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合之众 乌合之众 8.2分

怎样做一个不随波逐流的人

阿也
2018-02-11 看过

一位叫朱利安·费利克斯的海军上尉曾经讲述过他所经历的一次“群体幻觉”事件。

一艘叫“贝勒·波拉号”的护航舰在海上寻找与他失散的巡洋舰“波索号”。那是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有一个士兵突然报告说发现了一搜遇难船只。这时,“贝勒·波拉”号上的官兵都清楚地看到一只载满了人的木筏,他们立即展开了营救行动,甚至,他们在接近遇难船只的时候还看见无数人在挥手求救。然而,当它们真正靠近目标时,才发现,所谓的遇难船员,不过是几根长满树叶的树枝。

或许你会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一群专业的、训练有素的、经验丰富的官兵,怎么会犯下如此荒谬的错误?

然而,法国著名的心理学家古斯塔夫·勒庞却告诉我们,这种现象在群中是一种常态。那么群体为什么会产生这样错误呢?勒庞在这本答《乌合之众》中详细分析了群体的特征并告诉我们:群体的无意识取代了个人的自觉意识,所以,感情和暗示非常容易在群体之中传染。

《乌合之众》的作者古斯塔夫·勒庞可以说是一个“不务正业”的人,他是一名医生,却写了数本无人问津的有关人类学和考古学的著作。直到晚年,他的兴趣转移到了心理学上,以一本《乌合之众》一举成名,成为了法国著名的心理学家,群体心理学的创始人。他的这本成名之作至今还在学术界享有广泛影响。

勒庞认为,“人们在智力上差异巨大,但他们却有着非常相似的本能和情感。”

有一个不得不承认的事实,不论一个人的智商和地位多高,他都和目不识丁的人一样拥有相同的源于本性的七情六欲。而群体所集合的,正是这些人人相似的本能和情感,群体所摒弃的,是个体迥异的智商和推理能力。这带来的结果就是,群体是无意识的,它只会通过直观的形象来行事。在群体里,人们不会去探究整件事情的逻辑,而是选择单纯地相信自己所看到的表象。

法国的刑事陪审团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以前,法国政府倾向于从教授、公务员、文人中挑选陪审团成员,后来,又从文化层次较低的商人、小贩和雇员中挑选陪审团成员。然而,结果是,他们的裁决结果往往是一样的。

这样的情况其实并不难理解,因为任何人如果看到一位哺乳的母亲或者孤儿时都会产生怜悯,遇到穷凶极恶的人时都会憎恨。陪审团其实只是在这种表象带来的情感下运作,而并非理智的思考。

“在群体中,每种感情和行动都有传染性,其程度足以使个人随时为集体利益而牺牲他的个人利益。”

这种传染往往是爆发式的,它会在一瞬间蔓延开来。就像是一根点燃的火柴落到了一大片汽油上,一瞬间,就可以燃烧出熊熊大火,一个心理群体,就这样形成了。有两方面的原因导致了群体意见的产生,一方面,是一些持久的准备力量,他们构成了群体意见形成的基础,比如:种族、传统、社会制度、教育;另一方面,是引出这些潜藏的观念或者情感的导火索:比如形象、词语或者幻觉。群体不会思考,只会迅速地接受观念,并且在这一过程中显得急躁而冲动。

法国著名的9月惨案是一个典型的例子。事情发生在法国大革命期间。1792年9月2日出现了一个谣言:贡塞榭峄监狱中的犯人阴谋暴动,于是一些群众自发地到狱中或在路上处死犯人。这些犯人并没有经过任何审判,也不区分罪责轻重就被一律处决。这一场大屠杀没有得到任何法律约束。大量女囚徒被强奸,很多受难者饱受酷刑,其中一些甚至被被肢解。然而,这场大屠杀的参与者,大多只是巴黎街头普通的鞋匠、理发师、锁匠……只是,在巴黎大革命的时代背景下,在一个谣言的怂恿下,他们认为自己都成了正义的化身,疯狂地实施了这场屠杀。从这个例子中,我们也不难看出群体的另一个特征。

“群体不善推理,却急于采取行动。”

这种轻率源于对力量的依赖,因为至少从数量上来看,群体,似乎是不可战胜的,同时,群体还可以逃避责任,因为个人是有名有姓的,会被追究的,而群体是无名的,也就无法追究责任,所以人们敢于去做一些平时自己不敢去做的事情,即便这件事是违反规则的。这就一种“法不责众”的心理。有一个很普通的例子:过马路闯红灯。如果是一个人,那么他很有可能老老实实等绿灯,然而,如果有三五个人同时等绿灯,情况就不一样了,这里面通常会有一个意见领袖,他趁着车少,往前挪了几步,结果大家赶紧跟了上去,一起闯了红灯,就连最开始遵守规则的那个人也一样。

《乌合之众》中还提到了这样一个故事:巴黎街头发现了一个小男孩的尸体。一个小孩偶然发展,这具尸体很像他的朋友费里伯特,于是,费里伯特的妈妈、舅舅、老师、几位邻居都被请来辨认尸体。结果,他们都一致认为,这就是失踪了好几个月的费里伯特。然而,后来,警察查明了这个小孩的身份并不是费里伯特。

虽然这是一个小型的群体事件,但是,我们也可以从中清晰地看到群体心理的作用。最开始,是一个小孩认错了人。如果没有这种外部认知的影响,相信一个母亲是不会错认自己的孩子的。而老师和邻居,不难想象,处于他们的角度是不会反对孩子母亲的意见的。所以,即便他们比孩子母亲更为理性或者是有所疑义,也会选择闭口不言。我们可以提炼出这个群体里人们的心理:每个人都相信其他人不会都认错人的,即便认错了,也不是我一个人错。一场乌龙事件就这样诞生了。

正如勒庞所说,我们进入了一个群体的时代。当然,他说这句话是是在100多年前,然而经过了这么多年的高速发展,尤其是在当下的中国,我们不得不承认勒庞的前瞻性。在如今新媒体的高度发展的环境下,各种信息流的汇集在一起。心理群体比以往更容易形成,并且,借助互联网的传播,群体的力量比以前更为壮大。所以,在当下的中国,我们更有必要好好读一读这本《乌合之众》,它不仅仅会帮助我们在社会事件中保持独立思考的能力,不在在各种观念中随波逐流。还能让我们对各种历史和经济现象做出更为深刻的理解。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乌合之众的更多书评

推荐乌合之众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