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是诗的本质

安达卢西亚的狗
2018-02-11 11:06:49

辛波斯卡总能准备地把握生活的细节,并列将这种观察,与历史、自然、政治等等宏观的议题通过精巧的诗歌表达出来。

辛波斯卡追求生活本真的状态,这看起来是“非政治”的,但事实上与其有千丝万缕的联系。辛波斯卡警惕、反感、对抗政治对真正生活的剥夺,从她对第一本诗集《存活的理由》的态度中就可以看到了。在本书收录的诗集《这里》中的一首《例子》中,辛波斯卡描写了经历狂风之后就在树梢的一片孤叶,她总结到:“暴力昭告天下/没错——/他有时喜欢耍个小幽默”。极权主义不仅要摧毁反对者,而且让反对者为自己代言。那些被斯大林处死的反对派,临死高呼“斯大林万岁!”不就是这样一种幽默?

当然,政治并不是这本诗集主要的主题,但私以为只有理解那种经历极权获得自由之后的人生,才更能体会到真实的、纯粹的、没有任何意识形态色彩的、与自然的历史而不是被政治化的历史相连结的生活的珍贵。

在时光的长河中打捞“脸”,在梦境的波谲中享受自由,在想象的历史中寻找抒情诗人,在与命运女神对话的过程中抨击人性的荒谬……辛波斯卡的文字与意象,优雅、新奇而富足。

所选诗集《冒号》最后一首诗《事实上每一首诗》中写到:“如果以白纸

...
显示全文

辛波斯卡总能准备地把握生活的细节,并列将这种观察,与历史、自然、政治等等宏观的议题通过精巧的诗歌表达出来。

辛波斯卡追求生活本真的状态,这看起来是“非政治”的,但事实上与其有千丝万缕的联系。辛波斯卡警惕、反感、对抗政治对真正生活的剥夺,从她对第一本诗集《存活的理由》的态度中就可以看到了。在本书收录的诗集《这里》中的一首《例子》中,辛波斯卡描写了经历狂风之后就在树梢的一片孤叶,她总结到:“暴力昭告天下/没错——/他有时喜欢耍个小幽默”。极权主义不仅要摧毁反对者,而且让反对者为自己代言。那些被斯大林处死的反对派,临死高呼“斯大林万岁!”不就是这样一种幽默?

当然,政治并不是这本诗集主要的主题,但私以为只有理解那种经历极权获得自由之后的人生,才更能体会到真实的、纯粹的、没有任何意识形态色彩的、与自然的历史而不是被政治化的历史相连结的生活的珍贵。

在时光的长河中打捞“脸”,在梦境的波谲中享受自由,在想象的历史中寻找抒情诗人,在与命运女神对话的过程中抨击人性的荒谬……辛波斯卡的文字与意象,优雅、新奇而富足。

所选诗集《冒号》最后一首诗《事实上每一首诗》中写到:“如果以白纸黑字,/或者至少在脑中,/基于严肃或无聊的理由,/放上问号,/且如果答之以——/冒号:”

诗歌就是这样的一个冒号,我们向生活发问,然后诗歌写下答题纸上“答”字后面的“:”。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给所有昨日的诗的更多书评

推荐给所有昨日的诗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