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岁,做养老服务4年多,我认为这本书是一剂良药,专治当下老龄化社会病

大路的女儿
2018-02-11 10:23:23
先说几句:

《最好的告别》这本书在2014年推出后,获得美国众多媒体大奖,赢得空前的成功。难以想象,这样一本由医生撰写的非虚构类作品能获得如此成绩,它到底有什么惊人的魅力?

在地球的另一边的我,第一次看到这本书,立刻深深明白它是一剂珍贵的良药。那些我们正在经历着的无助的时刻,长辈的衰老与照料,与疾病的斗争与死亡,都需要获得这剂良药的滋润。

中国缓和医疗工作领头人之一,北京协和医院的宁晓红大夫曾在访谈中强调过,中国人现在最急需的是“生命教育”的普及。我认为《最好的告别》这本书,作为开启生命教育学习的第一课,是绝佳的选择。

关于这本书

葛文德医生为这本书命名为《Being Mortal》,直接翻译出来就是“人皆有一死”,由于中国文化的原因,翻译者彭小华女士将书名改为《最好的告别》,取自本书最后一章节的标题。我很喜欢这个中文标题,因为它更加温柔地概括了本书的主旨:关于衰老和死亡,人生的必经之路,一个漫长地走向终点的过程,我们应该如何面对,如何在变化百出的困难时刻做出正确的选择。葛文德医生以大量的亲身经历和访谈为依据,不断反思现代医疗体系和医生工作的偏倚,也以病人家属的角度和读者









...
显示全文
先说几句:

《最好的告别》这本书在2014年推出后,获得美国众多媒体大奖,赢得空前的成功。难以想象,这样一本由医生撰写的非虚构类作品能获得如此成绩,它到底有什么惊人的魅力?

在地球的另一边的我,第一次看到这本书,立刻深深明白它是一剂珍贵的良药。那些我们正在经历着的无助的时刻,长辈的衰老与照料,与疾病的斗争与死亡,都需要获得这剂良药的滋润。

中国缓和医疗工作领头人之一,北京协和医院的宁晓红大夫曾在访谈中强调过,中国人现在最急需的是“生命教育”的普及。我认为《最好的告别》这本书,作为开启生命教育学习的第一课,是绝佳的选择。

关于这本书

葛文德医生为这本书命名为《Being Mortal》,直接翻译出来就是“人皆有一死”,由于中国文化的原因,翻译者彭小华女士将书名改为《最好的告别》,取自本书最后一章节的标题。我很喜欢这个中文标题,因为它更加温柔地概括了本书的主旨:关于衰老和死亡,人生的必经之路,一个漫长地走向终点的过程,我们应该如何面对,如何在变化百出的困难时刻做出正确的选择。葛文德医生以大量的亲身经历和访谈为依据,不断反思现代医疗体系和医生工作的偏倚,也以病人家属的角度和读者分享他对于生命终点的学习体会。

对于老化、衰弱和濒死,我一无所知,教科书也只字不提。这个过程如何演变、人们如何体验生命的终点、对周围的人有什么影响?——作者在50而知天命的年纪,抱着这样的问题,开始了他的探索。

第一部分:
自称一介凡夫的葛文德医生到底是何方神圣?是什么促成他完成这样一部伟大的书籍?

葛文德医生出生在纽约布鲁克林的一个医生世家。他先后就读于斯坦福大学、牛津大学和哈佛医学院,在牛津大学攻读著名的哲学政治和经济学专业(PPE)时,他开始对医学人文思想和社会支持方面深入思考。在克林顿总统任期期间,年仅27岁的葛文德医生成为总统卫生与人类服务部高级顾问。他积极参与社会医学知识普及,与医疗体制改革的事业。他热爱写作,长期为大众杂志撰写医学专栏。他戏称自己白天是医生,晚上是作家。

我看过他的演讲视频,葛文德医生身材高大,戴着一副银丝边的圆眼镜。他棕色的皮肤、黑色的眼睛和卷曲的头发,透露着他来自印度的家族基因。作者来自东方的家族背景,让中国读者很亲切,类似的文化背景容易让人产生共鸣。他的祖父所在的家乡代表类似很多中国老一辈传统的养老理念;而他和他父亲在美国生活的经历,又很好地符合了中国现代城市居民正在面对的养老、医疗和死亡的新模式。

先从葛文德医生的祖父那田园牧歌般的老年生活说起。这个老头儿很传奇。

他的祖父生活在一个距离孟买500公里的小村庄,家族的祖先在这里世代耕作了几百年。在那里,老人是智慧的象征。葛文德医生的祖父是一个非常有尊严的老人,任何时候都有家人在他的身边服侍他。作为家族的长者,他要帮助人们解决婚姻、土地纠纷、商业决策等方面的诸多问题。他在家中享有崇高的地位,吃饭的时候他优先吃,年轻人进家门的时候要向他鞠躬,并摸着他的脚祈祷。

祖父年轻的时候,白手起家,创建了一个大农场,直到100多岁了,他还要每天骑着马巡视他的土地。他去世的时候110多岁,是在去镇上的法院办事的路上,从公交车上摔下来,伤到了头部。

葛文德医生的祖父之所以能够维持传统的老年生活方式,是因为他的父亲的兄弟姐妹们没有背井离乡。在我们怀旧的遐想里,祖父那样的老年生活是值得向往的。但是我们终归无法拥有那样的老年生活,历史的发展轨迹非常清楚:一旦人们拥有告别传统生活方式的机会,他们就会义无反顾地拥抱新生活。

然而,随着社会的发展,传统社会中老年人崇高的地位土崩瓦解。一方面,高龄不再具有稀缺价值,如今欧洲、日本65岁以上老年人口在总人口的比例超过20%,中国的老年人口已经超过2亿,全球越来越多国家进入深度老龄化社会。再者,由于信息与传播技术的发展,年轻人不再需要向老前辈求教,社会文化知识的快速变化,老年人沦为落后份子。更严重的是,随着人均寿命不断增加,随着高龄而来的多重疾病、生活自理能力丧失、认知障碍等,使得“老年”逐渐成为了人们羞于启齿的负面标签。

关于家族代际之间的权力角逐关系,葛文德医生是这样阐述的:现代化赋予人们更多的自由和自主的能力,对于老年人的崇拜并没有被对于年轻人的崇拜所代替,成为主导的,是对独立的自我的崇拜。

再来看一看在现代都市生活的、受到良好教育的葛文德的父亲的遭遇吧!如他般智慧、又有着丰富医疗经验,面临癌症和死亡,他如何抉择?

葛文德医生的父亲是一个繁忙的泌尿科医生,他精力旺盛,身体健康,每周打三次网球。70岁时突然被诊断出脊椎恶性肿瘤,彻底改变了一家人的生活状态。由于当时他的日常生活并没有受到严重的影响,经过和几位专家的探讨,在风险与收益的权衡中他做出了第一个重要的决定:先观察肿瘤的发展情况,手术时间再做打算。在持续了4年有质量的生活之后,父亲病情恶化,是时候接受手术了。

手术成功后,全家人不得不面对更多艰难的抉择:是否坚持化疗,是否接受姑息治疗?最终,经过艰难的谈话,全家人达成共识,父亲回到家中,在必要的善终服务的帮助下,在家人的陪伴中,走完了人生的最后一程。

当这场旅途结束的时候,所有人都心怀感激,并认为他们在关键的节点做出了正确的选择。

这个经历深深地影响了葛文图医生对于现代医疗的看法。他愈发明白,现代医学可以做到的太有限了。他重新审视现代医疗的目标,保证健康和延缓死亡是否是无条件的追求呢?医疗人员难道不应该以帮助人们得到幸福为己任吗?

按照父亲的愿望,葛文德医生把父亲的部分骨灰带回印度。根据神话传说,人的遗骨一旦接触到这条伟大的河流,就可以得到永远的拯救。葛文德医生作为家中最年长的男性,要协助父亲完成解脱,实现重生。仪式上,梵学家把一根细绳绕在他的右手无名指上,把一些草药、花和食物放进骨灰瓮中,并让他喝下三勺恒河水。骨灰从由肩头倒进恒河里,他不可以看。

生长在美国的文化中,受到现代医学教育的指导,葛文德医生并不相信命运由神控制的观念。但是,对于有机会扮演这个角色,他由衷的感激,因为完成了父亲和家人的愿望。

对于这段经历,葛文德医生这样说:我的父亲从来不带有幻想地去看待生命的局限性,侭管有时会让他难过,但他不愿粉饰太平。他明白生命的短暂以及个体处于世界中是多么的渺小。漂浮在这条水流汹涌的历史长河中,我情不自禁地感到无数代人的手穿越时间相握在一起。通过把我们带到这里,我的父亲帮助我们理解,他是这无尽历史链条中的一环,我们也是。

可以说,葛文德医生成功地实现了与父亲的最好的告别。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最好的告别的更多书评

推荐最好的告别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