一画其小者。下端题“中馗菌”,“壬申端午日写”。这是赵之谦在同治十一年(1872)端午节所写,但是到清代,钟馗早已成为大家所熟知的“神形”,而不是物形,画家不写人们熟悉、世俗流行的钟馗像,异想天开地画其原始形态,可见其避熟高明之处,也增添了一些意趣,辟邪的方物在,何必劳驾庞然大物的尊神。

3、作为人名的钟葵(钟馗)

钟葵作为人名的出现见之于史籍记载,主要出现在南北朝时期。

如北魏的尧钟葵,据《魏书》记载:“尧暄,字辟邪,上党长子人也。本名钟葵,后赐为暄。”钟葵即终葵的别写,古人取名互训,取终葵为名,意在辟邪。

另据顾炎武在《日知录》卷三十二《终葵》里考证,举出一连串的同名者,有刘钟葵、杨钟葵、丘钟葵、李钟葵、慕容钟葵、乔钟葵、段钟葵,还有于劲字钟葵,张白泽字钟葵等等,这只是见于历史记载的,哪些没有记载的可能更多,我所在的地方,就有一个叫“杨钟葵”的人。所以钟葵作为人名(或表字),都是取吉祥的象征。

虽然,钟葵用于人名早已开始,但是此时还没有见有姓钟名馗的人出现,到了唐代就有人叫“钟馗”了。而到了明清时期,用钟馗形容某人,不论男女,都指其丑。

4、作为人的钟葵——钟馗出世

钟馗是如何从物到人的演变过程,在清代著名史学家赵翼的《陔余丛考》中概括的最为简洁明确。原文为“终葵本以逐鬼,后世以其有辟邪之用,遂取为人名,流传既久,则又忘其为辟邪之物,而意其为逐鬼之人,乃附会为真有是食鬼之姓钟名馗者耳。”

既然终葵是辟邪之物,并用于逐鬼。已有取人名之例,那么,作为人的钟馗之出现,当是自然而然的事情了。

记载钟馗出世的文献,以《天中记》引《唐逸史》为最早。据其记载,钟馗出生于隋代,是个读书人,唐高祖武德年间,“应举不第”,主要是落第引起的愤懑,可能还有别的什么原因,促使他“触阶死”,即头撞在石阶上自杀。而高祖大为震惊,特赐进士,并赠蓝袍葬之。唐逸史》是宋人编写的,从书名就可知道其记载的野史趣味,既然南北朝至隋时,取终葵为名是一种时尚,屡见不鲜,那么隋唐之际,有钟姓人取馗为名,也是“顺理成章”的事。

5、作为鬼——神的钟馗

又过了一百年,到了盛唐时代,唐玄宗做了一个奇怪的梦,钟馗重新登场,这次钟馗迅速从人到神,掀开了钟馗艺术形象的新篇章。

唐明皇生病,白昼假寐梦见了一个蓝袍大鬼,抓住一个小鬼,大概就是让唐明皇生病的坏东西,只见蓝袍大鬼把它掰开来吃掉了。然后对唐玄宗说,我是终南山进士,发誓要清除所有捉弄人生病的业障。做了这个梦,唐玄宗的病就霍然而愈了。

这个故事中又加入了,钟馗的籍贯终南山,身份是进士,而终南山是道教的祖庭,唐代皇室又以道教为“国教”;唐代也实行科举制度,唐代科举中登第后,并不马上授予官职,而是接受吏部的铨选,而铨选的标准是“身”、“言”、“书”、“判”(写作判词断案),分别取其“体貌丰伟”、“言辞辩证”、“楷法遒美”、“文理优长”者。而钟馗因相貌丑陋被拒绝,一气之下触阶而死。不仅使这个故事增加了戏剧性,还使其更加的合乎逻辑。

另据唐人周繇的《梦舞钟馗赋》记载:唐玄宗抱病,梦见梨园中的著名演员黄旛绰前来,奏称他引来了钟馗,此刻正在锦氍毹上作舞。唐玄宗从灯光摇闪之间,望见一个怪行怪状的人走出迷雾突然出现,他就是钟馗:长长的须髯在宽阔的胸际飘举着,上衣的斜领全部敞开了,他用手搔搔头上的短发,一顶帽子颤巍巍地要往下掉。我们知道唐玄宗酷嗜歌舞,精通音律。再附会这样一个故事,也是情理之中。

虽然钟馗帮助唐玄宗捉鬼之病,但是按照故事的逻辑,玄宗应该封他个神才对,这是故事不完美的小瑕疵。当然,或许钟馗众所周知,已经是不言而喻的打鬼之神了。

至此,终葵(钟馗)完成了,从物到人到鬼到神的转化。

二、从岁暮到端午

1、岁暮赐钟馗画像

中国的很多传统节日,都和鬼神相关,而鬼神这种东西又神出鬼没,隐现无形,让人生畏。既然,年是古人狂欢的节日,那么鬼在这个时候的出现也是自然。所以需要专门职能的神,去负责这项工作。

那么钟馗是什么时候开始变为岁暮的之神的,应该是在唐朝。据说张说和孙逖的文集里有《谢钟馗画表》。张、孙二人都是唐玄宗开元前期的人,而玄宗做梦则是在天宝年间。吴道子奉诏所写的钟馗画是种新画,后也用于赐给显要的大臣。如刘禹锡集中有两篇《谢钟馗历日表》,这是刘禹锡替别人捉刀之作,一是代“李中丞”,一是代“杜相公”。前一篇格式如下:臣某言:中使某乙至,奉宣圣旨,赐臣画钟馗一,新历日一轴。……伏以将庆新年,聿循故事。缋其神像,表去疠之方;颁以历书,敬授时之始。……”

钟馗画意在除旧,新历书意在迎新。岁暮赐钟馗画像,变成一年一度奉行的故事,这时候钟馗是不是门神,还看不出来。这种奉行“故事”一直持续到清末。如光绪十二年(1887)农历十二月十八日《翁同龢日记》记载:“是日皇太后(慈禧太后)赐御笔福寿字、朱拓御画钟馗一张,龢与潘祖荫同被此赐,孙子授及南斋诸公皆一福字而已,同事孙、松皆未与也。”福寿字为慈禧所写,钟馗画大概是画就后上板木刻,以供少量朱拓所成。这本是岁暮例行故事,凡属大臣均可受赐,到后来受赐的大臣却有所选择,以示额外加恩。翁时任户部尚书,是光绪帝的老师;潘祖荫时任工部尚书。

2、民间挂钟馗画像

宫廷赐钟馗画像,只限于少数的王公大臣。而民间挂钟馗画,才显其狂热。

据北宋孟元老《东京梦华录》记载:此月虽无节序。而豪贵之家。遇雪即开筵。塑雪狮。装雪灯。雪日以会亲旧。近岁节市井皆印卖门神。钟馗。桃板。桃符。及财门钝驴。回头鹿马。天行帖子。卖干茄瓠。马牙菜。胶牙饧之类。以备除夜之用。自入此月。即有贫者三人为一火。装妇人神鬼。敲锣击鼓。巡门乞钱。俗呼打夜胡。亦驱祟之道也。”这时钟馗已具有门神的作用。而到了南宋吴自牧的《梦梁录》所记与《东京梦华录》大同小异:门神、桃符、迎春牌儿以及钟馗、财马、回头马等应有尽有,都由纸马铺印刷供应。到了除夜这一天,家家户户洒扫门庭,消除尘秽,然后换门神,挂钟馗,钉桃符,贴春牌,最后祭祀祖宗。而在打夜胡的活动中《梦梁录》的说法是“装鬼神、判官、钟馗、小妹等行,敲锣击鼓,沿门乞钱。”可知钟馗不但可以作为年画挂像,也可由人扮相驱鬼。

到了明代,岁暮被固定在祭灶这一天(即腊月二十四,叫做“交年”)。据田汝成《西湖游览志余》记载:这一天民间祭灶,贡品主要为胶牙饧、糯米花糖、豆粉团,然后更换桃符、门神、春贴、钟馗、福禄、虎头、和合,同时还购备苍术、贯众、辟瘟丹、柏枝、彩花,以供除夕之用。而刘若愚的《酌中志》记载:皇宫中祭灶之后,除夕这一天,开始互相拜祝,名叫“辞旧岁”……门旁换上桃符板,安放将军炭,换贴新门神;室内则悬挂福神、鬼判、钟馗等画。”这里可以看到宫廷和民间习俗的差异。民俗活动本就非“千篇一律”,只是稳中有变罢了。

3、钟馗与端午

那么钟馗又是怎么和端午扯上关系呢?

端午作为民间节日,并举行一整套活动,大约起自宋代。端,初的以意思;午与午相通。端午即初五,本来每月的第五天,都可称端午,后来成为五月初五节日的专称。端午本是端午的别称,也叫端阳。由于月日都是五,又叫重五、重午,简称午节。而中国很多节日都是月与日相同,如二月二龙抬头,七月七,九月九重阳节,这倒是一个饶有兴趣的现象。

宋代的端午节还没有挂钟馗的习俗,挂的是另一位神仙“张天师”。宋陈元靓的《岁时广记》引《岁时杂记》记载:东京端午节各店铺还卖张天师像,所谓艾人实是张天师的化身,身子是泥土捏成的,以艾为头,以蒜作拳,挂在门户上。

到了南宋《梦梁录》记载端午这天“以艾与百草缚成天师,悬于门额上,或是虎头白泽。”就辟邪驱鬼而言,端午挂张天师的习俗一直延续到明清。自清代雍正、乾隆钟馗之间加入端午节,张天师的地位发生动摇。《苏州府志》说“吴俗于端五日挂钟馗、真人玉符”。天师画符已经退居第二位。后来吴中有些人家钟馗像要悬挂一个月,顾禄《清嘉录》卷五《五月》记载:“堂中悬钟馗画图一月,以祛邪魅。李福《钟馗图》诗云:面目狰狞胆气粗,榴红蒲碧座悬图。仗君扫荡么么枝,免使人间鬼画符。”同书又引用《江震志》说:五日堂中悬钟馗画像,谓旧俗所未有。”可见清代中期的人把端午挂钟馗看成是一种新鲜事。总之,挂钟馗在端午节也是风俗之一。

三、从大门到后门

1、与门神争胜

钟馗一路演变,历经坎坷,取得神位,逐渐向门神方向发展。但是,古代门神众多,最早的门神是神荼、郁垒,他们出现最早,使用频率最高,一直都是门神中的主神。钟馗即晚出,又与他们争胜,确实有难度。

钟馗什么时候成为了门神?在古代就很难弄清楚了。沈括《梦溪笔谈》“岁首画钟馗于门,不知起自何时?”《补笔谈》中记载“熙宁五年,上令画工摹拓镌板印赐两府辅臣各一本。是岁除夜。遣人内供奉官梁楷。就东西府。给赐钟馗之像。”这时钟馗应该还不具有门神的功能。而在上文提到的《东京梦华录》中称岁暮有卖钟馗门神的记载。大概到了北宋末年钟馗已经具有门神的职能,同时还作为“打夜胡”的主神参与捉鬼。宋明时期钟馗作为门神的职能,一直延续。明代史玄在《旧京遗事》中记载“禁中岁除,各宫门改易春联及安放绢画钟馗像。像以三尺长素木小屏装之,缀铜环悬挂,最为静雅。”可见,钟馗作为门神还是没有多少变化。那么什么时候钟馗开始守后门,陆先生称“大概早在元末,门神与钟馗已经正式分了工:门神照常负责大门,钟馗退而专管后门。”

2、后户斜贴钟馗

为什么把钟馗守后门的传说时限定在元末呢?钟嗣成的《录鬼簿》的《南吕一枝花·自序丑斋》散套【隔尾】一曲曰:“有时节软乌纱抓扎起钻天髻,干皂靴出落着簌地衣。向晚乘闲后门立,猛可地笑起:似一个甚的?恰便似现世钟馗吓不杀鬼!”钟嗣成约1280—1350年在世,他在这套曲子中为自己的貌丑发牢骚,他闲来在后门一立,联想起自己恰像守后门的本家钟馗。

另据《西游记》小说写唐太宗夜眠不宁,秦叔宝奏请愿与尉迟敬德一起在晚上把守宫门,果然“一夜天晚,更不曾见一点邪祟”。但时隔未久,“又听得后宰门乒乒乓乓,砖瓦乱响”,于是又宣魏征来守后门。吴承恩编写《西游记》约在嘉靖前期,当时有关钟馗守后门的传说还没有在民间完全定型。以后逐渐普及并定型,有力的证据是晚明时期戏曲作品所写的故事里已流行“后门钟馗”的说法。如《钵中莲》传奇,抄本第九出《神哄》出场,自叹“冷清清守后门”。

钟馗从前门被安排到后门,稳定了一个相当长的时段以后,老百姓又异想天开地跟他开了个玩笑,钟馗在后门的站位发生了新变化。顾禄《清嘉录》卷十二(十二月):“(除夕夜分)或朱纸书神荼、郁垒以代门丞,安于左右扉。或书“钟进士”三字斜贴后户以却鬼。”真是感叹世态炎凉,连钟馗的画像都不买了,直接写“钟进士”三字,还斜贴在门上。关于斜贴钟馗,据清人吴翌凤《门神》的结联:夭(音歪)斜毕竟多倾覆,处世全凭立脚牢。(吴俗钟馗例多斜贴)。或许斜贴就像“福”的倒贴,取吉祥之意吧。

虽然钟馗被“发配”到了后门,但是他还是可以出现在正门,各地风俗不同,相沿袭的习惯也不同。不管是前门还是后门;不管是岁暮还是端午;虽然钟馗出现的时间和地点不同,但是作为门神的钟馗的功能一直都没有变。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钟馗考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