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谈两句Akiko

清婉华
2018-02-11 看过

Akiko的使命之一是担负买避孕套的重责。在药店里她开不了口,日落黄昏,她得挣扎过自己的害羞,去巷子角落的自动贩卖机买。慌忙间她买错了牌子,担心挨丈夫骂,那让她难堪。

她一面绕远路走回家,一面故意想些分散注意力的仿佛有趣的问题。

真让人心疼,书写得意外好。有点想慢慢译出来,就为了可以纠结把plum tree译成李树还是梅树好,白描、露骨、抒情的,该多好玩。 Ozeki把夫妇间那种发自陌生的嫌弃感写得绝妙。 也因此想到,常说《红楼梦》充满悲悯。什么是悲悯呢?我喜欢这个词,但这个词似乎还是太大了些。 真爱,也是一个极具煽动性的,并不准确的词。 当黛玉回身要走,想说未说,宝玉也欲言又止,两个人要分别时,宝玉忽然补上来一句: “如今夜越发长了,你一夜咳嗽几次,醒几遍?” 最牵挂的温柔就被表现了。 当坠儿拿了平儿的镯子,晴雯拉着坠儿狠狠地刺她的手——晴雯的可爱不妨碍坠儿的可爱。 在随随便便就摔坏了玻璃缸、玛瑙碗的怡红院,在不起眼的丫头终要被拉出去配小子的贾府,坠儿大概认为,偷镯子主子大概也留心不到,生活所迫,为自己打算吧。 坠儿也不单为自己打算,她勇敢地当了小红的红娘。一点儿不觉得小红和贾芸有什么悬殊,情爱呀,不平常吗? 一个人不妨碍另一个人的可爱,因为每人各有每人的因果。书里看似的闲笔,却是因果,也就是所谓的悲悯。 一人爱一人,就是看到对方身上的因果。处在命运中的人,充满反抗的妙趣和顺从的无奈。 Akiko的丈夫睡了,她就爬起来,静静地翻阅《枕草子》,借以保持她和生活的距离,增加对丈夫的忍耐,好保存她的生趣。 从前一直以为文学让人脱离生活,似乎并非如此,文学是为了让人持有揣摩因果的耐心和情感投入生活的,也就是说,悲悯地生活吧。

2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推荐My Year of Meats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