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持人物琐忆》读后感

苦兔儿
2018-02-11 16:13:06

本书为民国时期文艺界名流名士之交往一画卷,其书中所牵涉名流人物之巨横跨书画,篆刻,诗文,学术,政军,亦甚至拳术等众多领域。本书作者陈巨来先生为当年制印名家之一亦为当年文艺圈内一风流名士,其时众名流尤闻其名求于陈先生为之作刻印之需,此项技艺也让陈先生成为当时众名士们的座上客,这些名士们包括今天耳熟能详之名人名媛包括张大千,吴湖帆,袁克文,陆小曼等等等。

本书取名“琐忆”是尤为确恰的,此二字也为此书定下基调,它并非一回忆录之作对其个人历史以及与个人命运紧密相关人物进行经得起历史推敲的客观梳理和描述,更多的只是陈先生展卷提笔随之所性,书之所至的,以及极具个人主观性的对自己与众历史人物交朋结伴的琐碎交往的描写,甚至对某些历史人物从其友处听来的传闻亦长篇累牍的出现在文中无从得证真伪,比如从陆小曼处听来的关于林徽因和徐志摩的传闻即此一例。此书既无逻辑紧密的编排,历史事实的考证,亦无宏观叙事手法,仅是一个耄耋老人晚年戏笔,因此,此书只能当做茶余饭后的闲谈,一听一笑,不可认真。

对读者而言,除陈先生所书之名人八卦与掌故为一笑谈外,此书虽无学术性专业性的探讨价值但从侧面可对清末民初社会缓慢

...
显示全文

本书为民国时期文艺界名流名士之交往一画卷,其书中所牵涉名流人物之巨横跨书画,篆刻,诗文,学术,政军,亦甚至拳术等众多领域。本书作者陈巨来先生为当年制印名家之一亦为当年文艺圈内一风流名士,其时众名流尤闻其名求于陈先生为之作刻印之需,此项技艺也让陈先生成为当时众名士们的座上客,这些名士们包括今天耳熟能详之名人名媛包括张大千,吴湖帆,袁克文,陆小曼等等等。

本书取名“琐忆”是尤为确恰的,此二字也为此书定下基调,它并非一回忆录之作对其个人历史以及与个人命运紧密相关人物进行经得起历史推敲的客观梳理和描述,更多的只是陈先生展卷提笔随之所性,书之所至的,以及极具个人主观性的对自己与众历史人物交朋结伴的琐碎交往的描写,甚至对某些历史人物从其友处听来的传闻亦长篇累牍的出现在文中无从得证真伪,比如从陆小曼处听来的关于林徽因和徐志摩的传闻即此一例。此书既无逻辑紧密的编排,历史事实的考证,亦无宏观叙事手法,仅是一个耄耋老人晚年戏笔,因此,此书只能当做茶余饭后的闲谈,一听一笑,不可认真。

对读者而言,除陈先生所书之名人八卦与掌故为一笑谈外,此书虽无学术性专业性的探讨价值但从侧面可对清末民初社会缓慢转型中的民俗传统,文化风物,人际交往规则等有所管锥一窥。首先可显而易见的是在书中,其旧社会之丑态暴露无遗,比如在此书中所有男性名人名家无一不是三妻四妾,当其时妓院风靡,眠花宿柳,纳妾下堂都为这些名人们生活中的寻常事,在陈先生对其友人风月生活的描述当中由妓而妾,由妾而娶,由娶而相遭抛弃之故事充斥在本书各个角落,由此可见其女性处境遭遇之惨淡令人扼腕其旧社会女性地位之卑下。从陈先生的八卦描述来看,当时名人名家们的人际交往与普通人的人际交往也无甚过人之处,偷梁换柱,偷鸡摸狗,背后中伤他人以获取金钱利益等不齿行径同样发生在这些名人名家之间,其书中大量出现名人们以礼而相往又至绝交的描写,也包括陈先生本人对自己与多人发生不快以至友情断裂的书写,可见这些文艺大师们虽身傍文化以自持,艺术技法以立于世而其道德品行之不堪丑态百出令人不得不将他们称作伪君子而已。

当然除此旧社会名人交往间的俗态侩事以外亦有其文人雅士之高的一面,在陈先生的描述中,其本人在与这些名士的往还中,诗文以会友,书画以憎贻是为常事,即便是名士之间相互诽谤亦常以作诗绘画以相诋毁而不俗,此可见其雅。

总而言之,凡对民国时期轶闻轶事有其兴趣者不妨作一观读,对其文其事不需太过认真仅平添一趣即可矣。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安持人物琐忆的更多书评

推荐安持人物琐忆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